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沧落的人们

沧落的人们

地干它一常昨天,商人伊凡·安德列耶维奇·佩通尼科夫带着他的儿子和一个建筑师到夜店
的院子里来过。他们量着院子,在地上插满了木橛,可是佩通尼科夫走后,骑兵大尉吩咐
“流星”把木橛统统拔出来扔掉。
这个商人站在骑兵大尉面前,又小又瘦,穿一件长襟的衣服,它既像礼服,又像外衣,
他戴一顶丝绒的便帽,穿一双擦得锃亮的高统皮靴。他的脸瘦得只有一层皮,颧骨很高,留
一把楔形白胡子、高额头上刻着深深的皱纹,额头下边闪动着一对灰色的小眼睛,老是眯成
一条缝,瞅着什么东西。他生着大软骨的尖鼻子,小小的嘴以及薄嘴唇。总的来说,商人的
神情是既正经又狡猾,既威严又狠毒。
“该杀的,狐狸和猪养的杂种。”骑兵大尉心里骂道,想起和佩通尼科夫第一次相遇时
他所说的那句涉及他的话。商人当时领着一位市议会议员来买房子。商人见到骑兵大尉,就
用活泼的科斯特罗马一带方言问他的同伴说:“这人就是那个地痞,您的租户吗?”
打那时起,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年半,他们一直互相比试,看谁骂得出口。
昨天,他跟商人,照骑兵大尉的说法,又干了一场轻松的“舌战”。商人把建筑师送走
后,走到骑兵大尉跟前。
“你坐着咧?”商人问,用手扯了扯帽檐,旁人很难理解这是为了把帽子摆正,还是想
表示点头问候。
“你溜达咧?”骑兵大尉用同样的口气对他说,下巴动了动,胡子也为之一颤。没在意
的人可能把这看成是点头致意,或者骑兵大尉只是想把他的烟袋从这个嘴角移到那个嘴角。
“我腰缠万贯,我才出来溜达。那些钱想到生活里来转悠,所以我想给它们找出路”。
商人对骑兵大尉讥诮说,顽皮地眯起眼睛。
“可见,不是你使唤卢布,倒是你听卢布使唤。”库瓦尔达议论道,竭力克制住要给商
人肚子一拳的欲望。
“难道这不是一回事?有了它们,有了钱,怎么着都是让人愉快的……可要没钱……”
《沧落的人们》由高尔基(前苏联)编写,语言为中文。

这是一条通往城里的街,两边是破旧的小平房,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墙壁倾斜,窗框歪
歪斜斜。这些住着人的房屋年久失修,房顶千疮百孔,用树皮做补钉,上面长满了层层绿
苔。顶上,到处竖起一根根高杆,上面垒着鸟巢。城郊贫民窟那些可怜的植物,绿叶上积满
灰尘的接骨木树和节节疤疤的白柳树,掩映着那些高杆。
小屋的窗玻璃由于日久天长而变成暗绿色,用卑怯的骗子似的眼光互相看着。街道中央
那条车道通向山坡,蜿蜓曲折,路上凹的坑被雨水冲得很深。四处推放着成堆的碎石和各种
垃圾,上面杂草丛生,这都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