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郊游

郊游

“其他艺术门类都是从有到有,写作却是从无到有。而且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让我们选择做绝望的事情。”A严肃地说,然后越跑越远,一口气跑了十公里。跑完之后,B已经站在街心公园抽掉两根烟了。
“你刚说的绝望……就是真的很绝望那个意思?还是仅仅是修饰,仅仅是一种自我贬低?”
A跑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神空洞地看着不知道哪里。
男作家们倒是还有很多雄心。
一个被认为有望进入真正好作家行列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可能而产生的焦虑,得了一种怪病,腿肿得不能走路。
“这个故事本身即使写成小说都是很无聊的那一类,”A说,“现在已经不流行为幻想而焦虑了。每个人都应该是消极主义者。我们应该死于虚空和失败。”
有个男作家的小说刚刚拍成了电影,他因此焕发了一种崭新的活力,开始频繁地自拍起来。
“我觉得他似乎爱上了那个电影里面的女主角,那个他从回忆中创造出来的人物。女演员比回忆中那个女人还要更美丽。”
“这个故事还不错,他为什么不写写这个?一个人跟自己欲望的实体之间的故事。”
关于写作她们有不少理论和想法,然而这一切也并没有什么用。
至于还有一些人,她们私下觉得他们的写作只不过在给其他人添麻烦。出版社多年的交情不好意思不出,出版了还得想办法推广,麻烦认识的各路媒体编辑记者,最后卖也卖不了多少,还得麻烦朋友们写评论吹捧。整个过程中大概只有他自己是享受到了。
“今年我彻底理解了那些不再写作的人,”A说,“真的太无聊了。不想再写了。”她最近正在读《巴托比症候群》,那是描写一群拒绝写作的作家的书。
“但我们什么都还没写出来。尤其是我,写得那么差,连厌倦都还没有资格。”
想到这里,更绝望了。
A最近写了一个小说,发给B看。
B草草在咖啡厅里用手机看了起来。
他已经三十年没有写小说了。
这三十年过起来倒也轻轻松松:他在作协、一家杂志社、一家日报社,分别挂了个闲职,钱是不缺的。出过两本随笔集,没什么反响;以前两部被称为“惊艳之作”的长篇,再版了之后又再版,使人感觉他从未离开,依然值得期待;他经常跟本城的青年作家们打打牌,喝喝茶,喜欢鼓励别人,很受爱戴;三天两头参加各种对谈活动,名字经常出现在报纸上;三十年里面恋爱谈了很多次,数不清,最后跟一个蛮厉害也蛮无趣但挺能忍耐的女人偷偷结婚了,没人知道,后来又偷偷离婚了,这下别人才知道他们结过婚,都大吃一惊。父亲先去世了,接着是母亲。他终于孑然一身。孩子这件事嘛,肯定是来不及了。
《郊游》由荞麦(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新年夜晚的烟火,行向大海的旅程,兴之所至的郊区漫游,边喝酒边想象着熊的午夜……在这一系列偶然偏离日常所触发的时空中,那些似乎代表着过去十年冒险与获利的自大中年人,与全新的、却仿佛站在废墟之上的千禧一代,他们相遇,重逢,厌倦,分离。酒醉后的告白常与习惯性的失望并行,对爱情的追逐始终和自私自利相伴,而关于文学和艺术的梦想则往往遁入虚空。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