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风与树的歌

风与树的歌

  “怎么会有这种事?不管发生了什么,这里也是我的土地。”
  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分手时,小老鼠说:
  “大叔,我就要说再见了。可是,这回井里是星星啊!”
  “啊,我就过来看。”
  鼹吉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说。等到小老鼠的身影消失在土豆田的田垄尽头时,它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朝井里看去。
  昏暗的井底,一颗银色的星星闪着光亮。
  盯着它看的时候,鼹吉已经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和这颗星星一起,这口井、这块土地不再是自己的东西了。成了一个不知道是谁——比地主不知要大多少的主人的东西。不管怎么吵,怎么拼命,也没用了。
  鼹吉后背上冒出一股寒气。可它随后就又猛烈地摇了摇头。
   “怎么会有这种事呢?这是我的井啊。我的井里的东西,月亮呀、星星呀,全都是我的东西!”
  这样叫着,鼹吉情不自禁地朝井里探出身去。
  想不到挂在脖子上的银币顶链太重了,鼹吉的身子竟一个倒栽葱,掉到井里去了。掉到了深深的水里。
  “扑通”,一声巨响。然后……再没有声音了。
  当井里那一圈圈圆形的波纹彻底消失了,水面上又重新映出了一颗静静的星星。
***
  当清醒过来的时候,鼹吉正在一片蓝色里嗖嗖地往下落。一直落到地心……不,也许说不定就没有地心。也许这是一口无底的井。鼹吉像皮球似的,往下落着。想停下来,可不管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了。
  四周如同果冻一般的蓝。而在远远的、远远的底下,方才的那颗星星闪着光。
  一边不停地往下落,鼹吉一边回忆起从前买土地那天的事。
  那天它想:
  (这是我的土地啊。这块土地的下面,不管多深都是我的啊……)
  可是现在,鼹吉正在往下落的地方,是鼹吉的土地的延续吗?是从前自己用胳膊使劲儿拥抱过的一块包袱皮大小的土地的延续吗?
  不是!
  这的确是不知道的另外一个空间。什么也没有、空得想大哭一场的世界。
  鼹吉突然感到了冷。
《风与树的歌》由安房直子(日本)编写,语言为中文。
《狐狸的窗户》
  桔梗花异口同声地说:

  染染你的手指吧,再用它们搭成一个窗户。

  我采了一大捧桔梗花,

  用它们的浆汁,染了我的手指。然后,喂,你看呀——

  是什么时候了呢,是我在山道上迷路时发生的事。我要回自己的山小屋①去,一个人扛着长枪,精神恍惚地走在走惯了的山道上。是的,那一刻,我是彻底的精神恍惚了。我不知怎么会胡思乱想起过去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来了。

  当我在山道上转过一个弯时,突然间,天空一下子亮得刺眼,简直就好像是被擦亮的蓝玻璃一样……于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