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不知”游月球

    “全不知”游月球

    尼·诺索夫

    全不知从太阳城旅行回来,已经过去了两年半。虽然这对咱们来说并不算长,但对小小的小矮子而言,两年半却是很长的时间。不少小矮子听了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脏包、花脸斯基介绍的好多事,也到太阳城去旅行,回来后决定对本城的建设也搞些改进。从那时起,花城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城里出现了许多新的、又大又非常漂亮的房屋。在风铃草大街上还按照建筑师小竖瓶的设计建起两座旋转式楼房。一座是塔形的五层楼房,装有螺旋形滑梯,楼的周围建有游泳池,顺螺旋形滑梯滑下去可以直接潜入水中。另一座是

  • “全不知”游太阳城

    “全不知”游太阳城

    尼·诺索夫

    在一个童话国里,住着许多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也就是小不丁点儿的男孩儿和女孩儿,或者叫做小人儿。全不知就是这样一个小人儿。他住在百花城,铃铛花街。和他住在一起的,还有他的朋友小博学、小着急、小慌张、机械师小螺丝和小榫头、音乐家小竖琴、画家小颜色筒、医生小药丸以及许许多多别的朋友。不久以前,全不知和他的朋友们乘气球作过一次旅行,访问了绿城和风筝城。旅行回来以后,小博学和他的朋友们就开始了工作。他们动手修建横跨黄瓜河的大桥,铺设芦苇杆做的水管,修建喷水池——这些事

  • “全不知”游绿城

    “全不知”游绿城

    尼·诺索夫

    在一座童话城市里住着一些小矮子。管他们叫小矮子是因为他们很小。每个小矮子的身量都象小黄瓜那么高。他们的城市非常漂亮。栋栋房子的四周都长着鲜花,雏菊、母菊、蒲公英。那里连街道都是取的花名:风铃草大街、母菊林荫路、矢车菊街心花园。而这座城市本身就叫作花城。它位于一条小河的河岸上。小矮子把这条小河叫作黄瓜河,因为河两岸长着许多黄瓜。

  • 育人三部曲

    育人三部曲

    霍姆林斯基

    本书由苏霍姆林斯基的三部名著构成:一是《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它涉及的是小学儿童阶段的乐学生活;二是《公民的诞生》——它涉及的是中学少年阶段的和谐发展;三是《给儿子的信》——它涉及的是大学青年阶段的成才修养。本书是苏霍姆林斯基教育遗产的精华,其中提出和阐发的对儿童施行教学和教育的方式和方法,已成为日常实践。希望本书能帮助教师和家长

  • 碧空铁血

    碧空铁血

    A·N·波克雷什金

  • 坦克突击

    坦克突击

    阿·伊·拉吉耶夫斯基

  • 第四十一

    第四十一

    拉夫列尼约夫

  • 牧童与牧女

    牧童与牧女

    阿斯塔菲耶夫

  • 沧落的人们

    沧落的人们

    高尔基

    一 这是一条通往城里的街,两边是破旧的小平房,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墙壁倾斜,窗框歪 歪斜斜。这些住着人的房屋年久失修,房顶千疮百孔,用树皮做补钉,上面长满了层层绿 苔。顶上,到处竖起一根根高杆,上面垒着鸟巢。城郊贫民窟那些可怜的植物,绿叶上积满 灰尘的接骨木树和节节疤疤的白柳树,掩映着那些高杆。 小屋的窗玻璃由于日久天长而变成暗绿色,用卑怯的骗子似的眼光互相看着。街道中央 那条车道通向山坡,蜿蜓曲折,路上凹的坑被雨水冲得很深。四处推放着成堆的碎石和各种 垃圾,上面杂草丛生,这都

  • 奥尔洛夫夫妇

    奥尔洛夫夫妇

    高尔基

    戈仁权 雪影译 几乎每个星期六晚祷前,都有一个女人骇人的叫声,从别图尼科夫肮脏的旧屋的地下室 的两扇窗子里,传到狭窄的院子里。院子里有许多用木头砌的年久失修的东倒西歪的杂屋, 而且还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破烂玩艺儿。 “站祝站住,酒鬼,魔王。”女人用低沉的女低音嚷着。 “放开。”男人用男高音回答她。 “我不放你,恶魔。” “胡说。你会放的。” “杀了我也不会放。” “你?胡——说,异教徒。” “我的爷。他要杀了我,我的——的爷。

  • 孽卵

    孽卵

    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

               第一章佩尔西科夫教授之生平   一九二八年四月十六日,晚间,第四国立大学动物学教授、莫斯科动物研究所所长佩尔西科夫,来到位于赫尔岑大街的动物研究所,走进他自己的办公室。教授开亮那带有磨砂玻璃罩的球形吊灯,朝四周扫了一遍。   --------   ①原作中“生平”一词系拉丁文。   应当认定,那场骇人听闻的灾祸正发端于这个撞上了厄运的夜晚,同样,也该认定,那场灾祸的直接肇事人就是这位弗拉基米尔。伊帕季耶维奇。佩尔西科夫教授。   他已整整五十八岁了。脑袋

  • 在人间

    在人间

    高尔基

      我来到人间,在城里大街上一家"时式鞋店"里当学徒。  我的老板是个矮胖子,他的栗色脸是粗糙的,牙齿是青绿色的,湿漉漉的眼睛长满眼屎。我觉得他是个瞎子,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就做起鬼脸来。  "不要出怪相,"他低声严厉地说。  这对浑浊的眼睛...

  • 鼓手的秘密信号

    鼓手的秘密信号

    阿列克辛

    木赫塔尔到养狗场完全是偶然的。1950年夏天的一个深夜,有人从芬兰火车站给市警察局值班员挂电话。眼看天已放亮,值班员相当累了,他一夜不得安宁,所以没能很快意识到,电话里面说的是什么事情。我不明白,他恼火地说,为什么把车厢摘开?什么狗,谁的?...

  • 飓风

    飓风

    谢苗·茨维贡

    第一章 侦察员受命出发   马特维·叶戈罗维奇象特务支队里每个人一样,焦急地等待着突围的命令,盼望着冲出重围,跟红军部队汇合。可是,队长姆伦斯基·伊万·彼得罗维奇少校出乎意外的谈话,改变了他随队出击的打算。  从少校那里接受了护送来自大

  • 日日夜夜

    日日夜夜

    第一章   一个瘦弱的女人倚坐在木屋的土墙边,用疲惫的、有气无力的声调讲述着斯大林格勒被焚毁的情景。  空气干燥,遍地灰尘。微风在脚下卷起一股股黄色尘土。女人的双脚被烧坏了,赤着脚。她一边讲述,一边往红红的脚掌跟前撩拨热灰,仿佛这样能够

  • 黄屋顶

    黄屋顶

    亚·博罗德尼亚

    楔子   1  众所周知,海关检查是颇费心计的工作,它既需要经验,又离不开机警、敏锐。而在所罗门2号国际机场上的海关检查,其复杂性更是能与电脑上的字谜游戏相比。这是由于从国外飞到这儿来小住个把月的乘客都知道,在返回时完全可以转到另一个国家

  • 童年

    童年

    马克西姆·高尔基

    昏暗昨小的房子里,我的父亲摊手摊脚瑗际躺在地板上。  他穿着一身白衣裳,光着脚,手指无力地打着弯儿。  他快乐的眼睛紧紧地闭住了,成了两个黑洞;龇着牙咧着嘴,她像在吓唬我。  母亲跪在他旁边,用那把我常常用来锯西瓜皮的小梳子,为父亲梳理...

  •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

    主人公保尔·柯察金是乌克兰某镇一个贫苦工人家的小儿子,父亲死得早,母亲则在富人家当厨娘,哥哥阿尔·焦姆是个铁路工人,受尽了资本主义制度剥削和压迫人民的痛苦。在被迫退学后,他当过车站食堂的小伙夫,做过发电厂的工人,之后认识了冬妮娅——一个...

  • 静静的顿河

    静静的顿河

    肖洛霍夫

    内容简介  散布在顿河沿岸的鞑靼部落里,有一位名叫葛利高里·麦列霍夫的年轻人,爱上了邻居阿斯塔霍夫的妻子阿克西妮娅,他俩的狂恋很快地传遍整个部落。其父为了遏止这种行为,便替他娶了一位富农之女娜塔莉亚为妻,而贤淑的娜塔莉亚,也受到全家人的喜...

  • 母亲

    母亲

    马克西姆·高尔基

    内容简介  小说一开始描绘了阴森森的工厂画面,展现了帝俄时代工人阶级惨遭剥削的生活环境和老钳工米哈伊尔·符拉索夫悲惨的一生。年轻的巴维尔本来也可能走上父亲的老路,但他生活在工人运动蓬勃发展的时代。在革命知识分子的帮助下,他迅速找到了献身...

1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