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风暴潮

风暴潮

等食堂师傅装上干粮,他就驾船闯海了。老蟹湾的海流子涌起的浪头并不很大,它的淫威出自海底。一股一股纵横交错的海流子,吞噬渔船击断帆桅,就像传闻中的一样令人毛骨悚然。老蟹湾曾有多少先人死在黄龙潮里。赵小乐天生就是歪腚葫芦邪路种,偏偏喜欢独闯海流子。以前潮来了,他的大肚蛤蟆船就到泥岬岛低价收鱼虾,闯几个来来回回后再高价批发给等潮的渔贩子。渔人都说赵小乐聪明过人,不是凡人,每根汗毛孔都是一个心眼。
黄雾渐渐和淡淡的海雾化在一起,使黄昏的气息越发浓了,海鸟群和同被贼风击碎了的墨云惶惶怵怵掠过海面,冷嗖嗖的贼风像海鸥折断了的翅膀似的与浪沫一同拍打着赵小乐的脑壳,海底轰鸣之声可闻。赵小乐呱嗒一下子落下了灰不溜秋的老帆,架着老船朝泥岬岛移去。穿透雾帘子,他瞧见拢到泥岬岛的渔船还稀稀拉拉的。他没有直接迎上去,而是悄悄地挑进泥岬岛肉赘儿似的臂弯里,她了锚,斜腰拉胯地靠在舵楼里十分悠闲地吸烟。他的鬼精之处就在他从不逼人就范,他要等渔人们无望闯岸,眼睁睁看着拿命换回的虾蟹变成一堆废物之前,才鬼头鬼脑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在渔人面前。不知怎的,米秀秀的倩影又在他脑子里闪跳了一下,他的眼睛就一忽一闪的:俺要能娶上那娘们儿,就是汽车轧罗锅子——死也值(直)了。呼呼隆隆机帆船的马达声敲击着他的耳膜,他感到喉咙口发干了,就很费力地咽了口唾沫。
他又朝泥岬岛望了一眼,看见渔汉子大眼儿正跪在井口旁双手合十一撅一撅地磕头。大眼平时老跟赵小乐套近乎,也想一夜之间发大财呢,但赵小乐不尿他。可他没想到今儿大眼儿已经抢在他前边收购了几筐黄螃蟹和海带鱼。等赵小乐的大肚蛤蟆船逛荡过来时,大眼儿已经跳到槽子船上跃跃欲试地想闯海流子了。
大眼是个渔民,刘连仲大伯的儿子,他不知道赵小乐是为港口工人送饭来的,还以为赵小乐要跟他抢生意,就要抢在赵小乐之前把海货从岛上收过来。大眼不服气地哼一声,扑甩着肥大的裤管下的脚片子,虎虎地钻进舵楼子,额头上的青筋勃勃跳动,粗门大嗓地吼一句:“老少爷们儿,你们就瞧好吧!”说完缩回头,驾着船颠进疯魔似的海里。
赵小乐气得怪怪异异地扭歪了脸相,嘟囔道:“哼!哪个裤裆没系好露出这么个玩意儿!”渔人们看着远去的槽子船又看看赵小乐,觉得他的脸有些怪,怕是要出啥事儿:“小乐,大眼那小子愣,别跟他怄气。”“大眼儿哪是你的对手?怕是鸡毛点灯,十有九空。看他家老爹的份上你去护护驾吧!”
赵小乐一直没说话,闪闪跌跌走到土坡子上,从裆里掏出一线尿来,籁籁流出的水线勾出一个亮亮颤颤的半圆。他一边系裤子一边说:“老子是送饭。”说完得意地眯起眼跳上船,在睫毛间玩弄着万道金光,接着又笑了,笑出威武强悍来,最后他黑眼珠暴起:“狗日的,有好戏看呐!”吼完,蛤蟆船就一蹦一颠地走了,甩下咿咿哑哑的声音嘲弄着岸上渔人日子的狼狈。
《风暴潮》由关仁山(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位于省“环渤海经济开发区”之要地的北龙市,是座天然深水不冻商港,孙中山先生曾亲笔绘制过“北龙大港蓝图”,军阀、日本人、国民党也都动过这个脑子,然而由强台风所形的风暴潮,使一切都付诸东流。
新市长赵振涛,受命于风暴潮将新修建的跨海大桥冲塌之际,但他面对的不仅仅有自然界的风暴湖,还有贪污、腐败、人情等等社会风暴潮的袭击……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