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木蕻良代表作

    端木蕻良代表作

    端木蕻良

      端木蕻良,中国现代作家。1912年9月25日出生于辽宁省昌图县鹭树村一贵族地主家庭,1996年10月病逝于北京。原名曹汉文,后更名为曹京平,主要笔名端木蕻良。端木蕻良崛起于三十年代中后期文坛,其作品以磅礴的气势,独特的情感视角以及多样化的艺术手法着称于现代文坛。

  • 如父如子

    如父如子

    是枝裕和

      玩偶只有三个。孩子却有四个。   野野宫绿初次走进这里,紧张得全身僵硬。   这里是专为小学入学考试开办的补习学校。儿子庆多虽说年纪还小,但为了能在这门槛颇高的小学占上一席之地,早早开始出入补习学校绝对是“常识”。这可是熟人传授的经验。   绿家住在颇有名气的学区,住所附近也有很多“应试补习学校”,她从中选了一所口碑不错的,便带着庆多来实地体验入学考试。  

  • 少将滋干之母

    少将滋干之母

    谷崎润一郎

    《少将滋干之母》写于1949年,主要描写了一位名叫滋干的少年思慕在其年幼时便被他人抢夺为妻的母亲的故事。少将滋干之母在原氏为日本平安时代美名远播的佳人,因家道中落,嫁给比她年长五十岁的国经。老人对貌美少妻疼爱有加,但寂寞青春依旧难以填补,于是夫人韵事不断,终致发生左大臣时平公然在国经家宴上抢夺爱妻的丑闻。作者于书中不断援引其他著作的片言只语,以佐证故事的真实性,而不时浮现的个人观点,也替故事带来虚实参半、古今交叠的错置感,令读者犹如阅读纪实传说或趣闻一

  •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山田宗树

    53岁的川尻松子猝死在自己简陋的租屋内。侄子阿笙因为负责收拾遗物而开始认识这个从未谋面的姑姑。原来她曾经是受人尊敬的中学教师,却因错误处置学生偷钱事件而被革职。她冲动地抛下一切,离开故乡和至亲。此后的人生便每况愈下。弟弟和她断绝关系;她深爱的彻也自杀;她信任的小野寺背叛了她;向她求婚的岛津没有等她而是娶了别的女人;就连爱恋她多年的龙阳一也没有带给她期待中的安稳生活。然而不论生活怎样破碎,松子都始终心怀美好,从未停下追逐幸福的脚步。

  • 银孔雀

    银孔雀

    安房直子

    这与其说是歌, 还不如说是咒语。 女孩反复唱了三遍之后,立即就“嗖”地刮来了一阵风, 大蓟的花凋落了。 就像枯萎的蒲公英,在风中凋落了一样。 有一天,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好走过北国一望无际的原野。

  • 书店的金狼

    书店的金狼

    杉井光

      既然你拿起这本书,代表你应该挺喜欢看书的吧。你可有改变自己人生的一本书?能够斩钉截铁地说「就是这本书改变了我」吗?   我可以,那本书就是《哈利波特:凤凰会的密令》。   说归说,但这本书我连一行也没看过。不光是这一集,整个系列我都没看过。那麽,为何这本书能改变我的人生?这是因为我打工的书店店长,在《哈利波特:凤凰会的密令》发售时得意忘形地进了一堆货,结果只卖出一半,整个里间都被库存淹没,而且书

  • 疑案追踪

    疑案追踪

    森村诚一

      1971年5月的某一天夜里,海上自卫队的布雷舰“能代”号(4,000吨)秘密驶出横须贺港,出发时装载的物品有:线芯直径为2厘米的导线,包裹这种导线的绝缘体——马来乳胶(一种橡胶体),还有卷包好的黄铜线和镍铬合金线海底电缆,分为用之于浅海、中海、深海的三种,共计长度为2,000公里。

  • 永远的肖邦

    永远的肖邦

    中山七里

    二〇一〇年四月十日,俄罗斯西部上空。 列赫·卡辛斯基结束与亚历山大国家安全保障局长的会商后,立刻打开读到一半的历史书。哪个国家都一样吧,总统就是国家的奴隶,几乎没时间做自己的事,若非像这样人在飞机上,根本连书都没办法读。 当还只是一名律师的时候,兴趣就是哲学和历史,写文章也难不倒我,那么任期结束后,来专心写作出书应该不坏吧。只不过,如果像一堆政治人物那样写回忆录就没什么了不起了。虽然想读「团结工会」和盟友瓦文萨轶事的人好像还不少,但我还是来东施效颦

  • 五张面具的微笑

    五张面具的微笑

    中山七里

      「这么难吃的东西,是给人吃的吗!!」   一发飙,香月玄太郎猛将眼前的饭菜打翻。鸡肉串烧、鸡翅和时令蔬菜等飞散得满桌狼籍,吓得一旁的女服务生小声叫出来。   「你以为我又老又病,嘴巴除了专给病人吃的东西外,早就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就这样随便唬弄我吗?该死的家伙,春见!你说『这是回报您平时对我的照顾』,这个烂鸡肉就是你拿来回报我的是吗?」

  • 再见了 德彪西

    再见了 德彪西

    中山七里

      第壹话   这难道是命运的邂逅吗?我的心怦怦乱跳,在拜访了爷爷数小时之后,他又和我扯上了关系——这也太偶然了吧。   手指轻轻地放上键盘。   右脚轻轻地踏上踏板。   一个深呼吸之后,我的手指开始跑动。   前奏自低音开始。从和弦变化为柔和三度双音①的刹那,鬼冢老师的斥责扑面而来。①在音阶上相差三度的两个音同时发声。   “注意!这里手指要快速跑动!”  

  • 水母不会冻结

    水母不会冻结

    市川憂人

      结果,直到最后的最后,对于蕾贝卡而言我依旧只是个外人。   我们每次打照面都会交谈,有时对彼此微笑,我甚至还碰过几次她的——然而就算是这样,对她而言,我依旧只是个“认识的人”而已。   我喜欢的音乐,我讨厌的食物,还有我从哪里搬来,这些事她直到最后都不晓得。   要说对这点毫无怨言是骗人的。   在正门前与和其他同学谈笑的蕾贝卡擦身而过时。  

  • 绝叫

    绝叫

    葉真中顯

      楔子   房间里宛如一片死海。   从国分寺车站南口步行不到十分钟,便可抵达位于住宅区一隅的五层楼建筑——单身公寓“will Palace国分寺”。这是近年来流行的低调摩登设计风,外墙以白色为基底,缀以深咖啡色墙板。   奥贯绫乃带着四名男子来到门口,自动门倏然开启。   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妻站在小小的门厅中,旁边有位年轻的制服女警陪着。   绫乃带头向三人问好。

  • 续巷说百物语

    续巷说百物语

    京极夏彦

    时值八月中旬——而且是个即使动也不动,汗依然流个不停的酷热早上,山冈百介应邀前往武藏国多摩郡八王子千人町。 八王子距离江户约有十里路。 说近是近,但也并非一段能轻松走完的路,感觉上是段不远不近的路程。 百介是个以周游列国、搜集各地神怪故事为乐的怪人,因此对长途跋涉的旅途自然不陌生。 但正由于习惯远行,路途不算远的八王子一带反而没来过。

  • 谋杀克拉拉

    谋杀克拉拉

    小林泰三

      “我该不会迷路了吧?”蜥蜴比尔喃喃自语。   虽然是疑问句,其实比尔心里一点都不怀疑。他的确已迷路。   “这下麻烦了。”   他的语气却毫不紧张。这也是理所当然。不可思议王国一天到晩都在出状况,比尔每天会闯下成千上百的祸,眼前的小困扰他早就习惯。

  • 刊载禁止

    刊载禁止

    长江俊和

      目睹那画面的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颤栗感蔓延至我的全身。   在没开灯的中型巴士中,乘客个个屏气凝神,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窗外。车上弥漫着一股沉重的宁静,没有人出声,仿佛连呼吸都已停止似的。我下意识地用左手用力抱住手提包。包包里的针孔摄影机有没有录到眼前这惨绝人寰的画面?我好想立刻打开确认,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却无法这么做。

  • 少女音乐盒

    少女音乐盒

    北山猛邦

      我隐身于夜雾,来到她的房间送上音乐盒。   在空无一人的阳台窗边开启收藏着十八世纪乐曲的箱子,上了发条的封印随即解除,就连自树梢流泻的月光也随着音梳清新的旋律跃动。我蹑手蹑脚离开窗边,从阳台跳下去。此时紧闭的窗户悄悄开启,她露出了身影。她仿佛是要挥开苍白雾霭似地伸出小手

  • ST警视厅科学特搜班

    ST警视厅科学特搜班

    今野敏

      为了因应现代层出不穷的犯罪案件,东京警视厅特地从科学搜查研究所调来5名身怀绝技的专家协助刑警调查各种难解奇案,成立了警视厅科学特搜班(Scientific Task Force),简称「 ST」。   正规警察体制外的ST,不受僵固的官僚组织所限,对案件本身的兴趣超过加官进爵,往往更能跳脱制式的思考,洞见人性的光与影,直指罪恶之核心!

  • 制造暴力

    制造暴力

    不知火京介

      我把拳头握得更紧了。   走廊里传来了信州的怒吼声,他对自己在刚才比赛中的表现十分不满。就刚才信州在擂台上的表现而言,我也觉得他有些不在状态。   ——本兹那个畜生!   我用右拳狠狠地地打在左手掌心里。

  • 三鬼

    三鬼

    宫部美幸

      提袋店三岛屋,位于江户神田筋违衔门前的一隅,这是店主伊兵卫与老板娘阿民夫妇同心协力,勤勤恳恳工作所建立的店铺,如今已成为名店,人气直逼两大老字号――池之端仲町的「越川」与木町二丁目的「丸角」,颇受风雅人士喜爱。   三岛屋的店主夫妇育有二子,长大成年后,便要他们离家,试着到其他店里当伙计。不过,就在两年前的入秋时节,伊兵卫的侄女阿近住进三岛屋。

  • 哭泣童子

    哭泣童子

    宮部美幸

     阿近从位于川崎驿站的老家「丸千」旅馆来到江户,在神田三岛町的提袋店三岛屋住下,至今已是第二次迎接开暖桌。一早,家人和伙计全聚在店面后方的一个房间,祭拜过防火的爱宕神,便打开储藏室,取出暖桌。   「大小姐来到这里,转眼已一年,时间过得真快。」三岛屋有三名女侍。扳着手指不知该怎么数,喃喃感慨的,是资深女侍阿岛。接着,是今年夏天才来到店里的新人阿胜。两名年岁相仿,辈分相当的中年妇人像这样凑在一起,往往会看对方不顺眼,形同水火。

1234567... 47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