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后来叶珊珊嫁了外交部一个小官,还没有毕业就随夫外放了之后,邱先生相当消沉了一阵,常常呆在那间什么都容不下,只容得下不占面积的梦的小室里,与烟为伍。
那件事之后,天磊再也没有听见过他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啊! 牟天磊,什么时候回来的,简直太出我意料了! ”“快一个月了,我去您宿舍找过您好几次都不在,又打电话到系里去问,也找不到您,还以为您离开了呢! ”天磊也十分兴奋地说,“想不到在这儿看到您了! ”“我去了一次南洋,啊 这简直是太好了,你是回来教书尸“唔,”他注意到别的教授也在等他的回答,“大概不可能,我那边是请了假来的,大概不能呆久。”“噢,你在教书? 那太好了,前不久我听人说你在什么保险公司做事呢! 教什么? 中国文学? ”“不是,中国语言。”他看到邱先生脸上闪过的讶异,只好加上一句,“当然也讲点文学方面的东西。”系主任的太太请他们入席,莱是她自己烧的,十分入味而没有餐馆里那么油腻。
他站起来向系主任及他太太敬酒,感谢他们的招待;又向各个教授敬酒,大家又个别的敬他,说许多称赞他的话,并希望他不久能回来替母校服务。
虽然大家不再把他当学生看待,他却不容易忘记他们曾是他的老师,因此总觉得有点拘束,幸好邱尚峰坐在他边上,随时向他问起别个同学的消息,或是告诉他一些关于他认识的先生或同学的事,令他觉得时间还没有完全停顿下来。
饭后坐了一下,他就告辞了,和邱尚峰一起出来。
“到我那儿去坐坐。”“邱先生您还在原来地方? ”对方喉口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好象是苦笑,又好象自嘲。
“我那儿有钱盖幢洋房啊! ”黑里天磊也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但那句话的本身就带着一股令他不得不注意的不满。
“我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想探问邱尚峰是否结了婚,但是他没有这样问,虽然他在系主任家喝了不少酒。
“我懂你意思,我还是光棍儿一个。”他抢着说。
那间小屋,以前是十分乱,现在是乱得不堪了。
床没有铺,床头的地上有书,书上有酒杯,酒杯上是烟碟,烟碟上是火柴盒,火柴盒上是烟斗,烟斗是空的,而抽过了的、没有烧着的,及烧着一半的烟丝,撒了一地。
满屋是烟、酒、书和旧衣服的混合的气息。
进了门,邱尚峰先把椅子上的东西堆到床上去,让天磊坐了,又把床上的东西堆到桌上去,自己在床边坐下来,然后又把桌上的东西堆到地上去,桌上空出一个地方来,取出一小瓶高梁,两只杯子,不知又从哪里翻出一包花生米,倒在一张干净的稿纸上,再坐下来,咧着嘴对天磊说:“不要怕,杯子是刚买来的,花生还没有去壳,所以都合美国的清洁标准。”天磊想笑,又想说什么,但都忍回去了,却喝了一口酒,吃了两颗花生米,表示他一点也不嫌脏。
《又见棕榈,又见棕榈》由於梨华(美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靠着栏杆,一排人都在向他招手。机场的阳光放肆的撒在他脸上,使他无法认清谁是谁。一片雀跃的天磊!天磊!表哥! 天磊哥!的呼声越过火热的太阳向他喷采。耳朵里塞着飞机降落时的空气压力,还在剧烈的痛着,令他听不出来谁是谁。带点局促,他走下扶梯,走...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