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欢喜

欢喜

不引人注意地,我退出人堆,环视四周,不见孟寻。
元旦之后,是极别扭的尴尬。显然,她在等待回答。而我,则需要时间想一个明白。所以彼此见面都不说话。坐同桌,难免手碰一下,衣角扫一下,头发撩一下,我说不清楚这是一股什么味道,只想起那句俗话:“兔子不吃窝边草。”遇到笔掉到对方领地,草稿纸没了,彼此帮帮小忙,大家都变得非常客气,非常有礼貌。
“我这是怎么了?”
不能这样下去了,我和她约法三章,谁要是胆敢说 “请、您、谢谢、对不起”七个字,说一遍在纸上抄四十遍,英文说的用英文抄,中文说的用中文抄。我就不信治不过来。她同意。
遗憾的是结果,她抄的次数并不比我多。
好在紧接着便是复习、考试、欢呼、痛苦、立志、忘掉。就像天天为吃饭、穿衣忙碌的人们不会幽默一样,爱也是时间充裕的人的奢侈。我们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想。
临放假,我本想给她留个地址,可不知为什么,终没有留。她对我说句:“开学见。”于是,就到了今天。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譬如一只小鸟在什么地方吃了一颗鲜美的果实,它飞呀飞呀,高兴极了,蓝天是海,白云是帆,夜里的星星就是渔火点点,它自在极了。不觉中这未消化的种子被排泄出来,落到地上。这本来就是一块很肥沃的土地,恰好适合这种子的生长,气候也对头,于是就长起来。虽然这里缺风少露,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虽然高山大河很少有气息通到这里,但是那鸟儿的每一展翅,每一眼神,每一欢叫,树都能清楚地感到,虽然这些并不是为它,但的确成了它的养料。
树渐渐长大。到这个时候,更准确地说,从一开始,这土地就毫无办法,它动弹不得,改变不得,只能用心暖这树,用血沃这树。这树越长越大,土地托不住,蓝天盖不住,大的鸟儿已经逃不开,绕不开。它不能像先前那样自在了,可它当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谁的责任也不是,人们称这种情况,叫:天意。”
“但是我感到恐惧。”
“恐惧?”
“对,恐惧。夜晚,天空中的浮尘把路灯光散射开来,夜空便呈现一种极浓的玫瑰红色,像一泓极醇的果酒。星星一闪一灭,是从夜光杯底泛起的气泡,上升、膨胀,又破了,月亮只是静静地一弯。朦胧中,我看见有人在天上行走,吟唱北斗,斟饮这夜色酿的清酒。这时候我恐惧登上过月亮的人,在大望远镜里看过星星的人跟我讲,月亮和星星上既没有水,也没有空气,所以也就没有人,没有吴刚。那里只是一片荒凉,一片黄沙砾土。然后再用光学色谱波长,给我分析出星星为什么是蓝的,月亮为什么是黄的。由于北斗七星彼此速度不同,十万年前它是什么样子,十万年后它又将是什么样子。
《欢喜》由冯唐(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一部冬闲爱流云静爱僧清时有味是无能1合上书,暂且合上硌得眼眶生疼的铅字和惨黄的劣等纸色,我掸了掸耳朵,幻想掸掉挤满耳朵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习惯地把脸转向左边。左边是窗子。窗子下的暖气烧得滋滋地响,听谙于校人校事的人透露,这套暖气是用十几个

书籍下载

冯唐

冯唐

书籍:9

冯唐,男,原名张海鹏,1971年生于北京,金牛座。诗人、作家、医生、商人、古器物爱好者,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