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团Theatre

    剧团Theatre

    有川浩

    小我三岁的弟弟非常怕生又内向。 他自懂事以来就老是被欺负,每到托儿所游戏时间,他总是因为害怕被其他孩子欺负而躲起来,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我还是一起上托儿所的时候,可以带他到大班来保护他,但我上了小学以后就没办法了。自从他独自一人上托儿所以后,几乎处于拒绝上学的状态。 上了小学,他根深蒂固的易受霸凌体质依然没有改善;每天一放学,就被爱欺负人的孩子追着跑,一面哭一面逃回家。假如我能陪他回家倒还好,但我是四年级生,放学时间比一年级生晚多了;他若要留下来等我,等待时又会被

  • 风的旱冰鞋

    风的旱冰鞋

    安房直子

    秋天快要步入尾声了。   山上的输液飘飘落下。一个刮着冷飕飕寒风的早晨,茂平蓦地冒出一个念头:“今天试着做块腊肉吧。”   “腊肉?”   年轻的妻子面带惊诧。   “那种东西自己家里还能做吗?”   她想:腊肉只有在肉店里才能买到的啊。   见到妻子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茂平得意地说:   “没什么难的。不过是肉的熏制品而已。烧落叶沤烟把猪肉块熏了,肯定能做成。至于熏制的方法,我在镇上的肉店里也大致听到过。前些日子腌的肉还有吧,今天就用它来试试。”

  • 如果杜拉

    如果杜拉

    岩崎夏海

    第一卷 序 川岛南成为棒球部的经理是在高中二年级时的七月中旬,正是暑假前的时候。 事情来得很突然。在这之前,南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棒球部的经理。她从未参加过任何的社团活动,仅仅是一名非常普通的女高中生。跟棒球这项运动部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 然而,因为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南却成为了棒球部的经理。那也是南会在二年级暑假前,这个不前不后的时期加入棒球部的原因。 成为棒球部经理的南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将棒球部带入甲子园」。也正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担任了

  • IBIZA

    IBIZA

    村上龙

      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单词是什么时候进入我脑海里的。在新宿附近的一条酒味芳香的小巷里,一个将头发染成金黄色、腹部被刀刺穿而血流满地、大声呼救的少年,在生命最后一刻对我倾诉的喃喃细语中,是不应出现这个固有单词的。   我白天在汽车公司的传达室工作,夜晚总是和不同的男人睡觉,不定期地与一名有妻室的自由职业者进行变态性行为,这就是我的全部生活。似乎任何事情都有悲惨性的结局,我也逃脱不了相同的命运。   悲惨性结局发生后的几天里,我冷静得连自己都感到意外。我扔掉了在小巷里买的衣服,发一份传真到那位自由职业者的办

  • 温泉旅馆

    温泉旅馆

    川端康成

    第一章 夏逝 一 她们像一群动物,赤裸裸地爬来爬去。 丰盈圆润而又朦胧的裸体,在昏暗的腾腾热气中,用膝盖爬行着,活像一群光滑而黏糊的动物。唯有肩上丰满的肌肉抽搐着,一派农忙时的景象。黑发的色泽又映出一幅人间的图景——简直是水灵灵的,高贵而又悲伤。这是多么艳丽的人间图景啊。 阿泷扔下刷子,像跳木马一般忽地跃起,越过高高的房门,突然对着水沟,蹲了下来。水声渐渐细小了。 “是秋天呐。” “真的,刮秋风哩。入秋以后,避暑地非常冷清,像港口的船儿全出了海一样……”澡塘里传出来的阿雪娇媚的声音。那是一种模

  • 雪螳螂

    雪螳螂

    红玉伊月

    序 白色绝望 这片大地染满绝望的白色。 从天而降的并非雪花,而是如玻璃碎片般强袭刺骨的冰风暴。还来不及落地,已被狂风吹散,时而从地表刮至半空中。 这片土地在安鲁斯巴特山脉中,也算是极其寒峻的冰冻山野。其间,有个少年正拖着沉重的蹒跚步伐前进。他身上只有几件破烂的御寒衣物,看起来就像裹着几层毛毯。从磨出破洞的手套前端露出的指尖不止是冷到发红,早已冰冻成黑紫色了。 虚茫空泛的眼,茫茫然仰望着无边无际仅透出微光的穹苍。这里真是片白色的地狱啊,少年心想。只有微

  • 狼与辛香料

    狼与辛香料

    支仓冻砂

    序幕 在这个村落,人们会把迎风摇曳的饱满麦穗形容成狼在奔跑。 因为麦穗迎风摇曳的姿态,就像在麦田里奔跑的狼。 人们还会说被强风吹倒的麦穗是遭狼践踏,收成不好时会说是被狼给吃了。 这种比喻虽然贴切,但其中也包含了负面的意味,显得美中不足。 不过,如今这些比喻只是带点玩笑性质的说法,几乎不再有人会像从前一样,带着亲密感与恐惧感来使用这些话语。 从阵阵摇摆的麦穗缝中仰望的秋天天空,即使过了好几百年也不曾改变,但是底下的人事物全变了样。 年复一年,勤奋种麦的村民们再怎么长寿,也不过活到七十岁。 要

  • 平行处的阳光

    平行处的阳光

    有川浩

    第一章 编辑部前言 真也今年三十岁,在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 他从小就能看见人类留在物品或地方上的记忆。 愈强烈的记忆愈显鲜明。不管经过多少年,都一样鲜明。 有一天,真也跟公司同事佳织一起到成田机场。 佳织的父亲赴美二十年,首次归国。 父亲说,自己在好莱坞从事跟电影相关的工作。 可是真也眼里,却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色…… 「《Here Comes the Sun》的故事,还只有这七行大纲呢。如果可能,

  • 花开人家

    花开人家

    村山早纪

    第一卷 黄昏时献上一束花 小女孩在花园里醒来,开心的笑着。 因为在晚上的时候,水仙在桌子四周开花了。蔓长春花覆满了棉被。燕麦则在地毯上摇摆着麦浪。还有,弟嘟用心栽培的美丽玫瑰花不断变化,张开叶子,抽出新芽,沿着枕头,攀爬到床头上。女孩已经不再注视天花板,而陶醉于花的欣赏了。 ——摘自《绿拇指的男孩》,莫里斯·图翁著,安东次男译 风早站前的商店街,气派十足的拱廊深处,有几间重建于战后焚毁废墟中的商店,其中名为「千草苑」的古老花店就座落于此。有段时期,店

  • 奇迹寄物商

    奇迹寄物商

    大山淳子

    第一卷 寄物商 这里位于明日町金平糖商店街西侧的一端。 人潮虽然不少,但是却没什么人会留意到这家店。 这是因为店外没有招牌。门口只挂着简单大方的蓝染布帘,上面清楚地写着反白的片假名文字「SATOU」,很难从外观分辨出这里究竟是商家还是民宅。 入内一探,这里的确是一家店。因为老板就待在里面。就算没有任何像是商品的东西,只要有老板在,这里就是一家店。 在空荡荡的玻璃柜那边有间比地板高一点的和室房。在这约三坪大的昏暗空间里,老板就坐在一角读着

  • 雨树之国

    雨树之国

    有川浩

    1 不能直接碰面的话,至少改成打电话如何?  *   究竟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我突然想要去搜寻那本书?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晓得。   事后回想起来,我还是不由得认为,也许那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大学毕业后,我从关西来到东京工作,如今已经迈入了第三个年头——或许正是因为多少开始习惯了东京与工作,生活也变得比较行有余力,所以才会想起那本书吧。   那本书,是我在国中时候曾经读过的某套轻小说当中的一本。若是回到老家一看,那本经过日晒,书衣已经褪去大半色彩的文库本,应该还正静静沉睡在某一叠我曾经

  • 海之底

    海之底

    有川浩

    第一日,上午 美军横须贺基地每年都有几次机会开放供民众参观。   春天的樱花祭即是其中一次。虽然曾有几年受世界情势影响而停办,但每回举办时都有仪队游行及户外品茶等活动,广受民众好评。不光是一般民众,冲着展示船舰而来的战舰迷也会蜂拥而至,因此大门前总是大排长龙,等着接受随身物品检查。   至于想在大门前拍照留念而被临近派出所员警警告的观光客,更是每回可见(最坏的情况是被基地警卫斥责一番,没收底片;所以只被派出所员警警告已经算是好的了。)   不过,樱花祭的盛况对于靠岸期间的海上自卫队潜水艇水手而

  • 空之中

    空之中

    有川浩

      展开日本之翼,遨游日本天际——梦想再现   经产省(注5)于二十二日发布国产运输机开发计划,这是继YS11以来又一国家级的民航机开发计划。   机体规格草案大概如下--乘员:八~十二人,推力:一三OOOkg涡轮风扇引擎两具,起飞重量:约四O~四二t,机长:三八~四O m,机宽:二O m,巡航速度:一.五马赫,巡航高度:一八OOO m,实用升限:二二OOO m,续航距离:一一OOO km。   此规格乃因应超音速商用喷射机需求而生,若开发成功,将成为世上首见的民航运输机,并可进占需求夹层市

  • 阪急电车

    阪急电车

    有川浩

    独自坐上电车的人,大多挂着一张无表情的脸,视线通常落在车外的景色,或是挂在车厢内的广告海报上。就算没在看这些东西,也一定会刻意避免与其他乘客目光交集。再不然,就是听音乐、看书、或是敲手机杀时间。 因此若是车厢内有一个人,不但没在刻意打发时间,而且还表情丰富,一定会显得格外醒目。 这天,从宝塚站开始就坐在身旁的女性,征志对她并不陌生。 宝塚中央图书馆位在今津线宝塚车站换车,仅一站距离的清荒神车站。 出社会已迈入第五个年头的征志,每隔两个礼拜就会去一趟这

  • 打工族买屋记

    打工族买屋记

    有川浩

    ch1.打工族的起步 自己何时落到这步田地,武诚治也记不清楚了。 高中读的是普普通通的学校,重考一年,考上一所普普通通的私立大学,毕业后到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上班,随即被途去参加新进员工研修课程,说是让员工学习自我启发,他觉得倒更像某种宗教修行。 手持竹刀的「指导者」,头上绑着白毛巾,边走边吼着让人听了也难为情的人生训示,然后要学员们跟着喊一遍。凡是声音不够大、姿势不端正的,只要被「指导者」瞥见,竹刀马上就劈过来——劈人的还哭呢。 「听着!我不是因

  • 三大叔

    三大叔

    有川浩

    第一话 清田家开着一间以中小学生为对象的剑道教室,清田老爷子故去后,儿子清一便继承了下来。 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清一虽然以代师父的身份在教室里帮忙,但他的正式职业是公司职员,所以原本的打算是就此将道场关闭。 可学生们的家长却不愿意,纷纷跑来劝说:公司方面就按时去上班,先前给父亲的道场帮忙都能被批准,如今再去找公司商量商量,就这样继续把道场经营下去吧。 这间道场近年来生源渐少,鼎盛时期曾达五十人,如今只剩五个。而他们正好都念小六,毕业后也会退出剑道教室。说是升上初中后就没有时间到町里的道场

  • 告白

    告白

    凑佳苗

    第一章 神职者 喝完牛奶的人把纸盒放回标着自己学号的架子上,回到座位坐下。大家似乎都喝完了。“连学期最后一天都要喝牛奶啊!”虽然有人这样说,但牛奶时间也就在本日告终。辛苦各位了。“明年没有了吗?”没有。今年S中学被选为“厚生劳动省全国中学生乳制品推广运动”的示范学校。因此每人每天都要喝两百毫升的牛奶。四月体检的时候,身高跟骨质密度增加率是不是会超过全国平均值呢?颇令人期待。“我们是实验品啊?”的确,对有点拉肚子或是讨厌牛奶的学生来说这是糟糕的一年也未可知。示范学校是教育委员会随机挑选的,纸

  • 天人五衰

    天人五衰

    三岛由纪夫

    第一章   海湾雾霭迷潆,远方的船只影影绰绰。但终究比昨天晴朗,可以依稀见到半岛上山峦的剪影。五月的海面,波平浪静。阳光普照,云絮缥缈,长空碧透。   即使再低俯的波浪,扑岸时仍落得个粉身碎骨。粉碎前一瞬间那莺黄色的波腹,包揽了类似一切海草所具有的那种猥琐和不快。   这就是海的搅拌作用--日复一日单调而枯燥地重复着关于乳海搅拌的印度神话。大概存心不想让世界安分守己。安分守己想必会将自然界的魔性唤醒过来。   不过,五月胀鼓鼓的海面,总是不断焦躁地变幻着光点,将精致的凸起

  • 金色夜叉

    金色夜叉

    尾崎红叶

    所谓“金色夜叉”,就是指“金钱的恶鬼”。故事的发端为名叫间贯一的大学预科生遭到未婚妻鴫泽宫的抛弃。鴫泽宫看到银行家的儿子富山唯继手指上的钻戒,顿时被金钱所俘获。知道自己遭到背叛的原因后,贯一悲愤至极,决定废弃学业,当上了放高利贷者,让自己摇身变成金钱的夜叉,来实现对未婚妻和社会的报复。我们知道,明治时代正好处在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的发展过程中,追求金钱和物质享受一时成为人们普遍认可的社会风潮。红叶正是借助这个故事,揭示了金权社会对人性的摧残,并呼吁社会恢复友情、爱情、献身精神和社会正义的优先地位。根据江见水

  • 彩虹几度

    彩虹几度

    川端康成

    第一章 冬天的彩虹   麻子看见琵琶湖对岸出现了彩虹。   列车驶过彦根,奔驰在彦根与米原之间。时值岁暮,车厢里空荡荡的。   彩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好像突然浮现在麻子隔窗眺望的湖水上空似的。   麻子面前的一个男人也发现了彩虹,说:"小千惠子,小千惠子!彩虹,彩虹,瞧,出彩虹了!"边说边把婴儿抱向窗前。   麻子从京都起就和这个男人对坐在四人座的座位上。男人带着婴儿,实际上是三个人。   麻子靠窗坐着。男人坐在通道一侧的座位上,当列车驶过东山的隧道,男人便让婴儿躺在座位上,把膝盖当做枕头

1234567... 37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