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到灯塔去

到灯塔去

  大家立刻起了某种变化,好像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们全都意识到他们是作为一个整体在岛屿上的一个洞穴里,有着共同的事业:对付外面那个流动的世界。拉姆齐夫人在等待保罗和明塔回来的时候心里一直感到不安,什么事情都无法定下心来处理,此时她觉得不安已变成了期待,因为他们现在一定会来了。莉莉?布里斯柯试图分析人们突然振奋起来的原因,和在网球场上的那一刻进行比较,那时好像紧密性突然消失,他们之间有着如此广阔的空间;而现在在这间只有很少几件家具、窗户上没有窗帘的房间里,许多燃烧的蜡烛产生了同样的效果,烛光下的一张张脸看起来像是光亮的面具,某些重负从他们身上解除了下来;她感到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他们现在总要来了吧,拉姆齐夫人想,眼睛看着门,就在这时,明培?多伊尔、保罗?雷勒和一个手里端者着大菜钵的女仆一起走了进来。他们来得太晚了;实在是太晚了,明塔说,他们分别向餐桌两端走去。
  “我把胸针给丢了——我祖母的胸针。”明塔说,声音中带着悲伤,棕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泪光。她坐在拉姆齐先生旁边,眼睛时而低垂、时而抬起,引起了拉姆齐先生对女人的骑士风度,和她善意地开起玩笑来。
  她怎么会这么傻,他问道,竞然带着首饰在岩石上到处爬来爬去?
  她做出怕他的样子——他简直聪明得可怕,她第一次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晚上,他大谈乔治?爱略特*,真把她吓得够呛,因为她把《米得尔马契》的第三卷忘在火车上了,不知道故事结局;但是后来她和他相处得很好,她把自己表现得比实际上还要无知,因为他喜欢对她说她是个傻瓜。因此,今晚他一开始笑话她,她就不害怕了,而且,她一走进房间就知道奇迹出现了,她身上笼罩着一层金色的薄雾,这层薄雾有时出现,有时不出现。她从来也不如道它为什么来到,又为什么消失,也不知道当时有没有,一直要等她走进房间,才会从某个男人看她的神情上得知其存在。是的,今晚她有这层金色的薄雾,极大的一层;她从拉姆齐先生告诉她别傻时的神态知道了这一点。她坐在他旁边,微笑着。
  (*注:乔治?爱略特(1819-1880),英国作家。作品有《亚当?比德》,《弗洛斯河上的磨房》,《织工马南传》及《米得尔马契》等。)
 
第十七章
  那么,事情一定是发生了,拉姆齐夫人心想;他们订婚了。一时间她产生了一种她以为再也不会产生的感情——嫉妒。因为他,她的丈夫,也感觉到了——明塔激动得容光焕发;他喜欢这些女孩子,这些脸蛋红扑扑的金发少女,她们身上有种仓促的、带点任性和轻率的气息,不“刮净汗毛”,也不像他所说的可怜的莉莉?布里斯柯那样“小气”。她们有着某种她自己不具备的品质,某种光彩,某种浓烈的风度,能够吸引他,使他快乐,使他宠爱明塔这样的女孩子。她们可以给他剪头发,给他编表链,或判断他的工作,大声喊他(她亲自听见过),“过来,拉姆齐先生;现在轮到我们打败他们了。”于是他就会出来打网球。
《到灯塔去》由弗吉尼亚(英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当然,要是明天天气好,我们一定去,拉姆齐夫人说,不过你可得起大早才行。她补充道。  她的话带给了儿子极大的快乐,好像一旦决定了,这次远游就一定会实现。在一个晚上的黑暗和一个白天的航行以后,他盼望了仿佛多少年的奇迹就会出现在眼前。詹姆...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