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亲爱的甜橙树

    我亲爱的甜橙树

    德瓦斯康塞洛斯

     跟大家一样,上阅读课啊。从A、B、C开始学咯。  每个人都一定要这样学吗?  我知道的都是这样。  但是没一个人真的都是这样吗?  他困惑地看着我。  对,泽泽,每个人都必须这样学。现在让我好好看完报纸。你可以去后院找找有没有番石榴。  ...

  •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保罗·科尔贺 

    一位西班牙的传教士在某个小岛上,遇上了三位阿兹特克(Aztec)的僧侣。『你们怎么做祷告?』这位传教士问。『我们只有一句祷文,』其中一位僧侣回答:『我们说,「神啊,你是三,我们也是三。请悲怜我们吧!」』『很美的祷词,』传教士说:『不过,这句话...

  • 炼金术士

    炼金术士

    保罗·科埃略

    炼金家拿起一本商队里某个人带来的书。这本书没有 封面,但可4认出它的作者奥斯卡|王尔德气在翻阅这 本书时,炼金家看到了一篇有关水仙花的故事。炼金家知道这个神话:一个英俊的少年,每天都到一 个湖边欣赏自己的美貌。他对自己的容颜如此痴迷,

  • 韦罗妮卡决定去死

    韦罗妮卡决定去死

    保罗·柯艾略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一日,韦罗妮卡决定自杀的时刻终于到了。她仔细地打扫了自己在一所修女院里租住的房间,关上加热器,刷完牙,然后便躺在了床上。  她从床头柜上拿过四盒安眠药,没有把它们弄碎兑进水里喝,而是决定一片一片地吞服,使自杀的企图...

  • 波多贝罗的女巫

    波多贝罗的女巫

    保罗·柯艾略

    赫伦-瑞恩,44岁,记者没有人点亮一盏灯,然后把它放在门后:光明的用途是带给人更多的光明,让人们睁开双眼,向他们展示周遭的神奇。没有人肯奉献他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亦即爱情,而不计回报。没有人会把自己的梦想放在那些会毁灭这一切的人的手里。除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