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大清商埠第三卷:残阳如血

大清商埠第三卷:残阳如血

  潘振承战战兢兢道:“藩台大人请息雷霆之怒,坐下品饮您家乡的龙井茶,容老夫慢慢说予您听。”
  “我不听!”陈用敷拂袖而去,急冲冲气呼呼出了会所。
  皂隶跟他后面跑:“大人,伞,伞!”
  陈用敷茫然无绪地站在十三行街上。当街的一座茶楼,一个尖脸堂倌站雨檐下叫道:“藩台大人,藩台大人,我们有赈灾银。”
  陈用敷一把推开为他打伞的皂隶,进了茶楼。
  茶楼冷冷清清,稀稀落落坐着几个商人和洋人。尖脸堂倌殷勤地招呼陈藩台坐窗口,捧上一杯茶,大声叫道:“阿海,快拿我们几个凑的义银出来呀。”一个胖堂倌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大人,这是我们几个下人的小小心意。”
  陈用敷失望地看着碎银:“不到二两银子,杯水车薪都谈不上。”
  陈用敷站起来欲走。尖脸堂倌道:“大人慢着,还有哩。”
  从楼梯口上来一个驼背伙计,像虾公一样跪陈用敷面前,手中举着一只钱袋:“陈大人,奴才是四洋南杂店伙计阿狗,这是四洋杂货店几个伙计凑的报效银。”
  “报效银?”陈用敷以为钱袋里是西洋银毫。
  驼背伙计解开钱袋,原来是一把铜钱,估计只有五百多文,还不足半两银子。陈用敷哭笑不得:“本藩台有公务,你们凑起来交会所一道上缴吧。”
  “有人上吊啦!”尖脸堂倌惊慌失措大叫,“啊,好像是潘启官!”
  茶楼正对着同文行馆二楼,透过玻璃窗户,一个人的下半身在晃荡,穿的正是四品雪雁补服。陈用敷一脸惊骇,急匆匆下茶楼。
  行馆二楼乱成一片,潘有度号啕大哭:“爹,你为何要这样呀?”
  众行商如丧考妣,围住潘振承,潘振承面如死灰,灰褐色的梭子眼蓄着悲哀的泪水,声若游丝道:“唉,你们为何要救老夫?老夫无能,完不成摊派的捐输,只有一死了之。”
  陈用敷站人群后面,进退两难,幸好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潘振承身上,没人向他打招呼。行商义愤填膺叫骂:“三天内缴纳一百万两银子,这是要逼死人啊!”
  “十三行早就是穷得丁当响,一百万?哼,一万都拿不出!”
  “陈用敷逼人太盛,他一来,启官就出事了!”
  潘振承忧伤道:“你们怨这怨那,官府有官府的难处,我们有我们的难处。最好的办法,就是老夫以死求全。现在求死不成,就会成为第二个耿石,身首异处啊。”
  潘有度哭着跪下:“爹,你不能这样。”
  “都是那个催命鬼陈用敷给逼的!”
  “陈用敷呢?找他评理去!”
  陈用敷把头缩进顶戴下面,偷偷溜走。
《大清商埠第三卷:残阳如血》由祝春亭(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英商分头密访茶种
  冒充边民皮尔露馅
  麦克打破行商垄断的计划失败,皮尔向麦克献计,弄到茶叶种苗,到殖民地大量种植,东印度公司将彻底改变对华贸易的从属地位;麦克逼殷无恙去寻访茶叶种苗,而皮尔擅自离开广州前往福建;皮尔冒充边民,竟然顺利地来到福建,惊奇地发现贡茶园;此时,帮助过潘振承的石如顺也在福建,遇到官差押解企图私闯贡茶园的“边民咕噜旦”……
  茶叶之谜
  树倒猢狲散,罗牯一死,同业盟会自行解散。
  罗牯的死,于麦克无关痛痒。麦克焦虑的是打破公行垄断,行商垄断依然存在。然而,行商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