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远望

    远望

    罗伯特·J·索耶

     罗伯特·J·索耶,一个科幻界举足轻重的名字,被誉为“加拿大科幻界的教长”。他不仅获得过世界两大科幻奖“雨果奖”和“星云奖”,还是历史上惟一一位将美国、日本、法国和西班牙四国的科幻最高奖项揽入囊中的作家。   索耶于1960年4月29日出生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他的母亲智力超群,17岁便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进入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研究生,并在那里与同样是经济学研究生的索耶的父亲结婚,不久后,两人迁往加拿大定居。夫妻两人共育有三子,索耶排行第二。   索耶从小便梦想成为科学家,尤其是专门研究恐龙

  • 恐龙文明:远望

    恐龙文明:远望

    罗伯特·J·索耶

      罗伯特·J·索耶,一个科幻界举足轻重的名字,被誉为“加拿大科幻界的教长”。他不仅获得过世界两大科幻奖“雨果奖”和“星云奖”,还是历史上惟一一位将美国、日本、法国和西班牙四国的科幻最高奖项揽入囊中的作家。   索耶于1960年4月29日出生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他的母亲智力超群,17岁便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进入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研究生,并在那里与同样是经济学研究生的索耶的父亲结婚,不久后,两人迁往加拿大定居。夫妻两人共育有三子,索耶排行第二。   索耶从小便梦想成为科学家,尤其是专门研究恐

  • 圣殿骑士

    圣殿骑士

    维琴尼亚·荷莉

    第1章   英国王室住所的温莎堡至少是六位年轻女继承人的庇护所。英王爱德华三世的宫室金碧辉煌。因为他生活奢侈、出手阔绰。他收容父母双亡的女继承人,然後把她们许配给效忠他最力的家族。   「进来,贝福小姐。」英王爱德华三世的笑容照亮了接见厅。   贝福小姐薇娜准备行屈膝礼时,国王执起她的手。「不,我们不需要这些繁文褥节。」   薇娜深吸口气,准备介绍她的侍女。「陛下--」   「不,别说……我相信她是你母亲的妹妹黛拉。我对漂亮的脸蛋向来是过目不忘。」   相貌平凡的黛拉面红耳赤,好像这是她一生中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扬·马特尔

      这本书是在我饥饿的时候诞生的。我来解释一下吧。1996年春天,我的第二本书—一本小说—在加拿大问世了。那本书并不成功。书评家不是对它感到迷惑不解,就是用轻描淡写的赞扬让它显得一文不值。读者也对它置之不理。尽管我费劲地扮演小丑或高空秋千表演者的角色,却对媒体这个马戏团不起任何作用。我的书仍然卖不动。一本本书排列在书店的书架上,就像一个个孩子在排队等着打棒球或踢足球,而我那本书就像一个瘦长而笨拙、根本不适合做运动员的孩子,谁都不愿意让他加入自己的球队。它很快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失败的结局并没有

  •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露西·莫德·蒙哥马利

    《绿山墙的安妮》是一个孤儿长大成人的故事。这是一部甜蜜的描写儿童生活的小说,是一本感动家长、老师和孩子的心灵读本。马修和玛莉娜兄妹俩在绿山墙过着平淡从容的生活。为了给患有心脏病的马修找个帮手,他们打算从孤儿院收养一个男孩,不料阴差阳错,...

  • 青年时代的朋友

    青年时代的朋友

    爱丽丝·门罗

    过去,我常常梦见母亲,尽管梦中的情节每次都有所不同,可它们带给我的却总是同样的惊讶。梦境消失,我想,那是因为梦中的希望过于坦率、梦中的宽恕过于温厚的缘故吧。梦里的我和当时的我年龄相同,梦里的事情正是当时生活中发生着的事情。但我时常发现,...

  • 走下坡路的男人

    走下坡路的男人

    盖伊·范德海格

     我觉得是因为肺有问题,让我打小就爱观察、就爱旁观。查理的肺跟我的一样,妈妈总爱这么跟朋友说,真是有问题。她总要用力敲敲许愿骨,神情严肃地添上一句。我觉得没错。四岁的时候,肺炎差点要了我的命,是家里的经验救了我。那次,整整一个星期天,我...

  •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中文版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中文版

    扬·马特尔

      痛苦令我优伤又沮丧。  学术研究和坚持不懈、全心全意的宗教修行渐渐使我恢复了生气。某些人可能会认为我的宗教行为很古怪,但我一直在坚持。上了一年高中以后,我进了多伦多大学,拿到了双学士学位。我学的专业是宗教学和动物学。我的宗教学毕业论...

  • 时间回旋

    时间回旋

    罗伯特·查尔斯·威尔森

    每个人都下来了。我们所有的人分别降落在某个地方。  我们在巴东一家充满殖民地风味的饭店里,订了一间三楼的客房。在这里,我们可以隐匿一阵子而不被人发现。  一个晚上九百欧元,我们买到了隐秘,买到了阳台上一览无遗的印度洋景观。过去这几天,一...

  • 英国病人

    英国病人

    迈克尔

    她一直在花园里干活,这会儿则站直了身子,眺望远方。她感觉到天气有了变化。又刮起了一阵大风,空气中响起一阵闷雷的声音,那棵高大的丝柏也随之摇曳起来。她转身朝坡上的房子走去,爬过一道矮墙,感觉到雨点已打在自己裸露的臂上。她穿过凉亭,迅速走进...

  • 神经浪游者

    神经浪游者

    威廉·吉布森

    港口上空的天色,如同没有节目时的电视屏幕一般。凯斯从站在闲聊酒吧门边的人群中挤进去时,听到一个人说:这毒品可不像是我要去服用它,倒像是我的身体太需要它了."这是斯普罗尔话,也是个斯普罗尔笑话。闲聊是一间专门为职业流浪者们开设的酒吧。在这儿...

  • 没有悲伤的城市

    没有悲伤的城市

    阿诺什

    祥弟的手触到了自己的肋骨。他试着把肋骨往回推,但是没有用,它们仍然从白背心里凸了出来。也许这是因为他只有十岁,等他再长大点,身上会有更多肉,肋骨就不这么明显了。这么想着,祥弟从孤儿院的台阶上走了下来。祥弟光着脚站在院子里,他从来不穿拖鞋...

  • 化石猎人

    化石猎人

    罗伯特

    他们中的一个即将死去。托雷卡,陆地地质勘探队的队长,纯粹是出于偶然才看到了这场对峙。他正在悬崖上工作,作业面位于悬崖高度的十分之九处,就在书签层的下方。他在寻找化石。和往常一样,托雷卡没能发现什么。他的鹤嘴锄已经在白垩层紧下方的灰色页岩...

  • 美丽的乔

    美丽的乔

    玛格丽特·桑德斯

    北方文艺出版社 出版  美丽的乔 第一部分 凶恶的詹金斯  我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我在缅因州的费尔伯特小镇外围的一个牲口棚里出生,我能记住的第一件事,就是偎依在妈妈的身边,温暖而舒适;我记住的第二件事,就是饿,我有六个兄弟姐妹,妈

  • 逃离

    逃离

    艾丽丝·门罗

      在汽车还没有翻过小山——附近的人都把这稍稍隆起的土堆称为小山——的顶部时,卡拉就已经听到声音了。那是她呀,她想。是贾米森太太——西尔维亚——从希腊度假回来了。她站在马厩房门的后面——只是在更靠内里一些的地方,这样就不至于一下子让人瞥...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