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小说 > 那多三国事件薄
背景颜色:
字号:
宽度: 1000 780 560

那多三国事件薄

(13)
“是啊。’’董卓说。
小明又举扇子了,上面写着:“第三句。”
第三句?是不是举错了,刚才说过这句了呀。吕布有些犹豫。
小明似乎知道吕布在想什么,这次举的时间格外长,晃了义晃。
“请你严肃一点好吗,我是在和你讨论天气。”吕布只好这样说。
“哦,哦,好的,严肃,严肃。”看来吕布对天气问题很重视,刚才自己的敷衍态度已经让他不高兴了。董卓自我反省着,决定要严肃地思考天气问题。
吕布很苦闷,本来已经想要转换话题,现在又回来了。
那多三国事件簿之乱起凤仪亭 凤仪亭(6)
“天气问题真的是很重要。天气不好,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战士打仗战斗力会下降,商业也会受影响,碰到旱灾水灾,农业也会受影响,天气真是值得重视,值得研究,值得严肃对待的问题啊。”作为一个通盘考虑的权臣,不管有多少缺陷,董卓思考得也比吕布周全,关于天气还真能说出些东西。
小明举扇子指示:“第九句。”
“请注意一下你的鼻毛都长到外面来了,很恶心你知不知道。”吕布一边说一边观察董卓的鼻孔,还真有儿根在外面,嗯,越看越恶心,这句没说错。
“哎呀。”董卓以手掩鼻,老脸红扑扑的,慌忙跑下楼去找铜镜照照,果然有粗粗的鼻毛探出头来,不由得懊恼万分,怎么以前自己竟没有发现?
“剪子剪子。"董卓大声嚷嚷。
酒楼能有什么剪子,从厨房送出来的大剪刀完全无法胜任这样精细的工作。
急怒之下,董卓忍住痛,对着铜镜,用指甲夹住那几根惹事的鼻毛狠狠地拽,拽,拽。
等董卓重新坐到吕布对面的时候,鼻子通红,鼻翼还在不自觉地抽搐。
“咳,奉先让你见笑了,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这这只是个意外,那些家伙最近长得特别快,大意了,大意了。”
好死不死的小明又举扇了:“第四句。"
“你怎么又扯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们要讨论的是天气知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吕布同时明白了倒打一耙的含义。
“啊…一那个天气啊。"董卓揉了揉还在痛的鼻子。
小明举扇子:“第八句。”
“你看那片云像什么?”
“哪片。哪片?’’从刚才到现在为止的谈话都很失败,为了讨好吕布,董卓做出一副很积极的样子,伸着头看窗外的蓝天。
吕布也很努力地往天上看。
今日晴空万里,万里无云。
“哪片云啊?”看了半天,董卓一脸迷茫地转头问吕布。
吕布很严肃地用手一指:“那片,很高,很薄,你要用力看。”
董卓运足目力,顺着吕布的手看去,看到眼珠子弹出来,还是只看到一片蓝。看得久了,那片蓝巾有点点金光闪起。
“不行啊,真的看不见,奉先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大高手,这眼力我是比不上啊,可是我看不到。也就说不出那片云像什么了。”董卓的眼睛里已经全是星星。
“唉。”吕布装模作样地叹了气,其实他也什么都没瞧见。
听到吕布的叹气,董卓心下惭愧,再勉力向窗外望,又哪里看得见半点云的影子。
“哎没有人能理解我。"这当然是吕布又看见小明举的扇子了.他怎么举得这么勤快啊,不过这也好,早点儿说完早点儿见貂蝉n
“别别,我能理解,我能理解,我尽量理解。”眼看和吕布产生了这么大的隔阂,董卓急起来。
“那你说怎么能让夏天不热冬天不冷春天秋天不忽冷忽热?”
“这这……”现在还没到夏天,但董卓已经觉得很热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吕布说道。
董卓大大地松了口气,正要连声赞成,却听吕布接着说:
“说说天气吧。”
董卓有一种要晕过去的感觉。怎么还要说天气啊…-
“请你严肃一点好吧,我是在和你讨论天气!"
“好的好的。"董卓一边用袖口擦汗一边说。
‘‘你看我头上的花漂亮吗?”吕布用奇怪的语气,几乎咬着牙说。他现在怀疑这些话是魏延创作的,只有他才非常适合这种跳来跳去并且无中生有的问题。
董卓很努力地看,可是和刚才的云一样,他并没有从吕布的头上找到花。可这一次总不能说是自己眼神不好吧,想了一想,只好说:
“奉先啊,你的头上并没有花啊。”
吕布当然也知道自己脑袋上不会忽然长一朵花出来,可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只好使劲圆。
“哎。”吕布又重重叹了口气,他已经懂得自己越心虚越要装样,如果把别人也搞到心虚事情就好办了。
这一声叹息过后,董卓果然又用眼睛往吕布头上瞄了很久.但瞄得再久也瞄不出一朵花来,董卓很无辜地看着吕布,到底是吕布出了毛病还是自己出了毛病?看样子总有一个人出了毛病。
“我的内力早已到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不想你竟然连一朵花也瞧不见。”吕布一脸的遗憾。
“这个,三花聚顶以后就可以在头上看到三朵花吗?”董卓满脸狐疑,好像他不是这么听说的啊。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要有佛缘有慧根的人才能看见。"吕布的武学修为远较董卓高,他说出来的话不由得让董卓仔细思量。
董卓脸色白了。“我看不见就说明我和你没有缘吗,这……”他把全身的内力都调集起来,双目如电,在吕布头上来回扫视,却越来越失望。
“没缘,没缘。"董卓喃喃地念叨着。
“当然这也是可以练的,以后你多练练,什么时候练成了,就有缘了。"吕布道。
“好好,这就去练,那要怎么练?’’董卓听说还有救,原本的迷茫颓丧立时转为了坚毅,再苦再累也要练到从吕布头上看出花来。
那多三国事件簿之乱起凤仪亭 凤仪亭(7)
“你怎么又扯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们要讨论的是天气知不知道。”
“好好,那我们先讨论天气,改天再讨论这个’’
“夏天为什么热冬天为什么冷春天秋天为什么忽冷忽热?”
董卓又苦恼了,怎么吕布翻来覆去都是这种问题啊。
“夏天热是因为太阳猛,冬天冷是因为冬天太阳不猛。”
“这么说来,春天秋天忽冷忽热,就是因为太阳忽猛忽不猛?"吕布斜着眼看董卓。
“一点浅见,一点浅见。"’董卓也明白自己的答案非常不标准,可这种问题自己平时又怎么会去关心。
“那为什么夏天太阳猛,而不是冬天太阳猛呢?”吕布还较上劲了。
董卓眼珠子一转,语重心长地说:“奉先啊,如果冬天太阳猛.那冬天就不是冬天了,是夏天了,我们是把太阳猛的季节叫夏天,不猛的季节叫冬天啊。”
“可是为什么太阳不一直猛下去,或者一直不猛?"
董卓已经找回了点自信,道:“我是这样想的,夏天的时候太阳很猛,可是到了秋天,就撑不住了,只好一会儿猛,一会儿不猛,到了冬天力气全用完了,只好不猛了,冬天休息够了,春天有了力气,有时候就猛他一下,而后越来越猛,这不就又到夏天了嘛。一点浅见,一点浅见。”
凭吕布的智商到了现在也只好说一声:“相国高明。’’却想不出什么可以扳倒董卓的道理,虽然他心里对董卓的太阳猛不猛学说不以为然。
“算了不说这些了。”吕布心里咒骂着不停举扇子的小明,看着明显舒了口气,拿起筷子打算对满桌子的菜开吃的董卓,无刚奈何地说出下半句,“说说天气吧。"
董卓筷子一抖,一块上好的狍子腿肉就落在了桌上。只见他眉头微徽皱起,心里显然终于有点不耐烦起来。
而小明叫要的,却正是这样的效果。
小明的目标从开始就已经订好,即离间董卓和吕布的关系.并最终让这两个人翻脸。少了第一武将的支持,哪怕李儒再施怎样的妙计,董卓的处境也会立刻风雨飘摇,而游离的吕布,也会成为一大变数。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小明用的就是这老掉牙的美人计,只是在旧法上出了些新意。
吕布和董卓的真正关系,只有极少人知道,并且在知道的人心中,这也是不可触及的禁忌。一般人只知道吕布是董卓的爱将、爱子。不管是爱将还是爱子,董卓轻易不会自废臂膀,于是便有了吕布闯三关。
原本在小明的算计中,第一关的满城飞奔在董卓心里埋下吕布行事荒唐的种子,第二关大闹相府让董卓开始对吕布减少信任,第三关的江湖卖艺和脱裤子放屁足以让董卓对吕布引以为耻.而吕布若是不能把话圆回来,还能让董卓认为吕布有精神问题,最后翻来覆去地在言语上“调戏”董卓,以董卓的火暴性子,怕是当场就要翻脸了。
可惜小明错估了吕布和董卓的关系,加上风仪亭上吕布先期表现出色,直到此时,这连环计才刚刚显出些许效果来。
等到小明把扇子举得手都有些酸了的时候,对面三楼也不像是已经闹翻的样子。小明心里也惊讶于董卓的修养之好。应该到此为止了,再恶搞下去,说不定吕布先恼羞成怒。
那边吕布见到小明收了扇子,脸上露出笑容,向这边微微鞠了个躬,就消失在人群中,明白自己已经过了这最后一关,心中不由大喜。
不过貂蝉并没有立时出现,吕布只能先和董卓饮酒吃菜。
这满桌的菜已经被热过两次,可见董卓刚才被吕布来回折嘴得有多狠。董卓此时满心的不舒服,虽然没有当场拍桌子,也十二分的窝火。董卓是个心里藏不下火的人,喝了三两闷酒吃了三筷闷菜,开口道:“奉先,刚才你也太……”
话未说完,外面的嘈杂喧闹声突然一下子安静下去,吕布直直看着窗外,这头再也转不回来。
四周的那些高台上,原本有女子放歌,有女子弹筝,有女子和男子考较诗书词赋,现在一个个都悄然偃旗息鼓。
在临近风仪亭,靠吕布这边的一座高台上,一名白衣女子正在急舞。
没有配乐,甚至没有鼓点,飞在空中的长发,阳光下泛着奇异的栗色。
那是中原人从来没有见过的舞蹈,与人们印象中女子跳舞的柔美完全不同。跳跃的脚步,以极致动作显出惊人弹力的纤腰,眨眼间可以变幻数种撩人姿态的手臂,兼具了猎豹的迅猛和优雅,同时却又有着非比寻常的诱惑。尽管仍以白纱蒙面,女性的美丽却已经展现到顶点。
这就是貂蝉,她以自己全部的美丽,迎接吕布。
这样的舞蹈,这样无声的美丽,足以在瞬间扼住一个人的喉咙.让他难以呼吸,无论他是男是女。从貂蝉登上高台的那一刻起.就像有仙人以她为中心施展了一个静音的法术,法力不停地向外扩散,最终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
那些曾经登上高台展示过美丽的少女,尤其是同样在高台上起舞过的少女,无论她们博得了多少的喝彩,在这一刻都希望自己立刻从现场消失。好在已经没有人注意她们。
台上雪白的罗衫终于不再飘动,面对着凤仪亭,看着探出头来的吕布,貂蝉取下面纱,把它抛落台下。
这一瞬间的光彩姿容,竟让四周的人们忘记了鼓掌喝彩。
当貂蝉对吕布露出微笑的时候,全长安城的女子都失去了颜色。
那多三国事件簿之乱起凤仪亭 凤仪亭(8)(第五部完)
“貂蝉!”吕布大声喊道,他已经激动得全身发抖。
嫉妒的力量是可怕的,旁边的董卓竞立刻就反应过来当初吕布在木牌上写的“蝉’’是什么。
这是背叛,而且是明目张胆的背叛!
刚才的闷气还没出,现在又有许多条毒蛇在心里噬咬着。
貂蝉走下高台,走进凤仪亭,走上二蔓楼,少女们知道吕布的心已经飞走了,但她们却生不出半点的不服气。吕布这样的人物,除了貂蝉,又有哪家的闺秀能配得上;而貂蝉这样的女子,除了心目中的王子,又有哪个臭男人能配上她。
所有人自动地让出一条路给貂蝉,没有人阻拦。貂蝉顺着偻梯走到二楼的时候,李儒心中犹豫,刚才吕布那一嗓子,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貂蝉这一上去,怕是要出事。虽然他和吕布向来不睦,可他知道,董卓如今不能没有吕布。还在彷徨间,貂蝉已经走上了三楼。
三楼就只有吕布和董卓。
望着吕布,貂蝉却忽地把目光移开,看着吕布旁边那脸色铁青的胖子,嫣然一笑。
貂蝉还记得小明嘱咐过,吕布是董卓的义子,想要嫁给吕布,先得要和他老爸搞好关系,千万不能先理吕布,把老爸晾在一边.这是中国的规矩。所以貂蝉现在想着,该怎么和董卓打个招呼,说两句好话。
在小明的计划里,貂蝉跳完舞要对着吕布揭去面纱.笑上一笑,可那时吕布旁边还有董卓,谁又知道那是对着谁笑的。而貂蝉上了楼先和董卓打招呼说话,董卓必以为貂蝉对他心仪,等到吕布耐不住上来插一杠子,横刀夺爱,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董卓非和吕布翻脸不可。
尽管小明的算计连连失误,但形势的变化却比他预计的还要剧烈万分。
董卓的胸中早已妒火熊熊,此时看貂蝉冲着自己笑,以为她抢了自己的吕布还当场向自己示威,如何忍耐得住,“腾"地站起身来,桌子都带翻了,一个冲刺,就去掐貂蝉的脖子。
吕布的轻功远比吨位巨大的董卓好,连忙抢在貂蝉身前,挥掌挡下董卓状若疯虎的攻击。
董卓连扑几次都被吕布挡回,气急败坏地嘶吼道:“吕布,你到底是要她还是要我?"
吕布回头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貂蝉,反手握住貂蝉的手掌,虽然没有回答,意思却表露无疑。
李儒本就不放心,现在带了众侍卫抢了上来。
董卓仿佛挨了当头一棒,双手握拳不停颤抖,忽地抽出佩刀,大喝道:“有我没你。”错步向貂蝉劈去。
董卓于己的荣华和恩义在心中闪电般流过,感觉到貂蝉握着自己的温软小手紧了一紧,吕布眼中闪过阴狠之光,立时做出决定,道:“那就有她没你。”
再次把貂蝉挡在后面,迎面刀光虽然凌厉,但董卓急怒攻心之下,只发挥出六成功力,被吕布在刀面上一击手腕上一扣,佩刀就已经易手,刚才还握着貂蝉的那只手,已经拍在董卓的胸膛上。
包括李儒在内,所有人都呆住了。
董卓肥大的身躯跳了一跳,低头看了一眼印在心口的那只手,抬起头再看吕布,脸上满是不信之色。
吕布却没有半点迟疑,刀光闪过,大好头颅飞起时,董卓张开的嘴犹未合上。
李儒见势不对,呼喝四周侍卫上前,自己慌忙下楼。吕布用力掷出手中佩刀,穿透一名侍卫身体,溅起一片飞血,而后将李懦钉在墙上,李儒当场毙命。
吕布挽着貂蝉,虎视众人。无人再敢上前,众人拜服。
董卓李儒一死,麾下无人敢与吕布争锋,李催郭汜张济樊稠等李儒系的将领得到消息,慌忙领所部往陕西去了,余下众人都奉吕布为首领。
立下除逆大功的吕布,立时在朝中成了新贵,风光无限.远胜往日。
而烧饼学堂,却悄悄迁出了长安城。
吕布勇则勇矣,攻城掠地冲锋陷阵,以一当千,却不是能守成的人。董卓新亡,除了原本自己所部,吕布还大量接管董卓的其他部队,其中难免有二心的,又没有一个像李儒这样的谋臣在一边辅佐,别看现在风光,长安城的兵祸就在眼前了,到时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穿的话,那小明也就没有在烧饼学堂学习的必要了。
董卓死后第二天清晨,长长的车队从长安城东门出城,烧饼学堂踏上举校搬迁之路。
“你看看,直接把我招进来不就行了,还非得考什么试,现在搞出这许多周折,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明问左慈。
“其实这一天总会来的,你只不过把时间提早了而已。既然早晚要来,不如现在就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以免将来有一天措手不及。’’左慈捋着胡子,他已经准备给小明上第.哪课。
小明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几转,道:“那早死晚死人总要死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去死,也好把死法掌握在自己手上.免得将来有一天横死措手不及?”
左慈的脸顿时僵住。
车厢一阵震动,左慈仰首骂道:“魏延你在上面给我安分一点,车顶都要给你弄穿了!”
上面的魏延可不管这些,他站在马车顶上,对着雄壮的长安城发出感叹:“别了,貂蝉姐姐;别了,小翠;别了,小红。”
他忽地用手做喇叭状,大喊道:“你们要守身如玉等我回来啊。”
喊完了魏延趴下来,四肢呈“大”字形贴在马车顶上,斜着脑袋看跟着马车跑的小黑狗,道:“对了小白,你也得守身如玉哦。”
车轮滚滚,卷起道道尘土,把长安城抛在了远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点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