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邮差

邮差

比阿特丽斯把脖子扭过去,注视着白墙,那神色就象凝视着一条地平线。
“不对,妈妈,他看着我,那些词儿就象小鸟一样从嘴里跳出来。”
“象嘴里的小鸟!今天晚上你就收拾你的行李,到圣地亚哥去!你知道学说别人的话,又不让人家知道,是什么行为?抄袭!你的那个马里奥完全可能进监狱,就因为他向你讲了那些……比喻!我要给诗人拨电话,我会告诉他邮递员在抄袭他的诗句。”
女人把姆指举到鼻子前,摆出一副职业拳手的架势。
“夫人,亏您想得出,唐·巴勃罗怎么会操那份心!他是共和国总统候选人,还可能把诺贝尔奖金授予他,您却要为个把‘比喻’到他那儿去搬弄是非。”
“只是个把‘比喻’!你知道你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
她揪住姑娘的耳朵,使劲往上提,一直提到母女两人的鼻子快贴到一起了。
“妈妈!”
“你已经湿淋淋了象棵树。你在发高烧,孩子,对付你的病只有两种药,或成为别人的笑柄,或外出旅行。”
她松开女儿的耳朵,从小床下面抽出手提箱,把东西抖落在床上。“去收拾您的行李!”
“我不想去,我就要留下!”
“孩子,河水把石头卷走,好听的话语让姑娘怀孕,快收拾行李!”
“我会保护自己!”
“您怎么会保护自己!象您现在这副模样,用指甲划一下就会完蛋!此外,请您记住,我读聂鲁达的诗要比您早得多!也许我不知道当男人们连肝儿都发热的时候,就会诗兴大发了!”
“聂鲁达是个严肃的人,他就要当总统了。”
“谈到上床的事,总统、牧师,或者是共产党的诗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区别,你知道谁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我爱那海员恋情浪漫,他们相爱、亲吻,道再见;他们留下一个诺言,却永远不再回返。’”
“聂鲁达!”
“当然了!呸!就是聂鲁达!而你却毫不在乎!”
“我绝不会为一个‘吻’而闹得满城风雨。”
“为一个‘吻’你不会,但是,‘吻’就是可以掀起燎原大火的火星。这儿还有聂鲁达的另一首诗:‘我喜爱那爱情色彩平分,亲吻、做爱和烹饪。’或者说,我的宝贝儿,和你实话实说吧,连早餐都要在床上吃!”
“妈妈!”
“然后,小姐,您的邮递员还会给您背诵,在我象您一样大时,我就曾写在纪念册上的聂鲁达那人所共知的诗句:‘我不想要它,亲爱的,为了不让它将我们束缚,不因它而使我们结合。’”
“这我不懂。”
《邮差》由安东尼奥·斯卡尔梅达(智利)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