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左手的枪

左手的枪

  “我也不怕,我也不怕......”
  有几颗炮弹在附近爆炸。
  也有一些子弹从对面扫过来。
  荷叶、荷杆、荷花被炸得如粉尘飞扬。
  泥土泥泞被敌人的子弹打得如掀起的浪头。
  王定六:“我不怕,我好不怕!”
  董依紧紧箍住王定六不住扭动的光滑的腰,不住的呻吟着。此时,她是那么甘愿,是无比接受的甘愿。她不知道身上的这个男人对她的感受是什么,但是她从身上这个男人忘却生死的兴奋与投入的力量来体会,分明体会到身上的这个男人在极度的快活之境;她也从来没有体会过男人的在她的身体里这么深入的感受,这使她有死一般的睡意,有飞一般的轻绵,全身每一个血性细胞都无比舒展,她感到无比的非凡的快乐。
  敌人的炮弹继续向荷花田池飞来,但是总是或远或偏。
  敌人的子弹成密集型向荷花田池扫射过来,但总是在他们前面不远处掀起泥土尘飞。
  “不怕!”董依轻声说。
  “我不怕,我不怕!”王定六哭了。
  ......
第八章
  第八章
  一
  左手掷石之王仲磊石为了打听到妻子谷香的下落,按石埠市南宋街十全野味店老板曾何子提的条件,前后两次到风荷峡野鸡林打得锦腹山鸡和大雁,却被出没野鸡林的土匪给收缴,由于没有锦腹山鸡、大雁交给曾何子,曾何子就是不告诉他老婆的下落。恁的稀奇是,在十全野味店,他又看到了他用石子打死的山鸡和大雁。老板曾何子因为这些山鸡和大雁不是他亲自送来,绝不认同是他打的锦腹山鸡和大雁。但是曾何子也不承认这些山鸡、大雁是野鸡林的土匪卖来的,说是从其他高人那里收购来的。一个意思,你仲磊石别把我店里的锦腹山鸡、大雁往你仲磊石身上扯,跟你仲磊石无关。仲磊石以为曾何子耍了他,一气之下,离开曾何子,另找门道打听老婆谷香的下落。
  仲磊石哪里知道,曾何子利用提供仲磊石老婆的下落为条件激仲磊石进入野鸡林打锦腹山鸡和大雁,是想看看仲磊石进山后是否能平安回来,从而猜测风荷峡的神秘的土匪头子是不是仲磊石的叔伯的兄长仲正方。如果正如传闻的土匪头子是仲正方,仲磊石进入野鸡林被土匪逮住后,他们不会杀害仲磊石。果然,仲磊石两次进入野鸡林,虽然没能带回锦腹山鸡和大雁,但是能平平安安回来,就说明土匪中有人对仲磊石网开一面,没有像抓到其他进山打猎的人一样给杀掉。还有谁能对仲磊石网开一面呢?那必定是仲正方。从而说明仲正方不是土匪头子也是土匪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所以,起义军在发动起义前,找了仲正方,尽管仲正方不承认自己是土匪中的一员,但是他又确实给起义军提供了野鸡林珍贵的野禽锦腹山鸡,起义军又通过曾何子用锦腹山鸡跟石埠市国军司令部换得三百条莫辛-甘纳步枪。在起义军发动的风荷塘镇秋收起义中,派上很大的用场。
《左手的枪》由如歌行(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一
  北伐军第四军东线七团团长张拓朴率全团官兵与风荷塘镇奉军军阀留守团团长刘高飞率领的全团官兵在风荷塘池接上了火。枪炮声一片。风荷塘镇全镇的老百姓个个心里都在骂:这个刘高飞,哪儿不能摆战场,偏偏在风荷塘池那边摆开战场迎敌。
  那儿,可是风荷塘镇加上周围数百村落的老百姓的万亩的粮仓。风荷塘镇就是因为风荷塘池连片的莲藕生产出名而得已经命名。风荷塘池的莲藕,不仅在水里生长,半干半湿的泥地里也生长。荷杆粗脆人高,荷叶伞大饱实,荷花初蕾晶莹剔透,忍不住要吻一把;荷花绽放,那可是朵朵的香朵朵袭人。有人说,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