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操盘

操盘

  
  监管部门很不喜欢有谁在文章中大谈他自己持有股票的好话,却不让公众知道他自己就可以从文章导致的股价上涨中获利。这样江彬就犯忌了,同时几乎可以肯定,有人会认为江彬在利用他的便利,把股价推向一个新高度,他就可以卖掉股票赚取大笔差价。这意味着他耍了一个故意哄高股价再卖出的阴谋,这是一种金融诈骗,就是说持仓者故意吹捧股票,再加上天花乱坠的宣传,把手中的筹码倒给那些无心防备的买主。只要江彬在高价时抛出相关股票,违规牟利的质疑就坐实了,他很可能会被起诉,考虑到这方面因素,他反倒不敢卖了。
  
  江彬实际上没有这种主观的故意,但他不敢辩解,他担心这会让公众误以为是做贼心虚,让此话题越炒越热,持续给他造成伤害。
  
   当前牛市正处于巅峰期,股民大众越发狂热、盲信。江彬那一篇文章点击率不断攀升,与此同时,那几只股票涨了近五成。开始,江彬还为自己能如此轻而易举影响股价而沾沾自喜,不过很快,他又对此很是疑虑。他不知道是该对他的文章对市场的影响力感到自豪,或者该为谁都知道会很快下跌的股票付出荒唐的高价感到尴尬,还是该为由于隐藏持有的头寸并抬高股价从中牟利而可能受到的指控感到担心。
  
  江彬给苏震清打了电话,心情复杂地说:“震清,我的文章让股票上涨了,不知是喜是忧?”
  
  “嗨,别太当回事!这阵风潮过了,都会跌回去。”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担心……担心有人说我操纵股价!”
  
  苏震清觉得好笑:“就你那破文章有这威力?笑死人了。我告诉你,中国股市要涨一片红,要跌一片绿,都是大势。你那文章的点击率和股票的涨幅究竟存在多大关联,你说得清楚吗?你这么想,是不是太狂妄了?”
  
  江彬又问了几个朋友,他们没一个明白他为什么担心自己使得股价上涨。现今机构就是庄家,庄家大多都是机构,庄家就是靠操纵股价赚钱的。你能如此不费工夫就使股票上涨,那是好事,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可江彬越想着这些股票如何如何上涨,就越担心监管部门会盯上他,并要让他不得安生。更重要的是,江彬现在面临一个严重的两难境地:要是股价保持高位,而他打算卖掉,监管部门不会放过他;要是股票跌了,而他又没高位脱手,阳明投资的几个大客户不会放过他。头疼,备受煎熬!
  
  2证券律师
  
  为了尽快消除心中疑虑,江彬采取了下一步行动——给他的律师陈淞山打了电话。
  
  陈淞山原本是专为富豪太太打离婚官司的律师,只因官司打得太好,在婚后财产分配问题上让富豪们放血太多,引起他们的抵制和封杀。陈淞山只得另谋出路,几年前在江彬提议下,考了证券从业资格证书,干起了证券律师。
《操盘》由墨石163(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虽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广滨市的夜生活才刚开始。苏震清刚从沙海南街的白天鹅宾馆宴客出来,准备赶往惊艳会休闲会所和他姐夫陈建年见面。刚刚苏震清宴请的是证监局的主管官员以及几位重量级的财经记者。苏震清是海波证券公司老总,对他来说,和主管官员、财经记者应酬吃饭,联络感情,彼此增进了解,是不可或缺的工作。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