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高晓声精选集

高晓声精选集

这父子俩的关系,就这么显得不大协调。儿子像老子,都是硬性子。
陈洪泉平静地听着,一直没有开口。等到吃完晚饭,洗了脸,坐到矮凳上抽了几口烟,这才眼睛看着别处说:“同你有关系,我也没办法。”
“就是。”儿子说:“别让人家背后说你是为了儿子才帮他忙的。”
“那倒没有什么大不了!”陈洪泉有点生气地说:“不靠关系,也要出卖劳动力!他们同你说清楚没有,‘长工’该做到那一年?”
“哎呀,老一套又来了。”儿子不屑地笑着说:“我几时耽搁了家里的事情了?”
陈洪泉鼻子里哼了一声,心里烦,真不想多说,随口指点道:“我是叫你清醒点!”这意思,陈禾生早就明白了,无非是因为朱坤荣在等着他家能不能造三间新屋。而自己却吊儿郎当,去帮朱坤荣挣家业,完全没有自己的算盘。
陈禾生哈哈一笑,针锋相对回答说:“我清醒着呢!”这意思是说,我同金秋完全有力量、而且能够提早完成结婚任务。诸位父老千万不要糊涂,自寻烦恼。
陈洪泉可不懂儿子的意思。想了想,认真地说:“你告诉他们,我倒不是怕议论。我倒是有点觉悟了,靠包办办不好事情。一个生产队,我管了十七八年,花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汗水,总是巴望办好的,谁知道会出毛病!包办办不了,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信仰集体化的人,害了集体化,自己的年纪丢在水里流走,一事无成。早知如此,倒不如一开始就出去做瓦工好得多。现在大家的事大家办,搞责任制,就好了。我这就叫想通。朱坤荣要人家的姑娘做媳妇,谢谢他想到要我做介绍人,这自然是晓得我从前搭救过这寡母幼女,我总算也还做了这么一件好事,我可不愿让她再被我毁了,让她自己作主吧。”
道理虽简单,但陈洪泉是经过了整整一年半时间痛苦的思索之后才想通了的。世界上难事不算多,真能认识错误却是其中之一。要说不错也难,事实在驳斥你,你的哨子不吹了,出勤却比从前早;你的拳头放松了,把握却比从前牢,算盘不再包打了,完成任务却更好,……事实胜于雄辩,已是无话可说。说落后,陈洪泉是落后了,能干的人开始富起来,一般的人已经跟上去;等到他想通了,时间又错过了那么多,现在朱坤荣他们睁着眼睛看着他,这个领导他们近二十年,几次三番保证社员生活逐年高却高不起来的能干人,现在能不能赶上来?别弄得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笑话——或者说悲剧呢。
然而,一旦想通了的陈洪泉,觉得自己损失了那么多宝贵的东西之后,回过来再想着如何个人发财实在毫无意思了。说真的,这二十年里当干部发财的真有一批呢,别看生产队长官儿小,他想发财,只要心一黑,也早就发了,不至于会穷得年年超支、欠生产队的钱;也不至于使老婆累得不能睡午觉,去捞水草淹死在河浜里,把一个家搞得散散落落,凄凄惶惶了。失去的这一切都不是有钱就能赎回来的。
《高晓声精选集》由高晓声(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系心带

乡村汽车站的下午是宁静的。小小的候车室里,散散落落放着几张靠背长椅,只有五六个旅客寂寞地在那里等车。他们的车票都已经买好了,但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搭上车子;如果汽车在前一个站头已经满载了,到了这里又无人下车,它就直驶而过,不再停顿。这样的事情是常常发生的,今天下午就出现过两次。眼睁睁望着别人在前进,自己却停留在原地不动,总觉得有点怅惘。但焦急毫无用处,有了车票并不等于就有了位置,位置是需要正有得空,或者别人让给你,才能获得的。经常在乡村车站上下的旅客,大都有这种经验。然而他们并不失望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