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辛亥舰队

辛亥舰队

陈定棋问:“此话怎讲?”
陈定剑不敢实话告诉三弟自己是同盟会员,只是损个弯说:“铁祥一真企图诬陷二哥是乱党,此次又想借五爷的手挖下陷阱,陷害二哥。”
陈定棋说:“我就想他黄鼠狼给鸡拜年,设有安下的好心。二哥佻说怎么办,小弟听二哥的吩咐。”
陈定剑说:“设法找到五爷,劝他停止袭击兵船,否则是于事无补,又引火烧身,告诉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烧。”
陈定棋猜出二哥与革命党有牵连,但不点破,说:“二哥放心,一旦找到五爷,设法让他离开长沙。”
陈定剑说:“他一向与同盟会有间隙,常常我行我素,不容易听人劝告的。”
陈定棋正想问他怎么知道五爷与同盟会有间隙时,只见周友三穿过哨兵三番五次地拦下盘问的码头向他们走来,不由惊喜地和二哥高兴地迎上去。
陈定剑抓住周友三的手,大声问道:“友三,你怎么到长沙来了?”
陈定棋抱拳一揖,说:“周兄,佻真是海军兵船开到哪里,您跟到哪里啊!”
海军编队进抵长沙,清军谘府大臣载涛不放心,便派密使周友三赶赴长沙,侦探海军中的革命党动向,以防海军失挥,易手革命党。所以周友三被一语中的,连忙玉顾左右而言他,说:“不如说是你陈家的人到哪里,我追到哪里。”
陈定剑问道:“此话怎讲?”
周友三解释道:“前不久我去福州出差,特地到府上探望令妹,岂知伯母说令妹已去长沙雅礼医院学习,所以我就赶来了,顺便照应一下轮船招商局在长沙的生意。”
陈定棋问道:“莫非周兄喜欢上我家小妹了?”
陈定剑说:“三弟,君子好逑,自古亦然,周少爷如何免俗?”
周友三笑道:“定剑,只许你州官放火,还不许我百姓点灯?还不知道这盏灯点得亮不亮哩!”
陈定剑问:“此话怎讲?”
周友三说:“令妹在福州是学校里的一朵校花,到了雅礼医院的医学院学习也成了一朵校花,我第一次去找她,就被那些男同学挡驾了。第二次终于见到她了,你们猜,她一见到我就问什么,问我你来干什么?”
陈定剑和陈定棋听了开心地大笑起来。
“你们还笑哩,真没有男人的同情心!我问她,为什么问我来干什么?她神气地回答,我是护士,是来救护伤患的,你一个跑船运的来干什么?我说,长沙靠湘江,我当然来跑船运。她反问我,长沙都没有平价米卖了,你不运米来粜,粜个臭男人来抵什么用?周友三说明忍不住地与陈家两兄弟笑得前合后仰,又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说你们陈家的这盏美人灯我能不能点得亮!”
陈定棋说:“我有办法,你去雅礼医院当一名男看护,与小妹就有共同语言了。”
《辛亥舰队》由邓晨曦(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一章
1
一九○九年夏末的一天傍晚,德国汉莎公司的“威廉王子”号轮船辗转穿过浩瀚的太平洋,船体裹着逐渐加厚的海垢,风尘仆仆地驶进了上海吴淞口外的广袤水城。混浊的东海海水编着一层层暗黄的涟漪,似乎在织着一件肮脏的皇帝龙袍,等待着赫然到来的轮船将它剪成碎片。从天边吹来的乌云,一块一块地聚集着,低低地压在海面上,好像在纠合力量,酝酿暴雨,然后再寻觅机会,向貌似无垠的大海发起攻击。
年轻的大清海军军官陈定剑倚靠在前甲板的右舷栏杆上眺望着远方的水平线,已经有一群海鸥的身影跟豆点一样在上下翻飞,预告着他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