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诉讼笔录

    诉讼笔录

    勒·克莱齐奥

    当我下决心住到这儿来时,我带上了所有的必需品,像是去垂钓,到了夜里又摸回家,把我的摩托车推进海里。就这样,我让大家都以为我死了,我再也用不着让人相信我是个活人,而且为了让自己活着,还得做许许多多事情。   滑稽的是,一开始大家就没有注意什么;我幸亏没有多少朋友,也不认识姑娘,因为往往是这些人先来跟您啰唆,让您别再犯傻,还是回到城里去,像以前一样另起炉灶,当作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也就是说,仍旧是老样子,咖啡、电影、铁道,等等。   我时不时到城里买些吃的,因为我吃得多,也吃得勤。谁也不询问我什么,

  • 猎梦人

    猎梦人

    塞尔日·布鲁梭罗

    那辆狭长的、光可鉴人的黑色轿车停靠在人行道旁,仿佛一只湿漉漉的巨型橡胶水蛭,紧贴在大楼脚下,吮吸着外墙的血,慢悠悠地将灌注在楼房那粉色大理石中的营养流质喝个精光……这栋房子会因此而枯萎衰败吗?大卫稍稍动弹了一下,想检查金属车门有没有变软。但在最后一刻,他停住了。切不可根据瞬间的印象便陡生幻觉,这是基本规则。如果不顾规则,幻象很快就会根深蒂固,并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繁殖,好比热带地区的植物,刚被砍断又会重新长出,惨遭砍伐的茎梗断口处汁液仍在流淌,然而一眨眼间便可再获新生…… 这是一辆狭长的、光可鉴人的

  • 十五岁的船长

    十五岁的船长

    儒勒·凡尔纳

    【第一章】"浪子"号 这是1873年2月2日,帆船"浪子"号正航行在南纬43°57′,西经165°19′.这是一艘载重400吨的捕鲸船,船上各式各样的设备都是从旧金山装备起来的.它的船主是惠尔顿,是加利福尼亚州一位富有的船队队长,胡尔做这船的船长已经好几年了. 每到捕鲸季节,惠尔顿就会命令船队北上南下,向北穿过白令海峡直到北冰洋,向南则过合恩角直到南极洲."浪子"号是惠尔顿的船队中最小的一条捕鲸船,但它设备先进,操作简便,只用几个船员就敢到南半球的冰山中去冒险.富有经验的胡尔船长很善于在这些冰山中间为

  • 快走!慢回

    快走!慢回

    弗雷德·瓦尔加

      法国是个文学大国,却不是一个侦探小说大国,虽然它有著名的黑河系列、圣安东尼奥系列、SAS系列等等,各方也对这类拥有大量读者、能提高出版业产值的通俗读物极为重视和支持,但与英美相比,法国的侦探小说仍显落后,150多年前,它是在英美侦探小说的影响和基础上发展起来的,150多年后,法国还是找不到能与爱伦·坡、阿加莎·克里斯蒂娜抗衡的国际级侦探小说大家,以至于法国人在许多场合都毫不见外地把比利时法语作家西默农当成是自己的作家,“法国侦探小说大师西默农”这种说法实在是事出有因。   然而,一个年轻的女考古学家

  • 昂梯菲尔奇遇记

    昂梯菲尔奇遇记

    儒勒·凡尔纳

      第一章   一位无名船长为搜寻一座无名小岛,正驾着无标名的航船,行驶在不知晓的海洋上。   1831年9月9日,清晨6时许,船长离舱登上了尾船楼板。   东方欲晓,准确地说,圆盘般的太阳正缓缓地探头欲出,但尚未冲出地平线。长长地发散铺开的光束爱抚地拍打着海面,在晨风的吹拂下,大海上荡起了轮轮涟漪。   经过一个宁静的夜,迎来的白天将会是一个大好的艳阳天,这是末伏后的九月难得的天气。   船长用右眼校准隙望远镜,转身向四周盼望,水天苍茫浑然一色。   他放下望远镜,走到一个长满胡须的操舵手身

  • 驴皮记

    驴皮记

    巴尔扎克

      ①萨瓦里(1797—1841),法国天文学家、数学家、科学院院士,巴尔扎克的朋友。   ②英国作家斯特恩(1713—1768)在他的长篇小说《项狄传》中,有个人物为表达自己对人生的见解,曾用木棍在沙土上划了一条垂直的曲线。巴尔扎克在本书的开头,也划了一条线,(不过是一条更加曲折的横线)作为一种独特的、图形的题辞。   灵符   约在一八二九年的十月底①,有个青年人走进王宫市场②,当时各赌馆按照法律规定均已开放,法律保护赌博这种嗜好,主要是因为它可以征税。这青年人略为迟疑一下,便从三十

  • 草原帝国

    草原帝国

    勒内·格鲁塞

    前言 阿提拉与匈人,成吉思汗与蒙古人,帖木儿与金帐汗国,这些近乎传奇中的名字,对于不是专门从事历史研究的知识分子来说也不陌生。当然,你也许还看过有关匈牙利人、保加尔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的书籍。如果你对古代史感兴趣,你或许还具有辛梅里安人、斯基泰人甚至萨尔马特人的知识。你或许还听说过阿瓦尔人和哈扎尔人。但是,你未必了解在南俄罗斯草原上可以碰到的、属保加尔人的各部,即乌基尔人、库特利格尔人和乌特格尔人,你未必了解佩切涅格人和库蛮人,以及与塞尔柱克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有关系的乌泽人。 上述这些民

  • 魔沼

    魔沼

    乔治·桑

    译序   乔治·桑(1804-1876)是法国著名女小说家,一生著作卷帙浩繁。她的父亲是拿破仑时期的军官,她四岁丧父后,由祖母扶养,在农村长大。十三岁进修道院,十八岁嫁给杜德望男爵。但男爵生活浪荡,而乔治·桑却又具有独立不羁的性格,因此,1831年她带着一子一女,毅然来到巴黎独自谋生,随即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安蒂亚娜》是她第一部单独署名的小说,揭开了她的"妇女问题"小说的创作序幕,一举成名。"妇女问题"小说描写妇女争取爱情婚姻自由,求得自身解放的主题。乔治·桑从自己的身世出发,谋求妇女解放的出路。她才思

  • 欧叶妮·格朗台

    欧叶妮·格朗台

    巴尔扎克

    译序   根据巴尔扎克自己在小说末尾注明的日期,《欧叶妮·格朗台》完成于一八三三年九月。但是巴尔扎克在一八三三年十一月二十日给韩斯卡夫人的信中诉苦说:他的《欧叶妮·格朗台》还差一百页没有写完。我们能否作这样的推测:九月完成的是小说的初稿,到十一月巴尔扎克还在修改或重写。巴尔扎克是惯于在印刷厂的校样上修改原稿或重写的,有时竟多达十五、六次。他把一篇作品历次修改的校样订在一起,作为厚礼送给知心朋友保存;他说:"这是我繁重劳动和忍性求精的证据。"《欧叶妮·格朗台》想必也经历了同样的周折。不过可以肯定:小说

  • 淑女的眼泪

    淑女的眼泪

    萨德

    毫无原则 1-1 洛桑热伯爵夫人是个高级妓女,她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和许多放荡的行为挣得了大量的财产。她拥有的众多头衔尽管令人眼花缭乱,但都只存在于基西接岛的档案之中,这些头衔由她与生俱来的放荡不羁所铸就,被轻信的人们加以传播而流传至今。她头发油黑,身段婀娜,眼角眉梢含有一种独特的春情。正是这种蔚为时尚的怀疑一切的春情增添了几分情欲,促使男人们更积极追求像她这样的女人。她处世有些凶狠,毫无原则,认为任何事情对她而言都没有坏处,不过,她的良心还没有败坏到麻木不仁的地步。骄傲而淫荡,这就是洛桑热夫人。

  • 三十口棺材岛

    三十口棺材岛

    莫里斯·勒布朗

    序曲   战争造成那么大的动乱,以致今天很少有人会记得几年前发生的轰动一时的戴日蒙事件。   那么让我们来回忆一下事件的始末吧:   一九○二年六月,对布列塔尼巨石建筑研究获得赞誉的安托万·戴日蒙先生带着他的女儿韦萝妮克在森林里散步,遭到四个人的突然袭击,他被人用木棍当头一棒击倒。   一阵短暂的搏斗之后,尽管他拼命抵抗,但是漂亮的韦萝妮克——她的朋友们这么称呼她——还是被拽走,塞进一辆汽车里,这场快速袭击的目击者看到汽车朝圣克卢方向开去。   这是一次劫持事件。第

  • 七大谜案

    七大谜案

    莫里斯·勒布朗

    阳光暗号之谜   “罗宾,讲一个你最精彩的冒险故事来听听吧!”卢布朗,一位年轻的推理小说作家,对罗宾说。   “喔!差不多全说了,假若没有新的案情发生的话,话题就只能到这里了。”   罗宾嘴里叼着雪茄,坐在铺着厚垫的椅子上左顾右盼,心不在焉地说着。   这是卢布朗的房间,巴黎某公寓的二楼。他就是《亚森·罗宾全集》的撰稿人——莫里斯·卢布朗。   怪盗亚森·罗宾和卢布朗,是在卢布朗被卷人一件叫“红心7”的奇怪案子时认识的。   那件案子收录在《亚森·罗宾全集》的

  • 欧奈维尔城堡的秘密

    欧奈维尔城堡的秘密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拉乌尔·达皮尼亚克在驶上长长的斜坡最高顶之后,一下子就辨认出了欧奈维尔城堡的暗黑色的屋顶,他紧握方向盘的双手随即也放松了下来。在他的眼前,原野静悄悄地伸展开来。在右侧,他不时地看到时隐时现的塞纳河。在左侧,则是使他那四十匹马力的发动机产生很大回音的黑色峭壁。从巴黎出来只用了四个小时,尽管路上还爆过一次轮胎!拉乌尔换了挡,在欧奈维尔的拐弯处,把轮胎弄得吱嘎作响。有一阵子,小镇上沉睡的街道发出了抱怨和咒骂声。汽车驶上了一条横街,然后又在由于早来的夏天而变得满是车辙印的路上颠簸了一阵

  • 拉美西斯五部曲之一:光明之子

    拉美西斯五部曲之一:光明之子

    克里斯提昂·贾克

      自 序   “拉美西斯,最伟大的胜利者,真理的守护神太阳之王。”因破译古埃及文字而敲开古埃及文明大门的商博良(J.F.Champollion,1790~1832),就是以这几句话来描述他真心崇拜的法老——拉美西斯的。   拉美西斯之名果然穿越世纪并战胜岁月:他得天独厚,是西方文明之源,埃及法老王时期全能伟大的化身,从公元前1279年至前l212年,六十七年的统治,拉美西斯“光明之子”缔造了埃及的盛世,也展现了其个人的英明睿智。   在埃及土地上,旅行者随处可见拉美西斯的踪迹:他将自己的印记留

  • 钟敲八下

    钟敲八下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在塔顶上   霍赖丝·丹尼尔轻巧地把窗户推开一条缝,低声地说道:   “你在这儿吗,罗西尼?”   “我在这儿,”从这幢房子前边的灌木丛里传来了回答的声音。   丹尼尔把身体探出窗外,只见一个肥胖臃肿的大汉正翘首凝视着她。这人生就一副红脸膛,从面颊到下巴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虽然那胡子看上去令人生厌,倒也梳理整齐。   “怎么样了?”他问道。   “咳,昨天晚上,我和叔叔婶子大吵了一顿。我的律师起草的文件送交给他们,他们完全拒绝在上面签字,就是说完全拒绝

  • 亚森·罗平的誓言

    亚森·罗平的誓言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双重罪行   像每天早晨一样,十点钟,罗贝尔·穆莱,一位颇有名气的经纪人,仔细地用钥匙锁好他在斯蓬蒂尼大街上的豪华住宅群里占用的一套公寓的房门。像每天早晨一样,他接了电梯的按钮。没有反应。电梯被卡在了某个地方。肯定是哪个健忘的人忘记关栅栏门了。   下三层楼,这并没有什么难的。尽管如此,他还是要坚持原则,一定要提醒看门人忠于自己的职守:电梯应该总是保持运行状态。穆莱要向房东报告这种玩忽职守的行为。他走下楼来,不停地低声抱怨着。到了一楼,他在大厅里发现了故障。他耸了耸肩,就在他

  • 妖女寻仇

    妖女寻仇

    莫里斯·勒布朗

    发生在别墅村的怪事   春季又一次来到了巴黎,阳光日益温和信人,碧蓝如洗的天幕闪耀着。历时长久的沉郁的冬季终于过去了。   巴黎市区笼罩着银闪闪的光芒,街边的树木萌发了嫩绿的新芽,仿佛翠玉珠宝一般闪烁着。   街道上,一个肩膀宽阔、身材颀长、衣着时髦光鲜,年约四十七、八岁的绅士,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他正是亚森·罗宾。   罗宾看上去神采飞扬、红光满面,双目炯炯发光,身手灵敏、背脊挺拔。从后面看,谁也不敢相信他是一个年近50岁的中年男子,而像一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 亚森·罗平的裁决

    亚森·罗平的裁决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一张五十法郎的纸币   “可是,我不是跟您说过不会有人吗。”贝尔纳丹说。   亚森·罗平站在房间的活动穿衣镜前,以法兰西喜剧院的分红老演员的技法,淡淡地化着妆。他为了选胡须而长时间地犹豫不决。而此时的贝尔纳丹,跨坐在一张椅子上,多少有点不耐烦地注视着他。   “约瑟夫,他们的仆人,向我保证的这一点。”他继续说着,“每个星期二,她都去她的小孩那里过夜。”   罗平做了一个鬼脸,为了验证一下他最终选中的红棕色的短须是否已经在嘴唇上粘牢了。   “在什么地方?”他

  • 亚森·罗平的巨大财富

    亚森·罗平的巨大财富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波尔·希奈尔   吉姆·马克·阿莱米,美国最大的犯罪学报纸《警探报》的创始人和总经理,在下午将要下班时,刚刚走进编辑部大厅。他被几位同事围绕着,在向他们谈着自己的意见——当然这意见还不是很成熟,是有关前一天对三个小孩子犯下的可恶的罪行,以及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激起的公众的舆论的,他马上把它命名为“三胞兄弟的被残杀”。   就在对所有的儿童犯罪,尤其是前一天的重罪做完评论的几分钟后,吉姆·马克·阿莱米转身对混在编辑中认真听他说话的他的秘书帕特里希哑·约翰斯顿说道:   “帕特

  • 亚森·罗平的第二面孔

    亚森·罗平的第二面孔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在刑事法庭上   在法国和在海外,人们没有忘记由空心岩柱事件引起的骚动。法兰西国王的宝库……岩柱已经由亚森·罗平改造成了城堡!……尽管上面颁布了保持缄默的命令,还是很难阻止一部分实情走漏出去。几个星期以来,弗莱福塞堡已经成为人们朝圣的地方,部队很难把好奇的人们控制在一定距离之外,所以最荒谬的传闻还是四处流散着。人们还没到私下咕哝国家博物馆的一部分最著名的油画是假的,原画被搜罗到了这里,在岩柱的大墙后面的地步。照片上又显示出罗平在最高的大厅墙壁上用红粉笔框出的文字说明:亚森·罗平把空

123456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