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真博物馆

    纯真博物馆

    奥尔罕·帕慕克

    2008年5月,北京,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首次抵达中国,在他的第一场媒体见面会上,帕慕克志得意满地当庭宣布:“我刚完成了一部长达600页的小说!这部土文小说曾在土耳其创下两天销售十万册的记录,2009年的10月底,这本592页的土耳其文小说《纯真博物馆》的英文版上市,页码为560页(精装)。近日,《纯真博物馆》的中文版推出,页码为567页,是帕慕克系列作品中第二厚的小说。   《纯真博物馆》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又不仅止于爱情。1975年的伊斯坦布尔,有婚约在身的30岁富家公子凯末尔爱

  • 新人生

    新人生

    奥尔罕·帕慕克

      第一部分   序言   在我所有的小说中,都有一场东方与西方的交会。当然,在做出此种声明的同时,我很清楚所谓的东方和西方,其实皆为文化的概念;也就是说,它们都是想像的产物。尽管如此,无论两者的想像成分有多少,东方和西方毕竟仍是事实。我所指的,并不单纯只是我们在地图上所见的地理事实,而是它们影响我们生活的文化事实。东方与西方蕴含深邃而独特的传统,决定了人们的智慧思想、感知能力及生活方式。对我的家庭和我而言,置身于伊斯坦布尔中心,这些传统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总是混杂的。东方与西方的交会,并非如人们以为的

  • 白色城堡

    白色城堡

    Orhan Pamuk

    他说,第二天进宫时,宫中已分成了两派:一派希望取消城里实施的各种防疫措施,这派人士包括皇室星相家瑟特克先生;另一派支持霍加的人则说:就让这座城市屏住呼吸,也别让在城中游荡的瘟疫恶魔呼吸。看到死亡人数一天天地减少,我充满了希望,但霍加仍非...

  • 我的名字叫红

    我的名字叫红

    奥尔罕·帕慕克

    如今我已是一个死人,成了一具躺在井底的死尸。尽管我已经死了很久,心脏也早已停止了跳动,但除了那个卑鄙的凶手之外没人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而他,那个混蛋,则听了听我是否还有呼吸,摸了摸我的脉搏以确信他是否已把我干掉,之后又朝我的肚子踹了一脚...

  • 伊斯坦布尔的幸福

    伊斯坦布尔的幸福

    李凡纳利

    讲述一个老文明的现代幸福是最不容易的。还未被代表的偏远村镇、组织化程度最高的军警特单位、有着永恒梦幻感的都市,血肉之躯置身于这些不同的秩序,彼此想象、交流,在幽闭和荒漠里呼吸……《伊斯坦布尔的幸福》像一首交响乐,把这种古老文明的当下生态...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