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败节草

败节草

  李金魁说:“你抖了。”
  李红叶说:“我,我抖……”
  李金魁定定地望着她,说:“你抖了。”
  李红叶垂下头喃喃说:“我……有点害怕。”
  李金魁站起身来,咬着牙说:“我穷,我野。可我不会坏你。你要不愿意,我决不坏你。”
  李红叶望着他,小声说:“我只是有一点点怕……”
  李金魁把衣服往她身上一扔,说:“穿上衣裳吧。”
  李红叶坐在那里,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流着泪说:“你坏,你太坏了……”
  李金魁朝草庵外边看了一眼,说:“走吧。”
  李红叶仍坐在那里,喃喃说:“我起不来,我起不来了……”
  李金魁吓了一跳,忙回过头来,说:“你……病了?!”
  李红叶伸出一只手,说:“我软,我身上软。”
  李金魁又问:“你是不是病了?”
  李红叶说:“抱我呀,把我抱起来………”
  在回城的路上,李红叶一直在默默地淌眼泪。李金魁说:“你哭什么?我又没咋你?”可她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地掉泪。到了城边上。到了城边上,李金魁站住了, 说: “我不送了,你回吧。”他这样一说,李红叶也站住了。李金魁又说:“天不早了,回吧!”说着,扭头就走。不料,李红叶却返回来跟着他走……又走了一段,李金魁站下了,说:“好,我再送你一段。”两人重又折了回来,就这么翻来覆旧的你送我我送你,天很快就黑了。最后,在县城里的一盏路灯下,他说:“我就站在这儿,看着你走。”进了城,李红叶不再流泪了。她站在那里,望着他说:“我看着你走。”李金魁说:“你走。你要不走,我就一直在这儿站着,我在这儿站一夜!”李红叶勾下头去,一声不吭。过了一会儿,她说:“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送我那么多手绢?”李金魁说:“我不知道该送什么。我只是不想欠你大多。”李红叶说:“你已经欠我了,我让你欠我一辈子!”说完,她扭头骑上车急驶而去。
  在那个寒假里,那个字在李金魁的眼里成了一颗金豆。那只是一个字哇,一个字的使用竟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征服力!那是校长的女儿呀,那是……多么的!有时候,他会兴奋地跳起来,对着一棵树说:“脱”那个字真是余味无穷啊。他在那个字里读出一种新的东西,那是他还从未体验过的东西。他像重放电影一样回味着草庵时发生的故事,他一点一点地倒着读,在脑海里,那画面一个扣子一个扣子地动着,叫人激动万分!油灯下,在爷住的牲口棚里,当老捆提着裤子问他:“花儿掐了没有?”他觉得他一下子就成熟,他读懂了爷的这句话。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了笑,很自信地笑了。
《败节草》由李佩甫(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败节草              第一节
  儿时,他的记忆是从一株草开始的。
  那时候,他没有正经名字。
  只知道:爷叫捆,爹叫绳,他叫辫儿,都是喉咙喊出来的。
  记得,娘上地时常把他捆在一根绳子上,一头拴在娘身上,一头拴在他身的,娘在前边割豆子,他在后边的豆地里爬,活活一个土孩子。娘割得太远时也会把绳子解开,让他带着一根绳子爬,绳长,也落不太远,不会出事的,他就这么爬着爬着站起来了。他走路并不是人教的,而是在田埂上摔出来的。他在田野里爬来爬去,爬着爬着就走起来,尔后他栽倒在高粱地里,就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