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将奶

将奶

《将奶》 太湖王·著
『1』一引子
  小城也不算小,已分蘖成老城和新城;人口也近十万,认识她的人都唤她为将奶,不认识她的人也知道有个将奶;倘若你俩初识,你也会诧异:这么个靓妹怎么唤作奶?
  那是怎样的一场戮战啊:一天一夜的昏天暗地,眼红口燥杀声连连。突然,只见一人,伸手一摸,旋即举起,猝尔拍下,只听得啪地一声,道:自摸硬斗杠上花、外加张头碰碰和(胡),来来来,各位,上水,上水!张科长,你倒是快上水呀!再只见那被叫做张科长的人,眼睛迷糊,摇头如波浪鼓,最后止不住身子一软,趴到桌上,口中喃喃道:干了,干了,真是服了你了,你是麻将的祖宗麻将的奶,好吧……
  从此,将奶之名,震动遐迩。
『2』二成长(1)
  其实,将奶真名叫梦丫。据她母亲说,生她前做了个梦,梦里说将生一个丫头,果真是,就顺口起了这个名。
  梦丫出生于老城的老街,若她早出生几十年,一定会感到老街的繁华。老街石板铺的街道,两丈宽,两边是清一色徽式二层商居两用的飞檐木板楼房,其中就有她一家。那楼下临街的第一进是商铺,第二进是客厅,第三进或四进是厨房和露天的天井与小院。楼上则是木板隔成的睡房。满街的商铺里曾经经营着全县的日杂百货,每到节日,街道上的人流是摩肩接踵。而今,之所以叫做老街,是因为在老街的背后早有了宽敞的街道所形成的商业大街,以偌大的百货公司为中心早就把人流吸引到那里,于是,老街就像一位迟暮的妇人,门前冷落,几成古迹。但仍有不少店铺还在开着门,出售着一些不常有的商品。如打铁的,编笤帚箩筐的,制笔刻章的,买石膏铁锅的,等等,倒也有另一种韵味。梦丫的母亲也不例外,每日仍旧把卸下的木门用板凳支在门口,上面摆些香纸炮竹针头线脑童鞋童袜什么的,就像张了一张网在河道里,进不进鱼或进的是虾是鳖,就听天由命吧。闲时,叫来左右隔壁的几位,就在店中玩几把。起先抹着纸牌,后来就搓起了麻将;起先输家纸条贴贴胡子也罢,后来就要用钢镚儿,再后来就要用上毛爹了(百元大钞)。
  童年时的梦丫可不知道这些,每天甩着两条小辫蹦蹦跳跳走过老街,穿过熙熙攘攘的百货公司,无忧无虑地去上学;后来,她剪了学生头,骑着或推着自行车,每天往返于老街与学校之间,倒是有了一脸的羞涩;再后来的一天,摩托车噶地一声停在家门口,她从车上跨下来,一甩满头的秀发,厌恶地几步越过店中陪母亲正打着麻将的人,噔噔噔几步迈上了木楼梯,上到一半,她停了脚步,一拍扶手冲下喊道:整天得只晓得搓、搓,吵死啦!说着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只见她母亲怔了一瞬,连忙对人摆着手解释说:对了,她今年要高考了,散了吧,散了吧。散倒是散了,只是以后搓麻的战场换到别人家了。
《将奶》由太湖王(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1』一引子


  小城也不算小,已分蘖成老城和新城;人口也近十万,认识她的人都唤她为将奶,不认识她的人也知道有个将奶;倘若你俩初识,你也会诧异:这么个靓妹怎么唤作奶?
  那是怎样的一场戮战啊:一天一夜的昏天暗地,眼红口燥杀声连连。突然,只见一人,伸手一摸,旋即举起,猝尔拍下,只听得啪地一声,道:自摸硬斗杠上花、外加张头碰碰和(胡),来来来,各位,上水,上水!张科长,你倒是快上水呀!再只见那被叫做张科长的人,眼睛迷糊,摇头如波浪鼓,最后止不住身子一软,趴到桌上,口中喃喃道:干了,干了,真是服了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