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腥

  门外传来了低沉的声音:“是我,快开门!”
  唐镇的保安队长猪牯溜进了皇帝巷的逍遥馆里。镇长游长水和逍遥馆的老鸨李媚娘以及两个乡绅在打麻将。因为这个晚上没有客人,游长水吃完年夜饭后就邀人到逍遥馆里陪李媚娘打麻将,平常时节,他们是不会在这里打麻将的,那样,谁还敢到逍遥馆来花钱嫖妓。逍遥馆里张灯结彩,每个人的脸上都透出一股喜气。猪牯进入逍遥馆的正厅后,李媚娘第一个看到了他:“哟,猪牯队长来了,春香在房里等着你呢。”
  猪牯对着李媚娘点头哈腰地说:“谢谢李老板,谢谢李老板。”
  接着,猪牯走到游长水跟前,嘴巴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游长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站了起来:“走,我们一边说去。”他们走到偏僻处,游长水神情严肃地说:“你真的看到游武强了?”
  猪牯说:“我看到他后就一路跟着他,他真的进张少冰家里去了。”
  游长水用手捋了捋胡须说:“他回来干什么呢?钟七也死了。他还想干什么?”
  猪牯说:“我已经派人盯住张少冰家了,镇长只要一声令下,我就去把他绑来!”
  游长水考虑了一会儿说:“先别打草惊蛇,真把他逼急了,你不是他的对手。这样吧,你先让人在暗中盯着他,看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不要让他发现了。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报告!”
  猪牯点了点头说:“好的!那我去了!”
  猪牯匆匆而去。
  猪牯走后,李媚娘笑着对游长水说:“猪牯和你悄悄的说了些什么呀?”
  游长水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坐在游长水对面的那个叫王秉顺的乡绅也笑笑:“继续继续,我们还是接着打麻将吧,游镇长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就不要让他为难了。”
  另外一个乡绅也说:“就是,接着来,接着来!”
  李媚娘嘴角的那颗黑痣抖动了一下:“好吧,我不问了,接着来吧。这个猪牯的确比钟七那王八蛋好,对游镇长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呀,而且,他做人也讲道理,每次来逍遥馆,都有礼有节的,还给现钱!我对他说了,春香就是他的,谁要也不给,无论他来不来,都给他留着!”
  游长水打出一个二饼说:“哈哈,媚娘是在帮我呀!”
  麻将桌底下放着一个火盆,火盆里的炭火烧得正旺。游长水心里还是担心着会在这个夜里发生什么预想不到的事情,但是他说不出口。
  王秉顺看游长水打出那个二饼,油亮的肥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用十个粗短的手指推到了自己的牌说:“和了——”
  李媚娘吸了口水烟说:“王胖子,你今天走了什么运,怎么总是你赢——”
《腥》由李西闽(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上,狗呜咽
  民国三十五年农历四月十八,黄昏,夕阳从黑色的瓦楞间收起最后一抹桔红色的光亮,身材瘦长的画师宋柯面色凝重地进入了唐镇。这个偏远的山区小镇在宋柯眼中就是一块陈年的破布,没有想象中那么生动。宋柯轻微地叹了口气之后,身上的毛孔便一个一个奇异地张开,自由而贪婪地呼吸着炊烟中散发出来的松香味儿,这种气味让他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