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巴济里奥表兄

巴济里奥表兄

  “我为你活着,宝贝!相信我!”
  他的头偎到露依莎的怀里,似乎感到幸福异常。
  有几次,他严肃地劝她改变喜好,建议她穿哪种衣服,请她不要戴假发,不要穿有松紧带的靴子。
  露依莎非常钦佩他过奢华生活的经验,对他唯命是听,按照他的想法举止——甚至不知不觉地仿效他对有品德的人的鄙视,仿效他的淫荡想法。
  看到她如此驯顺,巴济里奥渐渐懒得在她面前有所拘束了,干脆像付过钱似的使用她!一天上午,他用铅笔潦草地写了个条子,“你不能去‘天堂’!”没有作任何解释!有一次他竟然没有去,事先也没有通知——露依莎去了,发现门锁着。她胆怯地敲了敲,从钥匙孔里看了看,心慌意乱地等了一会儿,非常难过地回去了,热得浑身发软,眼里进了尘土,真想大哭一场。
  半点不舒适他都不能忍受,即使是为了让她高兴也不肯忍受。露依莎请求他星期日晚上偶尔到她家去一趟,请塞巴斯蒂昂和顾问去,如果费里西达德太太的病好了也让她去,她高兴这样,并且使他们俩人的关系也显得更像亲戚之间的交往,更合情合理。
  然而,巴济里奥跳了起来:
  “什么?跟4个呆子在一起,让我去打瞌睡……啊,不去!……”
  “谈谈天,弹弹钢琴……”
  “多谢啦!里斯本晚会上的音乐,我领教过了!《亲吻圆舞曲》和《游吟诗人》,够了!”
  后来,他两三次以鄙视的口吻提到若热。这伤了她的心。
  最近,她走进“天堂”的时候,巴济里奥不再带着脉脉温情兴高采烈地站起来迎接,只是从床上坐起来,懒洋洋地从嘴上拿下雪茄:
  “喂,我的花儿,欢迎!”
  对她说话的时候,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气;他耸耸肩膀,叫道:“这你一点都不懂!”有时甚至言谈举止都很粗鲁。露依莎开始怀疑巴济里奥并不爱她,仅仅对她怀有性欲!
  开始,她哭了,决定向他解释,如有必要就一刀两断。但是,她一再拖延,没有胆量:巴济里奥的形象、声音和目光控制了她;点燃起了她的激情之火,同时使她失去了用埋怨扰乱心中激情的勇气。如果他没有崇高的感情,是什么使他的性欲如此强烈呢?这是因为她喜欢他……她如此欢愉,就是因为非常爱他!……她天生的正直和廉耻就这样躲进了精妙绝伦的推理之中。
  有时候他态度粗鲁,确实如此;有时候语气冷淡,也不错……可是,在别的时候他颤抖的声音多么多情,爱得多么疯狂!……他也爱她,毫无疑问。这信心是她的自我开脱。由于爱情使然,她也就不为每天怀着高涨的情欲去“天堂”而感到羞耻了!
《巴济里奥表兄》由埃萨.德.盖罗斯(葡萄牙)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01节
  餐厅的杜鹃钟敲响11点。若热正坐在那张古旧的深色皮革安乐椅上慢腾腾地翻阅一本路易斯·费吉埃尔的作品。他把书合上,伸伸懒腰,打个哈欠:
  “露依莎,你还不去换衣服?”
  “马上就去。”
  她正坐在桌边读《新闻日报》。宽松的黑色室内袍上饰着流苏。珍珠色的钮扣硕大;金黄色的头发有点凌乱,绾在小巧的头上,似乎还带着枕头上的余温,样子煞是漂亮;皮肤细嫩,略带金发女郎特有的乳白。她把胳膊肘支在桌面上,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耳朵。随着手指缓慢而轻盈地移动,两只嵌着小红宝石的戒指熠熠闪光。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