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妮日记

    安妮日记

    安妮·弗兰克

    我有好几天没写了,因为我想先考虑考虑我的日记。像我这样的人写日记是有点怪;不光我以前从没写过,再说在我看来,不光我,换了随便哪个人,谁又会对一个13岁的小女生敞开的心扉感兴趣哩。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我就是想写,更要紧的是,我就是想把埋在心底...

  • 永远将讲不完的故事

    永远将讲不完的故事

    米切尔·恩德

    小说主人公巴斯蒂安·巴尔塔沙·布克斯是一个胖胖的、行动笨拙、经常被嘲笑、被愚弄的、不快乐的男孩。有一天,他从一家书店偷了一本书,书名为《永远讲不完的故事》,书中是一个神奇的王国,幻想王国正在毁灭,天真女皇生命垂危,只有一个人间的小孩为她...

  • 新世界:灵性的觉醒

    新世界:灵性的觉醒

    艾克哈特·托尔

    推荐序 胡因梦艾克哈特丒托尔在《当下的力量》这本书里曾经提到过一段生命经验,他说自己在三十岁之前一直处在持续性的焦虑状态,由潜意识深处升起的对空寂和不存在的渴望,强烈地淹没了想要活下去的求生本能。某日凌晨时分,他在极致的恐惧中惊醒过来,心

  • 茫然无处

    茫然无处

    克丽丝塔 ·沃尔夫

    谁的声音?白色的手节骨。隐隐作痛的手,是我的手。我认可你们,命令你们放开紧紧抓着我的手。这是什么?弯曲成弧形的木头,沙发的靠背。闪光的座垫,有着模糊的颜色,银蓝色。镶木地板。我站在上面。客人们三三两两闲适地散布在房间内,就像板凳,罗列有...

  • 丈量世界

    丈量世界

    丹尼尔·凯曼

      测量世界 第一部分  旅行(1)  1828年9月,这位国内最伟大的数学家多年来首次离开家乡,赴柏林参加德国自然科学家大会。他本人当然不想去,拒绝了好几个月,但亚历山大·封·洪堡态度坚决,最后他一时心软,答应了,可内心里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

  • 战争中的平安夜

    战争中的平安夜

    米夏埃尔·于尔格斯

    有一个故事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说的是 世界大战中的短暂和平。1914年圣诞节,交战国的士兵们放下武器,在前线的无人区共同欢度圣诞节。几个星期来躺在无人区没有被埋葬的死者由敌对的双方在永远安息的祈祷声中共同掩埋。战场成了交换烟丝、烟斗、葡萄干布

  • 朗读者

    朗读者

    朗读者

    第一部第01节  我十五岁的时候得了黄疸病,发病时在秋天,病愈时在春天。越到年底,天气越冷,白天越短,我的身体也就越弱,新年伊始才有所好转。一月的天气很暖和,母亲为我在阳台上搭了一张床。我看得见天空、太阳、云彩,也听得见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耍

  • 玻璃球游戏

    玻璃球游戏

    赫尔曼·黑塞

    世上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可以被任意挪动推移的,许多年的经历皱缩成了短短的瞬间,无数杂沓纷繁的现实景象转眼间化为了一场春梦。也许,以往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经历,也仅仅是梦里的故事吧:他是国王的儿子达萨,他的牧牛生活,他的婚姻,他对纳拉的报复,...

  • 盖特露德

    盖特露德

    赫尔曼·黑塞

    倘若从外表来看我的生活,我似乎并不特别幸福。然而我尽管犯过许多错误,却也谈不上特别不幸。说到底,追究何谓幸福,何谓不幸,实在是愚蠢透顶,因为我常常感到,我对自己生活中不幸日子的眷恋远远超过了那些快活的日子。也许一个人命中注定必须自觉地接...

  • 歌德短篇小说选

    歌德短篇小说选

    歌德

    01一对邻人儿女的奇缘  两个均出身于名门望族的小邻居,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年龄相当,门当户对,将来有一天完全可以结为百年之好。人们怀着这种温馨的愿望让他们二人一起玩耍,一起成长,双方父母极想促成这一对儿女的亲事,期盼着他们长大成人后能够

  • 死于威尼斯

    死于威尼斯

    托马斯·曼

    二十世纪某年的一个春日午后,古斯塔夫?阿申巴赫??在他五十岁生日以后,他在正式场合就以冯?阿申巴赫闻名??从慕尼黑摄政王街的邸宅里独个儿出来漫步。当时,欧洲大陆形势险恶,好儿个月来阴云密布。整整一个上午,作家繁重的、绞脑汁的工作累得精疲力竭,

  • 呼吸秋千

    呼吸秋千

    赫塔·米勒

    我所有的东西都带在身边。换句话说:属于我的一切都与我如影随行。当时我把所有的家当都带上了。说是我的,其实它们原先并不属于我。它们要么是改装过的,要么是别人的。猪皮行李箱是以前装留声机用的。薄大衣是父亲的。领口镶着丝绒滚边的洋气大衣是祖父

  • 西线无战事

    西线无战事

    埃里希·玛丽亚·雷马克

    我们是在十四天前被调防到前线的。好在这里没什么战争,所以军需官备足了全连一百五十人的生活资料等我们回去后用。可天有难测风云,偏偏就在最后一天,我们遭受到了英国人的突然袭击。最后活着回来的只剩下八十多人了,——损失相当惨重。昨天夜里我们终

  • 香水

    香水

    帕·聚斯金德

    人的不幸来源于他不肯安分守己地呆在自己应呆的房间里。帕斯卡尔这么说。帕斯卡尔是个伟人,是思想界的弗朗吉帕尼,他原本是个工匠,但是现在这样一个人已经无人过问了。现在他们阅读胡格诺派教徒或英国人的煽动性书籍。或者他们撰写论文或所谓的科学巨著...

  • 老母塔之夜

    老母塔之夜

    卡尔·麦

    第01章 揭露  下午,当我和我的随从们听到一个情况后,便决定在将要参加的审判会上采取强硬的态度。  我们动身去法庭的时候,天色已晚,只见路上人很多。这些人在院子里找不到座位,只好站着,以便能看见我们走过来。我们刚刚走进院子,大门就关了起

  • 彷徨少年时

    彷徨少年时

    赫曼

      我的故事开始时,我已十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那时,世界朝我扑面而来,痛楚和惬意的战栗叩击着我的内心,隐秘的小巷,明净的房屋和钟塔,钟声,面孔,舒适暖和的房间,神秘诡异的房间。那里有温馨的亲密,有...

  • 少年维特之烦恼

    少年维特之烦恼

    歌德

      一七七一年五月四日  我终于走了,心里好高兴!我的挚友,人的心好生奇怪!离开了你,离开了我如此深爱、简直难以分离的你,我居然会感到高兴!我知道,你会原谅我的。命运偏偏安排我卷入一些感情纠葛之中,不正是为了使我这颗心惶惶终日吗?可怜的...

  • 恋爱中的男人

    恋爱中的男人

    马丁·瓦尔泽

      第一部分  一  他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看见他。她进入他视野的时候,他已成为她注视的对象。这一幕发生在一八二三年七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在马林巴德马林巴德意为"玛利亚温泉"或者"圣母温泉",现位于捷克境内,现名玛利亚温泉市。的十字架水井旁边。

  • 茵梦湖

    茵梦湖

    施笃姆

    老人在一个深秋的下午,一位穿着讲究的老人沿着街道慢慢走来。他好象是散步后回家的样子,因为在他那双老式的扣鞋上沾满了尘土。他的腋下夹着一根长长的金头手杖;他那对黑色的眼睛平静地环顾着四周,有时又向着那座躺卧在他面前的、沐浴在黄昏气息中的城...

  • 威尼斯之死

    威尼斯之死

    托马斯·曼

    二十世纪某年的一个春日午后,古斯塔夫阿申巴赫----在他五十岁生日以后,他在正式场合就以冯阿申巴赫闻名----从慕尼黑摄政王街的邸宅里独个儿出来漫步。当时,欧洲大陆形势险恶,好儿个月来阴云密布。整整一个上午,作家繁重的、绞脑汁的工作累

<< 1234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