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观音

观音

人民文学出版社
安意如
本站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自序·石褪玉露(1)
这一年,是迷茫,挫折,欣悦的交集。
当我开始准备写戏的时候,我一开始想写的是京剧。
那些怎么也不会老去的旋律,它们让我心醉神驰。我企图把我所感知的美和人分享,它们是我年少至今的珍藏。如同小女孩的私物,在合适的时候,总想拿出来和人分享。即使它很有可能不值一哂。
但我逐渐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是一个表演艺术家,我不能站在舞台上用身段和唱腔来完美地呈现一个故事。而仅仅通过文字的描述去形容京剧的美妙又是不够的,很容易就干涩乏味,空空荡荡。事实和描述之间的巨大鸿沟,很可能使原本忧伤动人的故事变得索然无味。
有一些美是可以通过文字来传达的,而有一些美,是自有形态的,它们是稳固直至封闭的,不能被转化。你必须耐心接触,进入,深入,再深入。直到你整个人与它有了心领神会的交合。这种感觉是旁人无法替代的。
这是我所遇到的第一个挫折。
后来,我试图通过表演者的角度来探索京剧之美。谭鑫培,余叔岩,马连良,梅兰芳,程砚秋,光是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他们的风仪,也足以让我抛下一切,甘心回到1900,和他们一起生活在那个起伏跌宕战火纷飞的年代。
我知道向往终是虚妄。那年代已飞离我去,那些人一去不回,百般相思亦是枉然。
章诒和不会知道,我是多么感伤于她的《伶人往事》,哀伤于马连良的死去,他遽然的离世让我怦然心碎——联想到故去的外公。因为外公的缘故,我对清矍的老人总有割舍不断的好感,何况他是马连良。
写京剧要写角儿,戏曲其实是残酷的,离了角儿就离了魂。写角儿势必要有机会对人有持续深入的了解,如同观察一株植物如何从萌芽走到落叶归根,用心分辨根茎枝叶花,究竟有何特别。而我,显然缺少这样的机缘。了解一个人绝不仅仅是通过一些影像文字的肤浅描述。那些浮光掠影的东西,终是来自别人,归于别人的记忆。
我看齐如山回忆录里写的那样亲和恬淡。往昔静水深流,真叫我心向往之。齐先生是民国名士,近代戏曲研究的第一人,他总结的“无声不歌,无动不舞”俨然已经成为人们提到戏曲时必提的八字真言。
他回忆当时去看梅兰芳演《汾河湾》,以他的眼光苛刻,并不觉得梅有多出众,然而梅当时具有的观众缘已足够叫他吃惊。一场戏听下来,他觉得梅兰芳功底很好,是个可造之材。他觉得梅对柳迎春这个人物的心理揣摩不够确切,在表演上尚有可改进之处,一时兴起写信给梅,提了几条建议,再去看时,梅已经依照他的指教一一改了过来,这让他觉得梅很受教——由此与他建立深交,直至帮助梅成为真正的大家。
《观音》由安意如(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西厢记》: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唐,大历年间,山西蒲城,适值残春。普救寺中,张生正数着罗汉,寻觅自己的前生。一转脸,他看见拈花带笑的崔莺莺。她正与红娘闲聊:你觑,僧房寂寂人不到,满阶苔衬落花红。声若娇莺,声声啼在他心上。待月西厢...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安意如

安意如

书籍:13

安意如,原名张莉,1984年6月20日出生于安徽绩溪,现代作家。 2002年毕业于安徽某中专院校。2005年9月,出版传记文学《看张爱玲画语》。 2006年8月,出版文学随笔《人生若只如初见》和《当时只道是寻常》。 2006年10月,出版文学随笔《思无邪——诗三百》。2009年8月出版新书《美人何处》。 2012年12月出版《再见故宫》,多处抄袭或改编歌手河图所唱歌曲的歌词。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