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

这里有个很重要的细节需要交代,当地男子都喜欢在木弩上粘贴各种鸟羽,既作为装饰,又显示自己打猎本领高强。我自然不能免俗,就捡了些孔雀换羽时掉的孔雀毛,粘在木弩上,木弩挂在墙上,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微型孔雀,我自己把这张木弩称为孔雀弩。
绿伞用一种感激的眼光望着我手中的孔雀弩,带着三只幸存的小孔雀走到我跟前,不是对我,而是对我手中的孔雀弩呀呀兴奋地叫着,还用嘴喙亲昵地啄啄木弩上的孔雀毛,好像要替它梳理羽毛似的。
这以后,我发现,雌孔雀没事的时候,老爱跑到我挂木弩的墙下去,抬头望着墙上的孔雀弩,呀呀轻声叫唤着,好像要把孔雀弩从墙上叫下来和自己一起玩。有一次,寨子里一辆新买的手扶拖拉机从我院子前开过,雌孔雀受了惊吓,没像以往那样带着已经会飞的三只小孔雀飞到屋顶去躲难,而是跑到那张挂在墙上的孔雀弩下面,就像跑进了避风港一样,不再惊慌害怕。
春去春回,转眼过了一年,又到了孔雀的繁殖期。雄孔雀金鼎开始向雌孔雀绿伞大献殷勤,它在院子里找到一条蚯蚓,叼在嘴里,脑袋一伸一缩地送到绿伞面前,反反复复啄起又扔下,希望绿伞能与它共同分享,可绿伞宁肯跑到草丛里去吃草叶,也没兴趣去享用美味的蚯蚓。清早起来,当绿伞在水池边梳洗打扮时,金鼎便凑上前去,啄起一串串水珠,要帮绿伞梳理羽毛,可绿伞用一种轻蔑的神态瞥了金鼎一眼,一扭身躲开了。那天下午,阳光晒得大地暖融融,鸟语花香,温馨如梦,金鼎站在水池边,突然翘起了背羽,像拉开了巨大的折叠扇,宝石蓝的扇面上,布满了一圈圈金黄的环斑,集中了世界上最华美的色彩,整个院子熠熠生辉。我的眼睛都看呆了,可近在咫尺的绿伞却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似的,无动于衷,继续埋着头在草丛里啄食草籽。金鼎又面朝着绿伞,有节奏地摇晃起身体,开屏的孔雀羽毛摇曳生姿,发出沙沙的摩擦声,金光四射,飘逸起一片梦幻般的色彩,绚丽夺目,美不胜收。就连拴在缅桂树下的老黄牛,都忘了咀嚼嘴里的草料,瞪着一双牛眼,直愣愣地望着金鼎发呆。美是一种诱惑,美是一种征服。我想,世界上没有哪只雌孔雀能抗拒这种美的。我想,绿伞很快就会收起矜持与傲慢,就像去年那样,羞答答地投入金鼎的怀抱。可我想错了,绿伞平静得就像一潭枯水,只顾吃草籽,连瞧都不瞧金鼎一眼。金鼎一面继续抖动比任何画都要美的背羽,一面双爪急促地刨着地面,激动地向绿伞靠拢过来。绿伞像遭到了侵犯似的转过身来,面对着金鼎,颈毛龇张,双眼喷着怒火,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表情,呀呀短促地叫着,似乎在警告金鼎:你别胡来,不然,我就要不客气了!金鼎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如火的热情刹那间熄灭了,哗一声闭谢开屏的背羽,讪讪地跑开去。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由沈石溪(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本书汇集了中国动物大王沈石溪自八十年代以来最有代表性的中短篇佳作。以其雄浑又细腻、粗犷又敏锐的文风,生动展现了猎狗、豹、孔雀、野猪、狐狸、大象、羊等野生动物的传奇故事,既富有动物的野性之美,又具有浓郁的野生丛林风情。本书附有作者的创作经历趣事漫画版及具有知识性的“动物档案”,文学性、知识性和趣味性融为一体,给孩子们带来一个全新的 “动物世界”。

书籍目录

书籍下载

沈石溪

沈石溪

书籍:17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上海人,生于1952年10月,汉族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职称文学创作2级。1982年10月加入省作协,1985年9月加入中国作协。 生于上海亭子间。1968年初中毕业赴西双版纳傣族村寨插队落户。1975年应征入伍,曾任宣传部长。在1992年调任成都军区创作室。最擅长写动物小说。被称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代表作品:《猎狐》《第七条猎狗》《再被狐狸骗一次》《狼王梦》《白象家族》《斑羚飞渡》《最后一头战象》《一只猎雕的遭遇》《和乌鸦做邻居》《野犬女皇》、《鸟奴》、《混血豺王》等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