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骗局中的骗局

    骗局中的骗局

    骗局中的骗局

      该开始认识这个死者了!梅格雷仍然慢吞吞地拖着脚步走去,像一个要完成一项困难而不愉快任务的人那样。后来,他有充分时间从头至尾回忆这第二次相会的情景;再也不会有第三次了。  在孕育着暴风雨的傍晚的亮光里,村子显得死白色的。鸡和鹅群穿越公...

  • 荷兰情杀案

    荷兰情杀案

    西默农

    梅格雷在五月的一个下午来到座落在荷兰北端地势很低的海岸旁的那个小城市德尔夫齐尔,当时对那件事情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有一个叫让.杜克洛的人,他是南希大学的教授,在北欧各国作讲学旅行。他在德尔夫齐尔是海军军官学校教师波平加先生的客人,可那位...

  • 两个苏的乡村酒馆

    两个苏的乡村酒馆

    乔治·西姆农

      这是一个夕阳灿烂的傍晚。阳光洒满了平静的高什河畔的几条大街。在人们的脸上,在街道上各种嘈杂的声音里,到处都洋溢着生活的快乐。  但是在一些不寻常的日子里,生命会一天天枯萎,街上的行人、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会像是存在于幻境之中。  6月2...

  • 窗上人影

    窗上人影

    乔治·西姆农

      晚上十点钟。孚日广场上渺无人迹,广场中心小公园的栅栏也关上了。柏油马路上偶尔扫过几条车灯的亮光,喷水池不停地在吟唱,树木凋零,枝枯叶败,一幢幢房子的外形相似的屋顶耸立在天际,轮廓单调乏味。  广场中间有一条美丽的连拱廊,这时候很少有...

  • 可疑的贵妇人

    可疑的贵妇人

    乔治.西姆农

      最棘手的案件,就是一开始显得平平常常,使得人们未加重视的案子。恰如一些疾病,开始时潜生暗长,隐隐不适,待到人们认真对待时,已经为时太晚。  从前,有一晚,梅格雷和警探让维埃经过新桥回总部奥费维尔河街时,他对他就是这么说的。  不过,...

  • 青鸟

    青鸟

    莫里斯

     一间樵夫小屋的内部,简陋,乡土气,但决非惨不忍睹。壁炉里煨着火。厨房器皿,衣柜,大面包箱,挂钟,纺纱机,水龙头,等等。桌上点着一盏灯。衣柜角两边蜷伏着一狗一猫,鼻子藏在尾巴下沉睡着。它们中间放着一大块蓝白两色的大方糖。墙上挂着一个圆形...

  • 人命关天

    人命关天

    乔治.西姆农

      经过一番简短的谈话,探长梅格雷没能使科梅利奥预审宫放下心来。十一点钟,他来到奥特伊尔。  阴霾的天气,肮脏的街道,天幕低沉得几乎压到房顶上。探长漫步的河岸边,富丽堂皇的大厦鳞次栉比,而河对岸却是满目郊区凤光:一座座工厂,一片片空地,...

  • 丁丁历险记

    丁丁历险记

    埃尔热

    我们的朋友记者丁丁和他那只全身雪白、立着两只小耳朵的小狗,(小狗的名字就叫白雪,熟悉丁丁冒险故事的读者可能一点儿也不会陌生,它可是丁丁的好朋友兼好帮手呢!)此时正在土邦主家里做客。土邦主的家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宫殿,丁丁欣然接受了土邦主无比...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