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北京人

北京人

有时看来像一个小丑。
[关于他个人的事,揣测很多,有的人说他结过婚,有的说他根本没有,圆儿只是个私生
女,问起来他总一律神秘地微笑。他一生的生活是研究“北京人”的头骨,组织学术察勘
队到西藏、蒙古掘化石,其余时间拿来和自己的女儿嬉皮笑脸没命地傻玩。似乎这个女儿
也是从化石里蹦出来的,看他的样子,真不像懂得什么叫做男女的情感的事情。
袁 圆 (一路上谈)爹,小柱儿就给我拿来一根香,我就把鞭点上,爹,我就
追,我就照他的腿上——
袁任敢 (点头,笑着听着)嗯,嗯,哦——(望见曾皓已经立起来欢迎他)曾老伯,真
是谢谢,今天我们又来吃你来了。
曾 皓 过节,随便吃一点。(让坐)请袁先生上坐,上坐,上坐。
袁 圆 (望见了霆儿突然矮了一截,大喊)爹,你看,你看,他跪着呢!
曾 皓 别管他,请坐吧!
袁任敢 (望着霆儿,大惊)怎么?
曾 皓 我这小孙儿年幼无知,说是在令嫒头上泼了一桶水——
袁任敢 (歉笑)哎呀,起来吧,起来吧,那桶水是我递给他泼的——
曾 皓 (惊愕)你?——
曾思懿 (忍不住)起来吧,霆儿,谢谢袁老伯!
曾 霆 (立刻站起)谢谢袁老伯。
袁任敢 (对霆)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你来泼我!
曾 皓 袁先生的客人呢?
袁 圆 (惊呼)爹,“北京人”还在屋里呢!
袁任敢 (粗豪地)我以为他已经来了。
[圆儿说完,撒“鸭子”就跑出去。
《北京人》由曹禺(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中秋节,将近正午的光景,在北平曾家旧宅的小花厅里,一切都还是静幽幽的,屋内悄无一人,只听见靠右墙长条案上一架方棱棱的古老苏钟迟缓低郁地迈着他嘀嗒嘀嗒的衰弱的步子,屋外,主人蓄养的白鸽成群地在云霄里盘旋,时而随着秋风吹下一片冷冷的鸽哨响,...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