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煤殇

煤殇

  马民和说:“你是窝儿矿的护矿队长。你必须下狠心,这是你必须做的,不然,你在窝儿矿就没有安身之地。”
  佐拉问:“你要撵我走?”
  马民和愣怔了一下,说:“我从来都没有撵你走的意思,去留是你自己的事。”
  佐拉说:“我是借你的地方避避风,至于你怎么想,是你的事。”
  马民和的表情很复杂,沉思片刻,摆了下手,很无奈地对大头和罗天才说:“你们来吧。”
  这句在佐拉听来意思很模糊的话,大头和罗天才听明白了。依这两人的智商,如此的对话方式,能这么准确无误地理解透马民和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他们事先策划好的,至于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做,做什么,佐拉只能静观其变。他感觉这其实是一出黑吃黑的闹剧,在矿区,矿主和矿主之间常常因为利益分配反目为仇。
  罗天才从黑帆布包里摸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展开袋子,里面又是一层黑色的塑料袋,但这个塑料袋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出来袋子里东西的形状,里面像放了两根粗细均匀的黄瓜,并排地绑在一起。做过矿工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佐拉的不免为范平担心。大头脑子一热,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出来,会不会影响整个行动计划。那他和黄杰他们苦心经营的这桩买卖就要黄了。
  佐拉在急速思索应对办法。
  但他更想知道的是:范平和马民和之间到底是什么利益关系,为什么要采取如此过激的办法来解决争端。范平一定是与窝儿矿人有什么瓜葛。看看再说,佐拉暗暗地提醒自己。没准儿这些人串通好了在和他演双簧,包括范平都是在演苦肉计。假如自己的判断是真的,那么刚才对范平猛击的力量大概就用得小了。他刚才的力量只用了六分,保留了一些。
  罗天才把塑料袋子递给大头。大头抓着范平的脖领子,像拎小鸡一样地把范平提起来,扔到椅子上。罗天才走过去,狠狠地踹了范平一脚。范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佐拉觉得他们是在玩儿真的,不像是在演戏。
  大头把塑料袋打开,里面果然是两管炸药和两枚连接好的雷管。罗天才抓着范平的两支胳膊,使劲地向上抻。大头把两管炸药绑在范平的腰间,又把导线引出来,从范平的衣服袖子里穿到手腕的位置,向范平晃了晃手中的电池说:“线我已经替你老人家接好了,听不听我们的话,就是你老人家自己的事儿了。我们可替你做不了这个主。”
  范平吐了口嘴里的血:“你们不怕我报警,不怕警察来抓你们吗?”
  马民和冷笑一声:“你又不是第一次了。”
  难道这个范平就是他们要踏破铁鞋地去找的那个人吗?佐拉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煤殇》由贾文成(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马民和说:“你是窝儿矿的护矿队长。你必须下狠心,这是你必须做的,不然,你在窝儿矿就没有安身之地。”
  佐拉问:“你要撵我走?”
  马民和愣怔了一下,说:“我从来都没有撵你走的意思,去留是你自己的事。”
  佐拉说:“我是借你的地方避避风,至于你怎么想,是你的事。”
  马民和的表情很复杂,沉思片刻,摆了下手,很无奈地对大头和罗天才说:“你们来吧。”
  这句在佐拉听来意思很模糊的话,大头和罗天才听明白了。依这两人的智商,如此的对话方式,能这么准确无误地理解透马民和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他们事先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