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玫瑰坝

玫瑰坝

  那个公安人员看了冯东明一眼,语重心长地说:「你是一个党员,还是个副乡长,应该在思想上同自己的反动亲属划清界线才对。」他把证明递还给冯东明,转过身来,对另一个公安人员说:「证明上说他的母亲病重。你让她说吧。」
  冯东明没有澄清说自己不是党员。他感激地对这个公安人员点了点头,掏出手帕,走到冯琳的跟前,轻轻地擦去了她嘴角的血迹。这时候,冯琳的半边脸已经像发了酵的面团一样地肿起了老高。冯东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控制自己,才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冯琳忍住疼痛,详细地描述了埋葬冯东明的父母的地点和他应该访问拜谢的那几个人的住址。
  那两个着便衣的女人耐心地等冯琳讲完,然后搜了她的身。她们搜得很仔细,每一个线缝都要认真地察看,每一个补丁都要捏一捏,看里面是否藏有什么反革命的文件。接着,这伙人在屋里乱翻了一通,寻找着这个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其它犯罪证据。当室内变得一塌糊涂,乱得不能再乱的时候,他们才押着冯琳去了拘留所。
  冯东明倚着门框站着,直到冯琳瘦弱的身影在街道的拐角处消失后才收回了目光。他撞撞跌跌地回到了茅屋里,无力地倒在铺上。他知道冯琳应该被逮捕,应该送去劳动改造,因为她恶毒地咒骂了党和人民政府,犯了罪。然而,他的眼泪却一个劲地往外淌,很快就把枕头打湿了一大片。
第三十章
  冯东明从白鹤镇回到玫瑰坝后,心情一直不大好。关心他的人问起他母亲的病情时,他只是简单地说他的母亲已经因病去世了。当人们问起他的父亲时,他不便说出他的父亲以自杀来对抗党和人民的丑事,只好以极其含糊的方式透露出他父亲去世的消息,让别人误以为他的父亲也是因病去世的。他甚至没有勇气把真相告诉陈素芬。不过,为了避免陈素芬犯他的姨妈所犯的错误,他主动地把冯琳被捕的消息告诉了她,并且要求她在任何时候,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说党和人民政府的坏话。
  冯琳被捕的消息使陈素芬非常震动。「曹姨妈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她想。「她应该知道这个共产党有多凶残。她肯定不敢在公开的场合下说它的坏话。她一定是在亲戚或者朋友的面前说了一些过头话,这就给自己带来了这么一场大祸。我不也一样吗?我在大哥和东明的面前骂过共产党,在陶蓉、孙桂英、颜惠玲等人的面前也多次说过共产党的坏话。如果这些人里面有一个人多嘴,把我的话泄漏出去,我的下场绝对不会比曹姨妈的好。我没有被抓去劳改,只是我的运气好一点而已。看来,在当今的这个世道,做人非得小心了又小心才行。」
《玫瑰坝》由谢宝瑜(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玫瑰坝》初版于二零零六年,因为种种原因,其印刷成本高,没有正常的发行渠道,很长时间知之者甚少。后来经过廖康、愚人、凡草、土干等朋友推荐,引起了一些读者的注意。然而,读者不但在购书前要费力地搜索一番,而且还得支付很贵的邮费和书费。一些居住在中国大陆的读者甚至要花费三四百圆人民币,耗时两三个月,才能把书拿到。希望《玫瑰坝》电子版可以给读者带来方便。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