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浮生门

浮生门

  阿珍九个多月身孕,肚子明显凸出来。看上去精神不错,比我想象中要红润、丰腴,雪白的没有半点孕斑。一束乌发马尾巴式梳在后边,额头精光,气质看起来蛮高雅、得体。有些女人生过第一个孩子以后,倒反而出落得更妩媚、性感。阿珍便是这般。丰满里见成熟。
  ‘阿珍呀,气色不错?孜孜昨天去金陵路宝宝乐给小家伙买了许多衣裳。’我面对面对阿珍说。阿珍微笑朝刘孜说谢谢。接着开玩笑问刘孜:‘孜孜,什么时候帮哥生个胖小子?’刘孜显得到挺自得其乐。我反觉得拘谨,心想,阿珍你就喜欢轧凑闹孟插一杠,明明知道我有家庭、有女儿,过意当着众人面给我难看。人家不敢做的事她敢做,不敢说的她敢放。说尖刻、酸讥饥的话,她内行。我心里在嘀咕她:有病!我白了她一眼。
  她人来风,愈发不可收拾。接着拉着我手放在她肚皮上说:‘这孩子生出来就没爹,你就做他干爹。’薛成乘机起哄,说道:‘大哥当教父,孩子长大勿要太有出息!’于是大家都笑了。‘浆糊!’我狠狠瞪了薛成一眼。无论他们怎么样子调侃,我不知怎么内心发虚,觉得别扭。最好少提这样的话题。
  ‘儿子像妈,金子打墙,肯定是个小帅哥。’刘孜挽住阿珍手,没有半点戏谑的表情,很有分寸。所以说生孩子不容易,养活、抚养成人更不容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随口说出如此感叹的话?既在感叹自已,也是说给阿珍听的。按常理,矮x走了,她不该要这个孩子。但她这个人平生喜欢跟人唱反调,一根筋搭到底,你越劝,她偏不会接受。我知道她脾气,本来薛成抽时间想跟她谈,瞧她这德性,谈也白谈。
  这天晚上我跟薛成在新锦江聊了一晚。刘孜照顾阿珍早早就进房间休息。
  道上有这么一句名言:合久必分。换句话:分久必合。
  薛成拿起酒杯在我酒杯上碰了一下,说了句:流水不腐。意思我明白,他告诉我这么一个简单道理,水终归需要不停流动,这样才会活,有生命力。人也同样,需要博斗,才会有活力,才能生存。我朝他笑了笑,表示赞同他的看法:‘出来混,合也得讲个规矩’薛成认同我指的江湖规矩。
  ‘不打算再回巴黎?’我一边接过他沏上的一杯茶,一边回他。
  ‘正宗大红袍,一两就要两仟块。’薜成品了一口,会心地神态告诉我,上海肯定比巴黎好混。我感到几分压抑,薛成的状态积重难返啊。他离不开生他养他的上海,离开上海这块土地他会一事无成。
  ‘欧洲也不过如此,呆着时间长了,便乏味。特别像我们那些不懂法语的外乡客,温州人势力强,上海人几乎没有地盘。放弃上海,我觉得不值。’我了解薛成,能感觉到他做事的思维方式。
《浮生门》由王鹏(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生命的门究竟要神灵来把持,还是让命运来操控?如果肉体的毁灭能换去灵魂自洁的轮回,那么我情愿像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一样被钉死在永恒里。如果超度能解脱亡者的怨恨,压迫能缓回屈服的重负,渇望能承受生命之力,那么我四十多年的苦难和负担,却可在生命呈现落日之际展现自己丑恶和暴行。痛苦的回忆也会变得像江南的霉雨一样纷纷扬扬……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