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综合处长

综合处长

泪水止不住盈满了方白的双眼,她的视线一下子模糊起来。在方白模糊的视线里,胡言和胡豆的影子兀自远去,直至消失。
方白不自觉地扬起手来,朝远处挥了挥。
她要告别这段恋情,告别这个城市。
黄历和许可成家后,一直住在棉纺厂的简易职工宿舍里。后来黄历进了机关。后来黄历的单位在棉纺厂墙外的一块空地上建了两栋宿舍,黄历也幸运地分了一套。后来黄历拿出积蓄,稍事装修,一家子就搬了进去。
新居自然比旧舍要强多少有多少,宽敞明亮,舒适安逸,而且水电畅通,不会断水断电。不尽人意的是,这里虽然与棉纺厂近在咫尺,但许可要到厂里去上班,却非得走上个把小时,沿着围墙绕一个大圈,否则别想进厂。许可又是厂里的财务负责人,别人迟到早退,都由她照章扣票子,自己当然不好违反纪律,因此一天匆匆忙忙得跑两个来回,人便累得有些喘不过气来。黄历就将购房和装修后存折上还剩下的几百元钱取出来,买了一辆自行车,多少给许可减轻些奔波之苦。
许可很爱惜这辆自行车,常常擦得光可照人。上班时也不往厂里的车棚里放,而是锁到财务室门口的走廊上,坐在办公桌前都看得见。骑回家里后,便锁进装了防盗门的煤屋,可说是万无一失。偏偏半年后自行车还是被人偷了去。那天财务室里的人仅仅在大礼堂开了个把小时的大会,回来后走廊上的自行车就不翼而飞了。
许可就气得连饭都吃不下去了。黄历却说,丢了算了,另外买一部吧。许可说,要是再丢怎么办?黄历想想也有道理,于是上派出所买了部无人认领的便宜旧车,交给许可,说,这样的破车,你随便扔哪里都可以,还省心些。许可觉得也是,以后骑着旧车去厂里时,没再往财务室的走廊上搁了,而是扔到公共车棚里了事。
大概是旧车不惹眼的缘故,许可随心所欲地一骑就是一年,竟然没人打主意。许可就对黄历说,还是旧车好,又省心又不会掉。黄历说,这样的话是说不得的,一说就会坏事。许可笑道,你这是什么逻辑?我才不信呢。黄历说,你不信?我话说到这里,你会信的。
果不其然,那小偷好像是特意要印证黄历这句话似的,没过几天就将这部旧车偷了去。
尽管是部旧车,可穿熟的针,用熟的线,许可还是蛮心疼的。黄历却幸灾乐祸地说,丢得好,我高兴。许可说,你伟大的预言变成了事实,你还不高兴!黄历说,我高兴是因为我可以为你买一部摩托了。许可说,要是以后摩托又掉了呢?黄历说,我就给你买一部小汽车。许可说,别夸海口了,你如果有买得起小汽车的能耐,你还不干脆把我从那个破厂里调出来得了?
《综合处长》由肖仁福(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形形色色的机关,纷纷繁繁的人情,在这个特殊的生存领域里,人们带着假面,不敢裸露自己,笑脸背后谁也不知道藏着何等居心,虽然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就是这样的生活,却有无数的人削尖了脑壳往里钻,梦想找到自己的位置,揣摩领导意图做上[老板]心腹,官运亨通,待遇到位。可是,这一切来得并不容易,为了[声色]做了[犬马],要得[甘来]把[苦尽],到头来也许美梦一场,独自憔悴。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