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倒错的轮舞

倒错的轮舞

  不过白鸟很乐意和她结婚,所以并没有提出抗议,反倒觉得省去了很多麻烦。
  对他来说,眼下最大的问题不是感情归宿,而是写小说。之前他一直以“正在构思”、“本人创作速度很慢”等理由敷衍过去,如今差不多已经无计可施了。刚才《推理月刊》的藤井在电话里说得一针见血,如果一直写不出新作,就会被读者遗忘。不光如此,以推理小说界的冷酷无情,出版社会断然将他抛弃也说不定。反正推理小说作家要多少有多少。
  其实《幻影女郎》出版以后,白鸟曾经绞尽脑汁,想出了一部长篇小说的梗概,却被藤井批得体无完肤,认为比电视上播的两小时推理短剧还烂。这场教训让他印象深刻,也深切感受到小说创作之难,开始对写小说产生了恐惧感。
  面对久无动静的白鸟,起初藤井还满怀热情地期待,但渐渐失去了耐心,给出下个月十日前要写出一个短篇的最后期限。听藤井的意思,他似乎觉得与其苦等不知何时才能完成的长篇小说,不如约写有明确截稿日期的短篇来得爽快。白鸟心里有数,藤井今天来拜访肯定是为了鞭策自己。
2
  吃过早午饭,广美便回去了,《推理月刊》的藤井茂夫随后来访。他身穿一件深茶色皮夹克,戴着浅茶色的墨镜。
  “怎么样,在积极写稿吧?”
  藤井在白鸟获奖时曾关照过他,而且从一开始就是白鸟的责任编辑,因此两人单独相处时说话十分随便,并不拘泥于工作上的关系。白鸟也对年长自己六岁的藤井无话不谈。
  “看你被那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在恋爱上劲头十足嘛。不过工作上也要加把劲才是,不然我这个责任编辑就很为难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准时交稿。”
  藤井打量着客厅茶几上随意放置的两只空杯,那是白鸟和广美之前喝咖啡时用的,喝完就搁在那里没收拾。
  “你在和那个叫广美的女孩子交往吧?看到你们俩甜甜蜜蜜的是很好啦,不过,也差不多该拿出新作品了,不然你的处境可不容乐观哦。”
  “截稿日期不是下个月吗,短篇没问题的,你放心好了。”
  “虽然《幻影女郎》很受欢迎,现在还在热卖,可万一哪天突然卖不动了呢?到那时,你可就住不起这么豪华的公寓了。”
  藤井毫不客气地说出残酷的事实。他环顾房间,用批判的眼光扫视着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家具。
  “我想我目前正处于低潮期。”白鸟说。
  “我说啊,所谓低潮期,只有当红作家陷入创作瓶颈时才有资格这么讲。刚刚出道的新人作家写不出来,不叫什么低潮期,而是处女作凑巧走红,之后就再无声息的家伙罢了。”藤井说得十分尖刻,“你的空白时间也太长了,我很担心。已经频频有读者向我们编辑部打听,白鸟翔的第二部作品进度如何了。”
《倒错的轮舞》由折原一(日本)编写,语言为中文。
樱花已经开了,终于有了春的气息。我合上《推理月刊》,深深地叹了口气,望向窗外。  五个月,是的,距离推理月刊新人奖的截稿期限只有五个月了。现在我住在东京郊外的一幢老旧公寓里,位于二楼的四叠半大小的房间又窄又脏。而我就坐在一张小小的折叠式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