• 冒险小虎队

    冒险小虎队

    托马斯·布热齐纳

    --------------- 怪客来访 ---------------   碧吉把西红柿放入平底锅,她刚准备做一锅面条汤,却听到了一阵短促的门铃声。   “会不会是路克和帕特里克?”碧吉暗自思忖,“但是他们应该在一个小时以后才来呀!”   小虎队约好了今天在碧吉家吃面条。碧吉的爸爸妈妈出门旅游去了,要三天以后才回来,他们让薇奥拉来照顾女儿。薇奥拉虽然是碧吉的姑妈,但只比碧吉大三岁。薇奥拉每天晚上都要去跳迪斯科。碧吉邀请两个朋友来吃面条,她当然不会反对。   门

  • 火烧火燎的秘密

    火烧火燎的秘密

    茨威格

    火车头沙哑地吼了一声:色默林到了。黑色的车厢在山上银色的光辉中停了一分钟,吐出几个穿着不同的旅客,又吞进另外一些旅客,恼怒的人声传来传去。接着前面那辆哑嗓子的机车又叫了起来,拽着这根黑色的链条轧轧直响地往下进入隧道的洞口。四外的景色又舒展开去,宁静平和,在明媚的山峦之间被潮湿的山风吹得干干净净。 新来的旅客当中有一个人年纪轻轻,服装讲究,步履富有天然的弹性,非常引人注目,给人好感。他迅速地赶在其他旅客前面,跳上一辆马车,直奔饭店。马儿沿着渐渐升高的马路不慌不忙地一路小跑。空气里弥漫着春天的气息,天上飘

  • 贵妇失宠

    贵妇失宠

    茨威格

    国王褫夺了德·普里夫人的情人波旁公爵执掌国政的权柄。就在这天早上,夫人乘车兜风回来,发现两个门卫一面谦卑地鞠躬,一面强忍着窃笑,使她暗暗生气。她起先不动声色,从容不追地从他们身旁走过。登上楼梯,刚走过第一层台阶,她猛不丁地转过头去,看到这两人咧开饶舌的嘴唇,满脸是笑。他们当然又大吃一惊,随即迅速弯腰鞠躬。 现在她知道的事已经足够。在楼上她的客厅里,国王卫队的一位身穿锦衣的军官手里拿着一封书信正在等她,她装出无忧无虑,甚至有些过分欢快的样子,仿佛她只是在一位朋友家里进行一次常规性的访问而已。尽管夫人看到

  • 马来狂人

    马来狂人

    茨威格

    一九一二年三月在那不勒斯的码头上,正当一艘巨型远洋客轮卸货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不幸事件,各家报纸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可是都添枝加叶,渲染得神乎其神。我虽然也是“海洋号”上的乘客,可是和其他乘客一样,未能亲眼目睹这一离奇的事件,因为事件发生在深夜轮船装煤卸货的时候,我们为了避开嘈杂的声响,都下船登岸,到咖啡馆或者剧院消磨这段时光去了。尽管如此,我总认为,当时我未曾公开宣布的某些推测正好可以澄清那桩耸人听闻的事件,而且如今年代相隔久远,也使我可以利用当时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的材料,这次谈话是直接在那个离奇

  • 情感的迷惘

    情感的迷惘

    茨威格

    我的学生和系里的同事们真是一番好意:这些语文学家们为祝贺我六十岁生日和在大学执教二十年献给了我这本装帧精美的纪念文集,这第一本是他们隆重地转交给我的。它简直就是一部传记;哪怕一篇小文章,一篇祝辞,甚至一篇微不足道的、发表一在不知哪本学术年鉴上的评论文章都不缺,这些东西恐怕连勤奋的传记作家都不会从故纸堆里捡出来-一我全部的经历,清清爽爽,一级一级的,就像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楼梯,一直延伸到现在这一刻——一真的,如果我对这么动人的彻底性还不感到高兴的话,那我就真是不知好歹了。一些连我自己都认为已经散失的东西,又整

  • 无形的压力

    无形的压力

    茨威格

         妻还酣睡着,呼吸均匀有力。她的嘴半张着,似乎想绽出一丝微笑或者说句什么话,在使人平静的被子下面,她年轻丰满的胸脯柔和地隆起。窗口露出最初的晨曦,但是冬日的黎明晨光熹微。日夜交错时半明半暗的光芒游移不定地在酣睡的万物之上涌动,掩盖着它们的形体。      费迪南轻手轻脚地起了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往往工作做了一半,会突然抓起帽子快步走出屋子,到田野里去,越走越快,越跑越快,直到精疲力竭,突然在陌生地区的不知什么地方站住,双膝索索发抖,太阳穴的脉搏突突直跳。或者他在热烈的谈话中间,突然

  • 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

    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

    斯蒂芬·茨威格

    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1)  著名小说家R到山上度过了一次历时三天的郊游,今天一清晨便返回了维也纳。在火车站他买了一份报纸,瞟了一眼报纸上的日期,突然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已经四十一岁了,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对此,他并没有感到高兴,也没

  • 一个人到世界尽头

    一个人到世界尽头

    托马斯·格拉维尼奇

    生活,生活中没有幸福。  生活就是:扛着痛苦的"我"穿行世间。  而存在,存在即幸福。存在就是:变成一口井,  一个石槽,宇宙万物像温暖的雨水,  倾落其中。  --米兰·昆德拉《不朽》

  • 城堡

    城堡

    卡夫卡

      K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村子深深地陷在雪地里。城堡所在的那个山冈笼罩在雾霭和夜色里看不见了,连一星儿显示出有一座城堡屹立在那儿的亮光也看不见。K站在一座从大路通向村子的木桥上,对着他头上那一片空洞虚无的幻景,凝视了好一会儿。...

  • 钢琴教师

    钢琴教师

    艾尔弗雷德·耶利内克

      女钢琴教师埃里卡·科胡特像一阵旋风似的蹿进自己和母亲共住的住所。这孩子动作有时特别敏捷,母亲喜欢把埃里卡称为自己生龙活虎的小家伙。她竭力逃避母亲。埃里卡是快奔四十的人了。从年龄上来讲,母亲都可以当祖母了。在经历多年艰辛的婚姻生活之后...

  • 卡夫卡短篇小说全集

    卡夫卡短篇小说全集

    卡夫卡

    大路上的小孩  我听到车子驶过园子栏栅前面。有时我从树叶中轻微晃动的空隙里看看,看看在这炎热的夏天,马车的轮幅和辕杆是怎样嘎嘎作响的。农民从地里回来,他们大声地笑着。这可是缺德。  这是我父母的园子,我正在园子树林中间休息,坐在秋千架上

  • 审判

    审判

    弗兰茨·卡夫卡

    准是有人诬陷了约瑟夫·K,因为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他无缘无故地被捕了。每天八点钟,女房东的厨娘总会把早餐端来,可是这一天她却没有露面,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发生过。K又等了一会儿,倚在枕头上,看着马路对面的一位老太太,她似乎正用一种对她来说也许...

  • 茨威格短篇小说集

    茨威格短篇小说集

    茨威格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斯-茨威格(1881~1942),奥地利著名小说家、传记作家,出身于富裕的犹太家庭。(眼快看书 www yankuai com)青年时代在维也纳和柏林攻读哲学和文学。后去世界各地游历,结识罗曼-曼兰和罗丹等人,并受到他们的影响。第一次世

  • 象棋的故事

    象棋的故事

    茨威格

    一艘定于午夜时分从纽约开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去的远洋客轮上,正呈现着解缆起航前惯有的繁忙景象。岸上来送客的人挤来挤去给远航的朋友送行;电报局的投递员歪戴制帽,在各个休息室里大声呼喊着旅客的姓名;有人拿着行李和鲜花匆匆而过;孩子们好奇地沿着梯

  • 茨威格作品选

    茨威格作品选

    茨威格

    月光小巷茨威格 [奥地利]---------------------------------------------------  我们的船因为遇到风暴耽搁了,直到深夜才在一个小小的法国海滨城市靠岸。去德国的夜班火车是赶不上了,于是只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呆上意想不到的一天。这个晚上除了听到那

  • 苹果树上的外婆

    苹果树上的外婆

    米拉·洛贝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

  • 红色骑兵军

    红色骑兵军

    伊萨克·巴别尔

    六师师长电告,诺沃格拉德-沃伦斯克市已于今日拂晓攻克。师部当即由克拉毕夫诺开拔,向该市进发。我们辎重车队殿后,沿着尼古拉一世用庄稼汉的白骨由布列斯特铺至华沙的公路,一字儿排开,喧声辚辚地向前驶去。  我们四周的田野里,盛开着紫红色的罂粟...

  • 心灵的焦灼

    心灵的焦灼

    斯蒂芬·茨威格

    同情恰好有两种。一种同情怯懦感伤,实际上只是心灵的焦灼。看到别人的不幸, 急于尽快地脱身出来,以免受到感动,陷入难堪的境地。这种同情根本不是对别人的痛苦 抱有同感,而只是本能地予以抗拒,免得它触及自己的心灵。另一种同情才算得上真正的 同

  •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斯台芬·茨威格

    战争爆发前十年,我有一回在里维耶拉度假期,住在一所小公寓里。一天,饭桌上发生了一场激烈的辩论,渐渐转变成忿怒的争吵,几乎闹到结怨动武的地步,这真是万没料到的。世上的人大多数幻想能力十分迟钝,不论什么事情,若不直接牵涉到自己,若不象尖刺般...

  • 卡夫卡短篇小说选

    卡夫卡短篇小说选

    卡夫卡

    我听到车子驶过园子栏栅前面。有时我从树叶中轻微晃动的空隙里看看,看看在这炎热的夏天,马车的轮幅和辕杆是怎样嘎嘎作响的。农民从地里回来,他们大声地笑着。这可是缺德。 这是我父母的园子,我正在园子树林中间休息,坐在秋千架上。 栏栅外的活动停...

1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