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丰乳肥臀

丰乳肥臀

  他们讨论我的前途和命运时,我竟然像一个无关紧要的旁听者一样,没有恐怖,也没想到逃跑。我沉浸在一种迷醉的状态中。我甚至有暇远眺,看到东南方向那血海一样的草地和金黄色的卧牛岭,还有正南方向那无边的墨绿色稼禾。长龙一样蜿蜒东去的墨水河大堤在高的稼禾后隐没在矮的稼禾后显出,一群群白鸟在看不见的河水上方像纸片一样飞扬。若干的往事一幕幕的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突然感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生活下一百年。“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活够了。”
  惊讶的目光在他们眼睛里闪烁。他们互相打量着,然后又一齐看着我,好像没听明白我的话。
  “你们杀了我吧!”我坚定地说着,呼噜呼噜地哭起来。粘稠的泪水流进嘴里,腥咸得像鱼血一样。我的恳请让他们很为难。他们又一次互相打量,用眼睛交流看法。我得寸进尺地、夸张地说:“求求你们了,老爷爷们,给我个痛快吧,你们怎么杀我也行,只是要快,让我少受点罪。”
  “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巫云雨用他的粗硬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直逼着我的眼睛说。
  我说:“你们敢,你们当然敢,我只求你们能快点。”
  巫云雨说:“伙计们,今日被这个小子粘糊上了,看来是非杀了他不可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给他个利索的。”
  郭秋生道:“要杀你杀吧,我不干啦。”
  “你小子,要当叛徒?”巫云雨揪住他的胳膊,摇晃着说,“咱们是一条绳上的四个蚂昨,谁也别想跑。你要跑,我就把你欺负王家傻丫头的事儿抖擞出来。”
  魏羊角说:“好了,二位大哥,别争吵了,不就是杀个人吗?实话跟你们说吧,小石桥村那个老太太就是我杀的,我跟她没仇没怨,就是想试试这把刀子的钢火。原来我以为杀个人有多么费劲儿呢,其实,简单得很,我用这把刀子,往她软肋下一捅,刀子像扎在豆腐上一样,嗤,连柄都进去了。我刚拔出刀子她就死了,连哼都没哼一声。”他把刀子的刃子,在裤子上来回蹭着,说,“看我的。”他挺着刀子,对准我的肚子扎过来。我甜蜜地闭上眼睛,仿佛看到,绿色的血从我的肚子里喷溅出来,喷到他们脸上。他们跑到水边,双手撩着水,洗着脸上的血。他们撩起的水,像透明的暗红色糖稀,不但洗不净他们的脸,反而使他们的脸肮脏不堪。随着血的喷出,我的肠子也飞快地游动出来,沿着草地,一直游走到沟渠里去,又从沟渠里顺流而下。然后是母亲啼哭着跳下沟渠,把我的肠子捞起来,一圈一圈地往胳膊上绕着,一直绕到我的面前,母亲被我的肠子压得喘着粗气,双眼悲哀地望着我。“孩子,你这是怎么啦?”“娘,他们把我杀了。”母亲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洒在我的脸上,她跪下,把那些肠子,一节一节地往我的肚子里塞着,肠子很不老实,刚塞进去就钻出来,母亲气恼地哭着,但她终于把肠子全部塞了进去,然后,她从头上拔下针和线,像缝棉衣一样,缝着我的肚皮。我的肚子一阵奇痛,猛地睁开眼睛。适才看到的一切,显然全是梦幻。真实的情形是:我被他们踢翻在地,他们各自掏出根红苗正的生殖器,对着我的脸撒尿。潮湿的大地团团旋转,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浸在水里一样。
《丰乳肥臀》由莫言(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马洛亚牧师静静地躺在炕上,看到一道红光照耀在圣母玛利亚粉红色的乳房和她怀抱着的圣子肉嘟嘟的脸上。去年夏季房屋漏雨,在这张油画上留下了一团团焦黄的水渍;圣母和圣子的脸上,都呈现出一种木呆的表情。一只牵着银色细丝的蟢蛛,悬挂在明亮的窗户...

书籍下载

莫言

莫言

书籍:18

莫言,原名管谟业,1955年2月17日出生于山东高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 他从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春夜雨霏霏》, 1984年因《透明的红萝卜》而一举成名。一系列乡土作品充满“怀乡”“怨乡”的复杂情感,被称为“寻根文学”作家。 2011年莫言凭借小说《蛙》荣获茅盾文学奖。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获奖理由是:通过幻觉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据不完全统计,莫言的作品至少已经被翻译成40种语言。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