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吞噬少女的流沙

    吞噬少女的流沙

    维多莉亚·霍尔特

    我不知道我的故事该从哪儿说起。是否该从我看到纳皮尔同伊迪丝在洛瓦特磨坊的小教堂举行婚礼的那一天说起,亦或是从我坐上火车动身去探索我姐姐罗玛失踪的真相时说起。在这两件大事发生之前出了许多重要的事情,然而也许我应该选择后者,因为那时我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了这件事。 罗玛,我的既务实而又可靠的姐姐一失踪了。进行过调查,也做过种种推测,但是她的下落却依然不明。我想,解开这个谜的唯一办法应该到人们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地方去找,我决心把她的情况弄个水落石出。 坐在火车上的我是一个孤独的、有着丧夫之痛的女人-假如我是个多

  • 消失的踪影

    消失的踪影

    斯蒂芬·怀特

      12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四,傍晚6:30,我与黛安娜一起来到汉娜·格兰特的办公楼后面。五分钟前,我们还在争论,她突然一把把我从办公桌后面拉起来。现在我与她一起来这儿,就说明我输给她了。她把绅宝车瑞典名车。熄了火,还做了番推论。“如果找不到汉娜,早上我们就走不了了。就这么简单。”   她说的没错。   离圣诞节只剩下九个购物日,我和黛安娜·埃斯特维茨计划经落基山脉飞往拉斯韦加斯参加一场周末专题研讨会——黛安娜似乎对眼动脱敏与再加工一种心理治疗方法,用于创伤后早期的心理干预,减轻心理创伤,重建希望和信

  • 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

    迈克·弗雷恩

    第一幕 玛格瑞特: 可为什么呢? 波 尔: 你还在想这事儿? 玛格瑞特: 他为什么来哥本哈根? 波 尔: 如今我们3 人都已死去,不在人世,亲爱的,还有什么要紧吗? 玛格瑞特: 人死去了,疑问还一直在,鬼魂般地徘徊着,寻找着他们生前未能觅得的答案。 波 尔: 有些疑问是无答案可寻的。 玛格瑞特: 他为什么来? 他想告诉你什么? 波 尔: 他后来解释了嘛。 玛格瑞特: 他解释了又解释,可一次比一次地令人费解。 波 尔: 说白了也很简单,他就想交谈一下。 玛格瑞特:

  • 魔是魔法的魔

    魔是魔法的魔

    尼尔·盖曼

    第一章 pksunking 在我小的时候,那真的不像是那么久以前的事,我喜爱短篇集。在我可以用来阅读的时间里——早茶时,午休后或者火车上,短篇小说可以一口气读完。它们创造、它们展开、它们把你带到一个新的世界里,然后在大约半个小时里,又把你安全的送回学校或家里。 你在花样年华里读过的那些故事从没有真正离开过你。你可能忘了它们的作者或者故事的名字。有时你记不清故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一个故事打动了你,它就会与你同在,停留在你灵魂深处很少触及的地方。 恐惧把你抓得最紧。如果它真的

  • 亚瑟王之死

    亚瑟王之死

    托马斯·马洛礼

    序 1 1485年英国柯克士顿著 在我印行了几种历史名著,又计划刊印记载名将和君王们丰功伟绩的史籍,还有记载前人嘉言懿行、可作读者取法的著作以后,就有很多英国的贵族们经常来问我为什么不刊印一部关于“圣杯”故事的历史,也就是关于三个最高贵的基督徒之一、亚瑟王的历史,在一切基督国王之中,这个君王的事迹,英国人必须深切了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历史上总共有九个贡献最大、而且最优秀的人。其中三人是异教徒,三个是犹太人,三个是基督徒。这三个异教徒,都在耶稣没有降生之前,他们是耶稣的化身;他们的名字,

  • 黄蜂死亡的季节

    黄蜂死亡的季节

    丹尼斯·米娜

    第一章 莎拉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四周出奇得静,静得让她吃惊甚至不安。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红色数字闪烁着:16: 32。 从山下花园传来了犬吠声,持续不断,在封闭的弧形房间里萦绕不绝。 安静。莎拉住在这里时总会习惯性地把厨房里的收音机打开,调到第4台,电台中播出的谈话节目听起来温柔而亲切,使这里显得不那么空旷寂寥,尤其是在另一间房里听起来,给人的感觉像是这座房子里聚满了从汉普郡过来的优雅人士,正在这里闲谈。如果是在格拉斯哥那样的大城市,窃贼们若是光顾到这样

  • 太阳风

    太阳风

    亚瑟·克拉克‘’

    前言   这本集子包括我在六十年代里创作的短篇小说。六十年代正巧是科学技术史上最有戏剧意义的时期之一。在那个年代里,人类发明了镭射,初步破译了遗传基因密码,发射了第一个金星、火星探测器,发现脉冲星以及登上了月球。这些大事件中的绝大多数,都写进了我的故事,有些是在发生前就预测到了,而有些则是取得成果后,被写进故事中的。现在我按年代顺序来编排它们。   这是我的第六本短篇小说集,我想给它加上一个附标题:“克拉克的最后选集”——这不是暗示我会结束我的写作生涯(虽然我确实想知道2001年到底会发生什么),

  • 水晶头骨之谜

    水晶头骨之谜

    马顿

      第一章 印第安人的古老传说   天还没亮,置身于丛林深处的我们就已在浓密的灌木林中开始了艰辛的长途跋涉。据说,曾经辉煌一时的玛雅城就埋在这里。雨林里还是漆黑一片。此情此景不禁让我们产生了一些错觉。我们先是看到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如生灵、精灵或鬼影一般;继而听到它们发出的阴阳怪气的叫声;再不就是美洲虎令人发瘆的咆哮,刹那间那咆哮声压过丛林中所有声音向我们逼来,把我们仅有的自信心振得七零八落。一时间一个强烈的意识"唿"地窜进脑海——完了,必死无疑了。于是我们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惊栗中缓过气来。不能

  • 上帝的拳头

    上帝的拳头

    弗·福赛斯

      第一章   那个还能活10分钟的人正在开怀大笑。   引起他开心的缘由是他的私人助手莫妮克·杰明讲给他听的一个幽默故事,故事的女主人公是他们在斯塔尔街的空间研究公司的一位同事。这是1990年3月22日,一个细雨蒙蒙的晚上,她正驱车把他送回家。   他们两人是在7点差10分时离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乌可郊区他的办公室的。莫妮克驾驶那辆雷诺21型房车,她在几个月之前卖掉了她的雇主的大众汽车,因为他开车技术很糟糕,她担心他会因车祸而死于非命。   他的住宅位于福黎街旁边切里德鲁三栋公

  • 第四秘密议定书

    第四秘密议定书

    弗·福赛斯

      第一章 作案高手   一个身穿灰衣服的人,打定主意在今天深夜把那套戈兰钻石首饰盗出来。他知道只要首饰仍在房间的保险柜里,而主人又不在家,那就笃定能弄到手。他必须先把情况搞清楚,于是,他窥视着,等待着。到了7点半,开始有动静了。   又宽又大的美洲虎牌豪华型高级卧车,从地下停车场威风凛凛地驶出来了。在门洞口停了一下,驾车人看了看街上来往的车辆,便上了马路,朝海德公园路口的方向驰去。   在这座堂皇住宅对面的路边,停着一辆租来的沃尔沃货车,方向盘后坐着吉姆·劳令斯,身着租来的灰色司机制服

  • 轻柔说话的风

    轻柔说话的风

    弗・福赛斯

      第一章   传闻一直在说,卡斯特将军统帅下的部队在1876年6 月25日小比格霍恩的那次大屠杀中,没有一个战士存活下来。这话不对;其实有一位幸存者。他是一名边防侦察兵,年龄24岁,名叫本·克雷格。   这是关于他的故事。   是那位边防侦察兵灵敏的鼻子首先闻到了它:由草地上的微风吹来的炊烟的那股淡淡的香味。   他独自单骑走在前头,领先于10名边防骑兵巡逻队20码距离。他们在罗斯伯德溪谷的西岸行进着。   那侦察兵没有转身即提起他的右手把缰绳勒住了。在他的身后,那位中士和9 名骑兵也跟着勒住

  • 深宫孽海

    深宫孽海

    维多莉亚·荷特

    回忆是痛苦的,然而回忆的过程却是那样充满着幸福的感觉。如果可以重活一次,相信错过的人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深宫孽海》是作为克里斯多夫.布朗的遗孀向世人讲述她和女王伊莉沙白之间的恩怨情仇。在了解女王伊莉沙白一世、贵族列斯特伯爵、以及一位美艳的伯爵夫人和她的儿子四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后,更衬托出宫内权欲和情欲的交战、爱情的追逐和母子亲情的悲欢。 故事以回忆为主,多旁及当时欧洲的政治风波,政治婚姻的内情,以及英国政治及皇亲贵胄的家族关系。 第一章庄园老妪 莫怨琵琶, 彼肖似我,

  • 事物的艺术

    事物的艺术

    弗·福赛斯

    十一月 下雨了.雨点像一道缓慢移动的幕墙降落到伦敦市内的海德公园,在轻微的西风的吹拂下,又像一道下落的水帘,飘向公园路和把南行和北行的小巷子分隔开来的狭窄的种着法国梧桐树的园林.一个湿淋淋的忧郁的男人站在光秃秃的树下观察着. 格罗斯文纳宾馆舞厅的人口处被几盏弧光灯和连续不停的照相机闪光灯照耀得如同白昼.里面温暖、舒适、于燥.门前的遮篷下只是地面受了潮,穿着制服的服务员们站在那里,手持发着亮光的雨伞;豪华轿车一辆接一辆地驶上来. 每当一辆被雨水打湿的轿车在遮篷下停住,其中一名服务员就会冲上前去,为一位

  • 人是太空人的后代

    人是太空人的后代

    葛瑞姆·汉卡克

      外星人的后代是什么?   生命的起源向来被视为第一科学谜案,人类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科学探索都是围绕这一命题展开的。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人类辛辛苦苦构建了"自己的"知识大厦。在这座大厦里,人们贪婪地填充数不清的学说和定理。人们把这些学说、定理粘合起来,试图建造一座人类的通天塔。人们自豪他说,这是科学的进步。   在这个"庞大完美的科学体系"中,人类生命的起源就成了某些人导演的一部动画片:瞧,六十万年前开始的旧石器时代;瞧;一万年前开始的新石器时代……猿

  • 桑苏西来客

    桑苏西来客

    阿加莎·克里斯蒂

    第一章 一   唐密·毕赐福在公寓过厅里把外套脱下,相当小心的挂在衣架上。他的动作很慢,帽子也很小心的挂在旁边的钩子上。   他的妻子正在起居间坐着,用土黄色的毛线织一顶登山帽,他端端肩膀,换上一脸果敢的笑容,走了进去。   毕赐福太太迅速的瞥他一眼,然后,又拼命的织起来。过了一两分钟,她说:   “晚报上有什么消息吗?”   唐密说:“闪电战来了,万岁!法国的情况不妙。”   “目前的国际局势非常沉闷。”秋蓬这样说。   一阵沉默,然后,唐密说:   

  • 拉玛花园

    拉玛花园

    亚瑟·克拉克

    第一章 尼柯尔日记 第一节   2200年12月29日   两天前,地球上格林威治时间晚上10点40分,西蒙娜·沃克菲尔降临人世。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我原以为自己经历过一连串巨大的感情波折:母亲去世、洛杉矶奥运会上获金牌、和亨利王子共处36小时以及图尔医院里在父亲关注的目光下热娜维耶弗的诞生。然而,这一切都远不及西蒙娜出生时的第一声哭啼给我带来的喜悦和宽慰。圣诞除夕我睡得矇矇眬眬的,做了一个很深很清晰的梦:梦中我在博韦的池塘边散步,与宠物小鸭逗乐嬉戏,仿佛有人在叫我,但我却辨不出这

  • 太空序曲

    太空序曲

    阿瑟·克拉克

    第一章 第一节   那条闪亮的金属轨道长达五英里,笔直如箭,在沙漠上遥遥指向远方。它穿过死寂的沙漠中央,一直伸向西北方那遥远的海洋。   就在这片曾经是土著人家园的土地上,十几年前,轰鸣着竖立起许多外形怪异的东西。其中最大最怪异的就放在了发射轨道的前端,它会沿着这轨道呼啸着冲向天空。   在低矮的沙丘所围绕着的峡谷中,一座小镇已经在中间平缓的沙漠上拔地而起。建造这座小镇别无它用,只为了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凝聚在那个燃料贮存罐和那条五英里长轨道末端的发电站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和工程师们会聚

  • 破冰船

    破冰船

    约翰·加德纳

    1的黎波里事件 在的黎波里东南大约十五公里的地方,座落着利比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军事贸易谈判大院。 这座大院临近海岸,大院四周全部被芳香的桉树、成熟的柏树和高大的松树荫蔽着,使那些喜欢窥探的人什么也瞧不见。 从空中俯瞰,这里很容易被人当作是一座监狱。这块腰子形的地区四周竟围上了三层六米高的防龙卷风围墙,每一道围墙上面又加上了一道一米高的通电铁丝网。 晚上,警犬在围墙之间的通道上转悠,正规的巡逻兵乘坐着卡斯卡维尔型装甲车在围墙外边兜圈子。 大院里的建筑物大部分都有其特殊的用途

  • 切勿送花

    切勿送花

    约翰·加德纳

    1 刺客肆虐的一周 --------------------------------------------------------------------------------   从教皇陛下表明了他的愿望那一刻起,保罗·迪·西奥神父就一直悒悒不乐。迪·西奥神父甚至与至高无上的教皇争辩;这可是件不寻常的事,因为众所周知,教皇曾说过:“我似乎是我这个资深秘书拔不掉的眼中钉,肉中刺。”   迪·西奥神父确实非常焦虑,其主要原因是教皇陛下的随行人员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改变了计划。教皇只住了一天

  • 遭遇死亡

    遭遇死亡

    约翰·加德纳

    故事发生在1992年统一之后的德国。前西德情报组织卡鲍尔的两名成员遇害。卡鲍尔这个组织已名存实亡。 詹姆斯·邦德奉命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女特工伊丝一同去柏林调查。从他们到达柏林的那一刻开始,步步涉险,处处危机,引出多方势力的争斗,由此而展开了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情节。他的搭档伊丝后来也死于非命。 最后,詹姆斯·邦德战胜了所有对手,携卡鲍尔中的一位美貌女士返回美国,安葬了伊丝。 1 万尼亚与伊格之死   在寒冷的10月里一个星期二的下午,4点12分整,在法兰克福市中心的法兰克福

1234567... 17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