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有恶报

    恶有恶报

    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主要人物表   阿娜斯塔霞·帕夫洛芙娜·卡缅斯卡娅(昵称娜斯佳)——内务部侦查员,少校   维克多·阿列克谢耶维奇·戈尔杰耶夫(绰号小圆面包)——内务部反严重暴力犯罪处处长,上校   亚历山大·因诺肯季耶维奇·博罗丹科夫——医生   奥莉加·列申娜(小名奥柳什卡)——博罗丹科夫的妻子   米哈伊尔·弗拉基米罗维奇·绍林诺夫(别名杜西克,小名米沙)——承包商   卡佳——绍林诺夫包养的情妇   尼古拉·萨普林(别名佩尔武申,小名科利亚)——雇佣杀手   塔玛拉·科切诺娃·卡捷琳娜——

  • 第七个受害者

    第七个受害者

    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著名侦探小说作家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是俄罗斯畅销书界多年来的一颗最耀眼的明星,被誉为“俄罗斯的阿加莎·克里斯蒂”。   玛丽尼娜是法学副博士,多年在苏联内务部机关工作,现为退休中校。俄罗斯最大的出版社之一埃克斯莫出版社专权出版她的侦探小说,目前共计23部。她的侦探小说吸收了欧美侦探大师的成功技巧,其作品突出特色之一就是,开篇充满了悬念,直到最后才使人恍然大悟;第二,不铺染凶杀场面,凶案仅是故事的引子。她还继承苏联侦探小说的优良传统:作品“触及社会生活重大问题,涉及人的道德精神面貌”。其作品通过破案

  • 少年

    少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

    《少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继《群魔》之后完成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发表于一八七五年。 一八七一年发表的《群魔》,使陀思妥耶夫斯基与革命民主主义阵营疏远了。一八七四年,曾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有过密切交往的革命民主主义诗人涅克拉索夫,建议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自己的新作《少年》送给当时最进步的刊物《祖国纪事》发表,后者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能够恢复与涅克拉索夫的关系,使陀思妥耶夫斯基感到由衷的高兴。对于作家后期的创作来说,这是一桩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在《少年》中,陀思妥耶夫斯基给当时的俄国社会描绘

  • 性格温和的女人

    性格温和的女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

    第一章 Ⅰ  我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 ……你看,现在她还在这里,一切都很好:我可以隔一分把钟走过去看看;可是明天人们把她一抬走,我一个人怎么办呢?她现在躺在由两张折叠式的方桌拼在一起的桌子上,躺在大厅里,可明天就会弄来一副棺材,那是用雪白、雪白的那不勒斯绸衬着的,不过,我不想讲这个……我一直在走来走去,想给自己解释清楚这件事。自从我想把事情弄清楚以来,已经过了六个钟头,但是思想还是不能集中到一点上。问题出在我老是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不过是按先后次序(好一个次序!

  • 普罗哈尔钦先生

    普罗哈尔钦先生

    陀思妥耶夫斯基

    谢苗·伊凡诺维奇·普罗哈尔钦先生住在乌斯季尼娅·费多罗夫娜家一个最黑暗、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此人有了一把年纪,思想健全而且不喝酒。因为普罗哈尔钦先生官职低,薪水给的虽然完全符合他的工作能力,但数目终究很少,所以乌斯季尼娅·费多罗夫娜每月只收他五卢布的房租,再多就怎么也不能再要了。有的人说她有她的特殊的盘算。不过,不管您怎么说,普罗哈尔钦先生好像要故意报复那些好恶毒嘲笑别人的人似的,居然成了女房东的亲信,深得她的欢心,当然这是从光明正大这个意义上说的。应该指出的是:乌斯季尼娅·费多罗夫娜是非常可敬、身材粗壮的

  • 穷人

    穷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宝贵的瓦尔瓦拉·阿历克谢耶夫娜:      昨天我幸福,非常的幸福,我幸福极了!因为在您的一生中,您这个固执的人啊,至少有这么一回顺从了我。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我醒来了(您知道,小宝贝,我干完公务以后喜欢睡那么一两个钟头),我拿出一根蜡烛来,预备好纸,削尖鹅翎笔,突然我无意中抬起眼睛来,真的,我的心就怦怦地跳起来了!那么您到底明白我要什么了,明白我的心要什么了!我看见您的窗帘的一角卷起来,挂在凤仙花的花盆上了,正跟那回我向您暗示的一样;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好象您的小脸在窗户那儿闪现了一下,好象您正从您的

  • 永久的丈夫

    永久的丈夫

    陀思妥耶夫斯基

    一、维尔强尼诺夫   时令入夏,而维尔强尼诺夫仍然留在彼得堡,实在出乎意外。他去南俄的旅行终成泡影,而诉讼的结局目前尚难逆料。诉讼过程一一关于地产的诉讼案——急转直下,情况大为不妙。早在三个月以前,这件案子表面看来并不复杂,几乎并无争议;可是,不知何故,事情却发生了变化。“总之,大体说来,事情是每况愈下!”——这句话是维尔强尼诺夫似乎带着某种幸灾乐祸的口吻经常默默叨念的。他聘请的律师颇为干练,也颇有名气,而且索费极昂,他本人也很舍得花钱;但他急于求成,也由于秉性多疑,坚持要对这宗案件插上一手。他亲自

  • 小英雄

    小英雄

    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当时还不到十一岁。七月间家人让我去莫斯科近郊乡下我的一位T姓亲戚家中作客。 当时去他家作客的不下五十人,也许更多……具体多少,我记不得了,也没有数过。那里很热闹,也很快活。好像那是一个只有开始而永远也没有结束的节目。似乎我们的主人发誓要尽快花尽他的庞大家产,前不久他真的成功地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也就是说,彻底花光了他的家产,一个子儿也不剩。每一分钟都有新的客人到来。莫斯科近在咫尺,抬头就可以看见,所以一批客人离去,只不过给另一批客人空出位子而已,而节目依然照样进行。寻欢作乐的方式,一个替换一个,花样

  • 涅朵琦卡

    涅朵琦卡

    陀思妥耶夫斯基

    一   我记忆中没有我的生父的印象。他死的时候我才两岁。我母亲又嫁了别人。这次再醮给她带来了很多痛苦,尽管她改嫁是出于爱情。我的继父是个乐师。他的命运很不寻常:这是我所认识的人中间最古怪、最奇特的一个。在我童年时代最初的印象中,他留下的痕迹太深刻了,这对我一生都有影响。为了便于理解我要讲的故事,我先在此概述一下他的履历。下面我要讲的一切,都是后来我从大名鼎鼎的小提琴家Б那里知道的,他是我继父年轻时的伙伴和密友。   我的继父姓叶菲莫夫。他出生于一位非常有钱的地主的村庄,继父的父亲是个穷乐师,度

  • 塔拉斯·布尔巴

    塔拉斯·布尔巴

    果戈理

    第一节   "转过身来,儿子!你这副模样多可笑!你们穿的这也算是僧侣的袈裟?神学校里大伙儿都穿这种衣服吗?"老布尔巴用这几句话接待了他的两个儿子,他们曾在基辅神学校念书,现在回到父亲家里来了。   哥儿俩刚刚下了马。他们是两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他们还显得有点腼腆,正象刚出校门没有多久的神学校学生一样。他们结实的、强壮的脸上覆盖着还没有碰过剃刀的初生的柔毛。他们被父亲的这种接待弄得狼狈不堪,一劫也不动地站着,眼睛望着地上。   "站住,站住!让我好好儿看看你们,"他把他们拨弄着,继续说。"

  • 初恋

    初恋

    屠格涅夫

    正文一献给巴·瓦·安年科夫①……客人们早已散去。时钟敲过了十二点半。只有主人、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和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还在屋子里。 主人按了一下铃,吩咐收拾晚饭的残杯冷炙。 “那么这件事就决定了,”他低声说着,更深地埋入圈椅里,并把雪茄点上火抽了起来,“我们每个人都得讲讲自己初恋的故事。您先讲,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 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是个身体圆圆的小胖子,脸颊丰满,一头淡黄色头发,他先瞅了一下主人,接着抬起眼来望着天花板。 “我没有初恋过,

  • 怎么办?

    怎么办?

    尼古拉·车尔尼雪夫斯基

    译序 第01节 一个傻瓜      在彼得堡,通往莫斯科的铁路的车站附近有几家大旅馆。一八五六年七月十一日早晨,其中一家旅馆的茶房们陷入了莫名的困惑之中甚至有几分惊恐不安。头天晚上八点多钟,有一位手提皮箱的先生来旅馆开了个房间,接着交出身份证登记,还要了茶和肉饼,然后吩咐说晚上别惊动他,因为他太累了,要睡觉;可是明早务必在八点钟叫醒他因为他有急事。他锁上了房门,只听见刀叉的响动,茶具的响动,过一会儿就悄然无声了--大概是睡着了。早晨八点钟,茶房敲昨天那位来客的房门,客人不吭声;茶房敲得越发使劲,使出

  • 我们

    我们

    尤金·扎米亚金

    记事一     提要:公告。最英明的线。史诗。   这里,我仅将登载在今天《国家报》上的公告逐字抄录如下:“一百二十天后,一统号①宇宙飞船即将竣工。伟大的历史时刻即将到来——第一艘一统号飞船即将腾空飞入太空。一年前,你们英雄的祖先征服了全球,建立了大一统王国。现在,你们面临更光荣的任务:你们的玻璃电飞船,将喷射着火焰,腾入宇宙。它将对宇宙的无穷方程式求得积分,大一统。你们面临的任务是将其他星球上的未知的生物置于理性的良性桎梏之下——他们可能至今仍生活在自由的蛮荒时代。如果他们无法理解我们带给他们的数

  •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

    蒲宁

      我的最初的回忆是使人莫名其妙的、毫无价值的东西。我记得那个初秋的阳光照耀着的大房间,记得从那朝南的窗口就可以看见山坡上空的冷峭的光辉……仅此而已,就只有这么一瞬间!为什么就在这一天,就在这一时刻,就在这一分钟,我的意识突然会生平第一...

  • 大师与玛格丽特

    大师与玛格丽特

    米·布尔加科夫

    诸神啊,诸位神明!那次行刑多么卑鄙无耻啊!披着披风的人把他傲慢的脸转向同行的年轻人说,不过,请你告诉我,他脸上的傲慢消失,出现了诚心哀求的神情,根本没有行刑!是不是?我恳求你,说吧,没有行刑,对吗?嗯,当然没有,同行的年轻人用嘶哑的声音...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

      去年,三月二十二日,傍晚,我碰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全天我都在城里东奔西跑,给自己找房子。我原先住的那房子很潮,当时我已经开始咳嗽了,感到很不舒服。还在前年秋天,我就想搬家,可是一直拖到去年春天。跑了一整天,也没找到一处像样点的。第一...

  • 神探古罗夫

    神探古罗夫

    H·列昂诺夫

      总统选举在即,国家杜马换届在即,政局的变幻莫测牵动各派社会力量的平衡;车臣燃烧的战火,给达官贵人与黑帮分子相互勾结攫取财富提供了机遇,于是,在莫斯科的街头,在剧院、工厂、一次又一次流血爆炸事件相继发生……  紧要关头,出现古罗夫冷峻

  • 金蔷薇

    金蔷薇

    帕乌斯托夫斯基

    记不起来了,这段关于一个巴黎清洁工约翰·沙梅的故事是怎样得来的。沙梅是靠打扫区里几家手工艺作坊维持生活的。沙梅住在城郊的一间草房里。本来可以把这个郊区大加描绘一番,以使读者离开故事的本题。不过,也许值得提一笔:直到现在巴黎城郊仍然还留存...

  • 不要阻挠刽子手

    不要阻挠刽子手

    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1  这件事你比我更了解。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你要求助于我。  亚历山大·谢苗诺维奇·科诺瓦洛夫身穿将军制服,高大魁伟。他站了起来,离开办公桌,在他那宽敞的办公室里不慌不忙地来回踱起步来。和他交谈的那个人坐在圈椅上,跷着二郎腿,两手自

  • 古拉格群岛

    古拉格群岛

    索尔仁尼琴

      一九二一年夏天,那个企图制止俄国面临的空前未有的饥荒的救济饥民委员会遭到了逮捕(古斯科娃、普罗科波维奇、吉施金等)。问题是在于,这些给饭吃的手不是那些可以允许来给饥民饭吃的手。这个委员会的被饶恕了的主席,垂死的柯罗连科,把对委员会的...

123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