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误读

    误读

    安伯托·艾柯

    在一个颠倒了的《洛丽塔》版本中,安伯托·安伯托苦苦追求着一位有着“缕缕白得撩人惰欲的头发”的老奶奶:乃莉塔。在数学年第121年的一个考古会议记录中,地球北极的约瑟夫王子土地大学的阿努克·奥马教授宣读了一项关于大爆炸发生之前意大利诗歌的发展程度的最新考古发现。我们还被获准阅读出版商的内部审读报告,编辑否定了《圣经》、《神曲》、《实践理性批判》等书稿的出版价值,,因为显然,它们或者不能解决版权问题,或者不能适应市场需要。从一个密访天堂被电击而死的记者的笔记本

  • 那不勒斯四部曲NO.4:失踪的孩子

    那不勒斯四部曲NO.4:失踪的孩子

    埃莱娜·费兰特

    费尔南多·赛鲁罗:鞋匠,莉拉的父亲。 农齐亚·赛鲁罗:莉拉的母亲。 拉法埃拉·赛鲁罗:所有人都叫她莉娜,只有埃莱娜叫她莉拉。她生于1944年8月,年纪轻轻就嫁给了斯特凡诺·卡拉奇,在伊斯基亚岛度假时,她爱上了尼诺·萨拉托雷,并为之离开了丈夫。她和尼诺的同居生活失败,儿子詹纳罗出生之后,她发现艾达·卡普乔怀

  • 那不勒斯四部曲NO.3:离开的,留下的

    那不勒斯四部曲NO.3:离开的,留下的

    埃莱娜·费兰特

    费尔南多·赛鲁罗:鞋匠,莉拉的父亲。莉拉小学毕业之后,她父亲没有继续供她读书。 农齐亚·赛鲁罗:莉拉的母亲,她支持女儿,但没有足够的权威对抗自己的丈夫。 拉法埃拉·赛鲁罗:所有人都叫她莉娜,只有埃莱娜叫她“莉拉”。她出生于1944年8月,小学时期,她就表现得非常聪明、才华横溢,十岁时写了一个名为《蓝色仙女》的故事。小学毕业后,她开始学做鞋子。她很年轻就嫁给了肉食店老板斯特凡诺·卡拉奇,先是

  • 那不勒斯四部曲NO.2:新名字的故事

    那不勒斯四部曲NO.2:新名字的故事

    埃莱娜·费兰特

    费尔南多·赛鲁罗:鞋匠,莉拉的父亲。莉拉 小学毕业之后,没有继续供她读书。 农齐亚·赛鲁罗:莉拉的母亲,她支持女儿, 但是没有足够的权威对抗自己的丈夫。 拉法埃拉·赛鲁罗:所有人都叫她莉娜,只有 埃莱娜叫她莉拉。她出生于1944年8月,小学

  • 那不勒斯四部曲NO.1:我的天才女友

    那不勒斯四部曲NO.1:我的天才女友

    埃莱娜·费兰特

    引子 |抹去所有痕迹|-1-今天早上里诺来电话了。我以为他又要向我要钱,我准备好了拒绝他,但他打电话却是另外一个原因:他母亲失踪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两周前。” “那你现在才给我打电话?” 尽管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或者被冒犯的感觉,只是有一丝讽刺,但我的语气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敌意。他试图反驳,用夹杂着那不勒斯方言的意大利语解释

  • 树上的男爵

    树上的男爵

    伊塔洛·卡尔维诺

    1776年6月15日,意大利翁布罗萨的贵族少年柯希莫·迪·隆多(那时他12岁),因为和专制的父亲阿米尼奥·迪·隆多男爵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爬到了树上,并发誓不再下树。一开始,所有的人都没在意,认为这只是小孩子的一时气话,不必当真,但柯希莫坚守誓言...

  • 外公是棵樱桃树

    外公是棵樱桃树

    安琪拉·那涅第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

  • 罗大里童话

    罗大里童话

    罗大里

    巧克力马路  有一次,巴列塔地方的小弟兄三个正朝乡下走去,突然发现一条栗色平滑的马路。  这是什么东西做的呀?小哥哥问。  这不是木头的。小二哥说。  那也不是煤炭的!小弟弟嚷了起来。  为了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小弟兄三个都跪了下去舔...

  • 马可瓦多

    马可瓦多

    伊塔洛·卡尔维诺

    圣诞老公公的孩子在工商业界,一年当中没有任何其他时刻,能像圣诞节和之前的那个星期那样和善多礼。路上扬起轻快的风笛,那些直到昨天仍冷冰冰地全神贯注於计算营业额与红利的股份有限公司,也敞开心胸开始关怀和微笑。现在董事会唯一的念头就是给大家带

  • 质数的孤独

    质数的孤独

    保罗·乔尔达诺

    父亲经常对她说,你肢体的末端是会背叛你的,脚趾、手指、鼻子,还有耳朵。心脏竭尽全力地为自己保留血液,而让身体的其余部分冻僵。爱丽丝想象着她的手指变成了蓝紫色,接着双臂和双腿也慢慢地变了颜色。她想着心脏的跳动会越来越有力,尽力为自己保留住...

  •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伊塔洛·卡尔维诺

    男读者,你这次颠沛不堪的旅行早该靠岸了。除非找个大的图书馆,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更好地让你栖身呢?你为了寻找那些小说离开这座城市,走遍世界,最后又回到这里。这里一定有个图书馆,你现在惟一的希望就是,那十本你刚开始看便从你手中飞走的小说都能在...

  • 命运交叉的城堡

    命运交叉的城堡

    伊塔洛·卡尔维诺

      新的章节:城 堡  在一片密林之中,有一座城堡向所有途中赶上过夜的人提供住所,不论是骑士还是贵妇,是王室的仪仗还是朝圣的平民。我走过一座破旧的吊桥,在一进昏暗的院落中跳下马,默不作声的马倌们接过了我的马匹。我气喘吁吁,两条腿勉强撑住我

  • 帕洛马尔

    帕洛马尔

    伊塔洛·卡尔维诺

    总而言之,死并不像想像的那么简单。第一件事就是不应该把死与不存在混为一谈,死的概念涉及到生以前的漫长岁月,也涉及到与之相对应的死之后的漫长岁月。生之前我们属于无穷无尽的可能性那个范畴,有可能发生或有可能不发生。而死之后呢,我们则属于不可...

  • 看不见的城市

    看不见的城市

    伊塔洛·卡尔维诺

    有人向一个占卜的女人寻问玛洛济亚的前途,她回答说:我看见两座城:一座是耗子的,一座是燕子的。  预言的诠释是:在今天的玛洛济亚,铅灰色的街上的人像耗子一样东奔西窜,互相争夺偶然从最凶狠的嘴巴里漏出来的食物;不过,一个新世纪快要开始了,到...

  • 蚕丝

    蚕丝

    阿利桑德罗·巴里科

    他返回是在两个月之后--四月份的第一个星期日,正好赶上大礼弥撒。他带回成千上万颗蚕籽,用棉花裹好,装在两只大木盒里。他有一肚子话要说。可是巴尔达比乌在只剩下他们两人时,对他说出的那些话却是:  --你给我说说海豚。  --海豚吗?  --说说你...

  • 非人

    非人

    乔治·法莱蒂

      这个人是人而非人。  多年来,他渐渐磨损了头上披戴的面孔和脚边拖曳的影子,却仍旧掂量不出这两者哪个更真实。有时他恨不能扯下它们,无牵无挂,任身体像被慈悲之手切断牵线的木偶一样跌坐地面。  有时疲倦袭来,令他几乎忘却通往理性的唯一道路

  • 不存在的骑士

    不存在的骑士

    卡尔维诺

      法兰克王国的军队列阵于巴黎的红城墙之下。查理大帝即将来此阅兵。官兵们已恭候三小时有余,天气闷热。那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浮云布满天空,显得有点阴沉,套在盔甲里的人犹如焖在支于文火之上的锅里。在纹丝不动的骑兵队列中并非无人晕倒或作昏昏然状...

  • 用吉他射击的人

    用吉他射击的人

    巴里科

    没有切利比达克的一个夜晚  我早就想去佛罗伦萨观看和听听塞尔焦·切利比达克--音乐界留下的伟大老人之一。对那些不在圈内的人,我说他是乐队指挥,是个古怪的人。多年来在他身上贴着一个不舒服的反卡拉扬的标签。我不知道真实情况如何。我知道前面的那...

  • 捣蛋鬼的日记

    捣蛋鬼的日记

    万巴

    好了,我把今天的日历画到我的日记本上了。今天是意大利军队进入罗马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我把这两句话写在了日历上,目的是让来我家的朋友别忘记送礼物给我。  下面是到目前为止我所收到的礼物:  一、爸爸送我一把可以打靶的手枪;  二、姐姐阿

  • 梦中小屋的安妮

    梦中小屋的安妮

    蒙哥马利

    谢天谢地,我跟几何学再也没有关系了,不管是学习或是教书,安妮·雪莉略带恨意地说,猛地把那册稍微显得破旧的《欧几里得》扔进大书箱里,砰地一声关上盖子, 并且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用她那双像清晨天空般的灰色眼睛,看着坐在绿山墙阁楼一角的黛安娜·赖

1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