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缓慢

    缓慢

    米兰·昆德拉

    米兰·昆德拉(1929~ )捷克小说家,生于捷克布尔诺市。父亲为钢琴家、音乐艺术学院的教授。生长于一个小国在他看来实在是一种优势,因为身处小国,要么做一个可怜的、眼光狭窄的人,要么成为一个广闻博识的世界性的人。童年时代,他便学过作曲,受过良好

  • 无知

    无知

    米兰昆德拉

      人们不断地批评那些歪曲、重写、伪造自己的过去,或是扩大某一事件的重要性而不提另一事件的人;这样的批评是公正的,但如果在此之前不做一项更基本的 批评,也就是对人的记忆本身的评批,它们就不具备重要性,因为人的记忆,可怜的记忆,真的能做些...

  • 帷幕

    帷幕

    米兰·昆德拉

    那么谁有可能杀死诺顿?  只有赫克尔.波洛。  一旦你疑心到这一层,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各正其位了—我说过的一切,我做过的一切,我的令人费解的缄默,我的埃及医生和伦敦的医生可以证明我没有失去行走的能力。乔治斯可以证明我戴的是假发。但有一个...

  • 玩笑

    玩笑

    米兰·昆德拉

      内容介绍:  青年知识分子路德维克因为与女友开了个玩笑,被朋友泽马内克陷害,送入苦役营。归来后他为了报复泽马内克设计勾引其妻海伦娜。计划成功后,他才发现:泽马内克早想抛弃妻子,他的报复成了一个毫无作用的玩笑。昆德拉说:受到乌托邦声音...

  •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

    米兰·昆德拉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怀上诗人的?  当他的母亲思考着这一向题时,似乎只有三种可能性值得认真考虑:不是某个晚上在公园的长凳上,就是某个下午在诗人父亲一个同事的房间里,或是某个清晨在布拉格附近一个充满浪漫情调的乡间。  诗人的父亲...

  • 书信文集

    书信文集

    卡夫卡

    1910年   那种真正的绝望立刻而且总是超越了自己的目标。  我相信我能理解这种无能之感,但却不明白它的根源。  我也宁愿在朋友的圈子里打架,也不在外面自己去打架,可是这个朋友圈子究竟在什么地方呢?是呀,有一段时间我看见这个圈子是在地球上

  • 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

    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

    博胡米尔

      请注意,我现在要跟你们讲些什么。  我一来到金色布拉格旅馆,我们老板便揪着我的左耳朵说:你是当学徒的,记住!你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重复一遍!于是我说,在这里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老板又揪着我的右耳朵说:可你还要记住,...

  • 身份

    身份

    米兰·昆德拉

    第一节  1   诺曼底海滩边小镇上的一个旅馆,这是他们在旅游指南上找到的。星期五晚上,尚塔尔来到这家旅馆,准备单独在这儿佐一个晚上。星期六的中午,让。马克就会过来陪她。尚塔尔把她的皮制小旅行包留在房间里,就出去散步了。从那些并不熟悉的街

  • 好兵帅克

    好兵帅克

    雅洛斯拉夫·哈谢克

      帅克从外表看上去胖乎乎的,更有点傻里傻气,实际上他性格耿直、忠厚、心地善良、喜欢直话直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帅克自告奋勇去从军,但又被认为是装疯卖傻。由于偶然的机会,他成为了奥匈帝国军队神甫的传令员,不久又被神甫赌博输给了卢卡什...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米兰·昆德拉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