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答案只有风知道

    答案只有风知道

    西默尔

    序幕      1   小伙子将一根长缆绳的尾端甩过他的头顶,老翁灵巧地接住、拽牢。那是一艘装着后置式发动机的小船。小伙子用它把昂热拉和我从游艇上接过来。它在轻柔的波浪中晃晃悠悠,滑向台阶。台阶修在安提伯斯海岬西南端,凿岩而成。老翁站在一级淹没在水里的台阶上。这里的海是深蓝色的,清碧见底,看得见所有的岩石和深处的每一种植物。我看到一群群的小鱼。这些鱼不比缝衣针大,数百根缝衣针。   老翁已经把小船拉近台阶了。他穿着一条米色麻布裤子和一件退色很厉害的米色衬衫,尖瘦的头上戴着一顶宽边平顶帽,裤管和赤裸

  • 堕落

    堕落

    托马斯·曼

      我们四人又聚在一起了。   这一回,是矮个儿迈森柏尔格做东道主。我们在他的工作室里晚餐,吃得很痛快。   这是一间布置得别出心裁的工作室;富有怪僻的艺术趣味。这里既有埃特鲁利和日本花瓶①,西班牙的扇子和短剑,中国屏风和意大利曼陀林,又有非洲的贝壳号角,古老的小雕像,五光十色的洛可可小摆设,蜡制的圣母像,铜版画,以及出自迈森柏尔格本人手笔的一些作品。这些东西在工作室内排列得十分显眼,而且井井有条,有的在桌上和墨架上,有的在托架上和墙壁上。墙上和地板上一样,都覆有一层厚厚的东方绒毯和褪色的刺绣丝织

  • 我与拿破仑

    我与拿破仑

    安娜玛莉·沙林格

    第一部 马赛绸缎商之女 --------------------------------------------------------------------------------   (一六九四年三月)   在我意识中,一个具有丰满体态及动人线条的女子,往往能使男人替她服务,甚至能支配他们作任何事情来博取她的欢心。所以,我作了一个决定,即明天更换衣服时用四块手帕将胸前塞满。这样我可以给人们一种成熟感。事实上,我已开始长成。可惜许多人没有注意到这点,也就是为此而使我感到伤心。为什么

  • 巴尔内特私家侦探事务所

    巴尔内特私家侦探事务所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水往下冲   圣日耳曼关厢阿塞尔曼男爵夫人豪华公馆楼下院子的门铃响了。女仆带着一个信封很快回来了。   “夫人约定四点钟召见的那位先生来了。”   阿塞尔曼男爵夫人拆开信封,看见一张名片上印着这样的字句:   巴尔内特私家侦探事务所,免费提供情况。   “请把这位先生领到我的小客厅。”   瓦莱丽——美丽的瓦莱丽,三十多年来,大家都这样称呼她,可惜!——是个矮胖成熟的妇人,穿着华丽,精心化妆,保持着自命不凡的神态。她脸上满是傲气,有时显得冷酷,时常流露

  • 双面笑佳人

    双面笑佳人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序幕:奇怪的伤口   整出惨剧,连同序幕和它所包含的突变曲折,可以用几页文字概述出来,而不会遗漏任何凸现真情的细枝末节。   这出惨剧是极其自然地发生的。重大事件即将发生时,命运有时会事先发出威胁恐吓,但在这出惨剧里事先没有显出一星半点的迹象。没有一丝气流预示暴风骤雨将临。也没有一丝恐慌。甚至在观看这出小剧的困惑不解的观众当中,也没有一丝不安。这出小剧因为包裹了浓厚的神秘色彩而显得那样悲惨。   事情是这样的:德·儒韦尔夫妇在奥韦涅的沃尔尼城堡招待宾客。那是一座巍峨的建

  • 吸血蝙蝠

    吸血蝙蝠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战争年代   一碧万顷的穹庐下,微风拂动着一望无际的绿盈盈的葡萄园,仿佛美丽的浪花在翻滚跳跃。那令人心驰神往的绿波浪似乎要与湛蓝的天际竞相争艳。四周弥漫着葡萄的甘美香味。在那宁静幽远的法国初秋里,这一切充满着诗一样雅致的意境。   一条柏油路灰亮亮地蛇一样爬过宽广的葡萄园。远远地,在路的另一端,走来了两个小小的黑影,原来是两辆驶来的脚踏车,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小男孩各骑一车。两人肩上都背着背包。   氤氲的水蒸汽不断地从碧绿的葡萄园和灰色的柏油路上冒出来,空气便像银波一样

  • 水晶瓶塞的秘密

    水晶瓶塞的秘密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侠盗遭挫   花园外面的防波堤上系着两只小船,在夜幕下摇荡不已。浓密的夜雾中,湖岸楼宇窗口里的点点灯光隐隐可见,时值初秋9月末,湖对岸昂吉安赌场仍然灯火通明。几颗星星透过云层与灯火对映,微风阵阵掠过,湖水波光涟涟。   亚森·罗平叼着烟卷,从一间小空房子里闪出,朝湖堤那头张望着。   “格罗内尔,勒巴努,……你们来了吗?”   话声刚落,每只小船里便爬出一个人,其中一个声音答道:   “来了,老板。”   “你们都做好准备,我去迎迎吉尔贝和沃什勒的汽车

  • 神秘住宅

    神秘住宅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女演员雷吉娜   一个美妙的想法,在这个自愿把享乐与义演结合起来的慷慨大方的巴黎,格外受欢迎。那个想法就是在巴黎歌剧院的舞台上,两场芭蕾舞演出之间,由二十名美女(女演员或者名门淑女)展示最著名的高级时装师设计的服装。观众投票选出三件最漂亮的连衣裙,这个晚会的收入将分给制作连衣裙的三个时装工场。结果是:一些年轻时装女工有机会到蓝色海岸去旅行两个星期。   一场运动一下子就发动起来了。在四十八小时里,门票订购一空。演出的那个晚上,人们蜂拥而至,衣着漂亮,交头接耳,一片嘈杂,好奇心

  • 森林历险记

    森林历险记

    莫里斯·勒布朗

    一 小皮埃尔   大屋尽头,靠窗户处,有张桌子。桌上摆着把椅子,椅子上放只凳子,凳子上有个男孩。男孩正用镶嵌在铅质戒指上的石子装模作样地划一块高级玻璃。   这样搭成的神奇金字塔有点儿摇晃,随后是大晃起来,小男孩还来不及抓住樱桃色窗帘,凳子一歪,这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建筑物就哗啦啦垮了。   大屋另一端稍远的地方被用作小客厅。一位少妇在那儿听到了这害怕的叫声。   布斯加尔妮埃夫人坐在开司米软垫上,极度消瘦的身体完全隐没在沙发之中。她抬起身。   “怎么啦,皮埃尔?”她问孩子。这时小男

  • 魔鬼钻石

    魔鬼钻石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森林中的古堡   天空中闪烁着群星,正像各式各样的美丽钻石在散发光芒。   正是初夏季节。   一弯新月,如梦如诗一般地悬挂在夜空之中。   这儿是巴黎西北部辽阔的诺曼底地区。空气中隐隐约约显出一丝浅灰,大地显得迷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与葡萄园之间,延伸着一条灰亮的大马路,它是顺着塞纳河,从巴黎去往思佛尔市的国道。   亚森·罗宾飞快地驾驶着他的车子。   突然间,一声巨响让罗宾大吃一惊,他感到汽车的车胎爆了。   “太糟糕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

  • 魔女的复仇

    魔女的复仇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发生在别墅村的怪事   春季又一次来到了巴黎,阳光日益温和信人,碧蓝如洗的天幕闪耀着。历时长久的沉郁的冬季终于过去了。   巴黎市区笼罩着银闪闪的光芒,街边的树木萌发了嫩绿的新芽,仿佛翠玉珠宝一般闪烁着。   街道上,一个肩膀宽阔、身材颀长、衣着时髦光鲜,年约四十七、八岁的绅士,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他正是亚森·罗宾。   罗宾看上去神采飞扬、红光满面,双目炯炯发光,身手灵敏、背脊挺拔。从后面看,谁也不敢相信他是一个年近50岁的中年男子,而像一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 两面人

    两面人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奇岩城的宝藏   读过怪盗亚森·罗宾第五部“怪石堡”的人们,应当还记得那时候亚森·罗宾把他从“怪石堡’”地上秘室中寻找到的珍稀岩画、古玩与雕塑艺术品,全部都捐赠给了法国政府当局。罗宾觉得那些珍稀宝藏,是法国的镇国之宝,所以应当归还给法国人民,应当属于全法国。   至于秘室里别的珍宝、珠链以及戒指等等,大半被罗宾变卖了,而后,他又用假名姓把所得的钱财捐献给了孤儿院、敬老院等社会公益慈善组织,但那些卖不掉的古玩、岩画以及雕塑艺术品,还是保存在“怪古堡”的地下秘室里。   出

  • 两种微笑的女人

    两种微笑的女人

    莫里斯·勒布朗

    奇怪的伤口   惨剧发生在沃尔尼克老城堡的废墟堆中。   事情是这样的:德儒韦勒先生和夫人在奥弗涅他们宽大的沃尔尼克城堡里接待了客人,并和客人们去维希参加了女歌唱家伊丽莎白·奥尔楠举办的一场音乐会。第二天,8月13日,女歌唱家又应邀来到沃尔尼克城堡吃午饭。女歌唱家的前夫是银行家奥尔楠,德儒韦勒夫人早在她离婚前就认识她了。   午饭的气氛很欢乐,城堡主人待客十分亲切,每位客人都感到自己受到了重视。一共八位客人兴趣盎然地在斗智:三对年轻夫妇、一位退休将军,还有让·代尔勒蒙侯爵。这是

  • 空剑峰

    空剑峰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半夜枪声   深夜,蕾梦蒂侧身聆听,又传来两下响声。声音很脆,却又很轻,不像夜里经常听到的一般声音,让人很难断定,它是来自近处还是远处,是从高大的城堡里发出的,还是从墙外花园里传来的。   蕾梦蒂轻轻地下了床,走到窗边,伸手推开微敞的窗户。月夜下的修道院,满目凄凉,杂草和灌木丝上留下了残垣断壁和破损长廊的倒影。枯树枝上萌生的嫩叶,在夜风中轻轻地摇曳。   突然,从卧室楼下,城堡西侧的客厅里,又传来那种响声。   蕾梦蒂虽说很有胆量,难免有点紧张不安。她连忙穿上衣服

  • 金字塔之秘

    金字塔之秘

    莫里斯·勒布朗

    赛马场里的奇异小偷   在观众席里,不断有一片狂热的叫喊声响起,随之便会掀起一场大乱,足有几万人像疯子一样地到处跑、到处闯。   观众特别的多。只见那些人的手和脸,如同大海角的泛着白花的浪头一般汹涌起伏。   这是巴黎市区外面的一个大型赛马场,第五场比赛刚刚完毕时的盛况。这一场比赛爆出了一个大冷门。   被大家看好跑冠军的名马利塞,居然只得了一个季军;而以前从未人另眼相看的克勒拿,却出其不意地获得了头名的好成绩。   “他妈的……”一个人已经因生气而脸色发青。他把未

  • 金三角

    金三角

    莫里斯·勒布朗

    一、柯拉丽妈妈   这不到六点半,天就很黑了,两个士兵来到卡利拉博物馆对面,谢洛街和彼埃尔—夏龙街的交叉路口。   两个当中,一个穿天蓝色步兵军大衣,另一个是塞内加尔人,穿浅灰毛料军服,紧腰上装,肥大的短裤,这是战争期间朱阿夫军团和非洲军团的着装。他们两个一个只有一条左腿,一个只剩一条右臂。   他们绕街心广场转了一圈,停下来。街心广场中央是一丛美丽的矮雪轮花。那个士兵扔过去一支香烟,塞内加尔士兵拾起来,猛地抽了几口,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把它掐灭,放在口袋里。   两人

  • 金粉之谜

    金粉之谜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夜访侦探   晚上看完戏,拉乌尔·达声纳克回到家,在前厅的镜子前停了片刻,不无得意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他穿着做工考究的衣眼,身材匀称、优雅,肩宽背阔,强健结实的胸肌在衣襟下高高隆起。   前厅不大,但布置得体,表明这是一套陈设豪华、起居舒适的居室,只能供一个习惯于优裕生活,又有能力满足自己爱好的高雅男人居住。拉乌尔每天晚上都喜欢陷在宽大的皮椅里,抽一支烟,好好休息一下。他把这种休息称之为睡前开胃酒。每当这时,他的脑子抛开了一切讨厌的想法,一边随意遐想,回忆白天的经过,构思第二

  • 虎牙

    虎牙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达德尼昂①、波尔多斯②和基督山   ①②法国小说《三剑客》中的主人公。——译注   下午四点半,巴黎警察总监德斯马利翁还没有回办公室。他的私人秘书把一叠批注过的信件和报告放在写字台上,按铃叫人。接待员从正门进来了。   秘书对接待员说:   “总监先生今天下午五点召见几位先生。这是名单。你把他们引到单间候见室,不要让他们彼此交谈,然后把他们的名片送给我。”   接待员听完吩咐,走出去了。秘书朝侧门走去,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这时大门又开了,一个人闯进来,靠在一把椅子

  • 蓝眼少女

    蓝眼少女

    莫里斯·勒布朗

      巴黎的巴卢布恩大道上,大道的两侧林木郁郁葱葱,亚森·罗宾此时装扮成一位风流倜傥的年轻绅士,正漫步在绿树荫之中。他现在的身分是勒乌·路·历蒙郅男爵,最近刚从西藏经中东地探险返回巴黎。   巴黎的各大权威报刊和著名杂志听说此消息,都争先恐后地刊载他惊险的旅行日记。法国一权威研究院邀请他讲述西藏的所见所闻,地点是苏罗梵大礼堂,听众是法国名极一时的科学泰斗。在演讲中,罗宾充分展示他如簧之舌,把他的经历讲述得栩栩如生,使得众人身临其境。另外,他又放映了在西藏采拍的实地幻灯片,这使得他在众人心中身分倍增,无

  • 神秘的白牡丹

    神秘的白牡丹

    莫里斯·勒布朗

    第一章 白色牡丹   这一次,罗宾把自己的名字改换为鲍尔·塞尔林,乔装打扮成一位身世显赫的俄国贵族青年。   虽然他说的俄语并不怎么流畅生动,只具备了简简单单的读、写和进行一般情景对话的能力,但是这却一点儿也不能妨碍他在上层社会的活动。   在那个时候,俄国王室贵族和上流社会有身份的人们,都是用法语在家里交流谈笑。尤其是那些在社交界中很有名望的人士,大部分也采用法语作为交流谈话的工具。人们以会讲法语为荣,认为一个会讲法语的人才是才学渊博,且受到良好的教育的人士。因为这个原因化身

1234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