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与黄金

    血与黄金

    安·莱丝

    他叫塞纳。在远古的诗歌语言中有个更长的名字——塞纳瓦德。但在成为饮血者时改名为塞纳。数世纪后,当他躺在冰窟中,做着梦,这个名字保持到现在。 第一次来到冻土时,他盼望永久地长眠。偶尔血欲会将他唤醒,于是他运用飞翔天赋升入空中搜寻雪原上的猎人。 他小心的吸食他们,绝不吸走任何一人过多的血,所以没人因他而死。需要毛皮和靴子时便从他们那儿拿,然后返回隐匿之所。

  • 恋情的终结

    恋情的终结

    格雷厄姆·格林

    故事没有开端,也没有结尾:作者从自己经历中选择那个可以让其回顾以往或者放眼未来的时刻时,完全是任意的。有些职业作家,在被人们认真注意到的时候,会因他们的写作技巧而受到赞美。我用“作者选择”这样的说法时,口气里所带的,便是这类作家会有的那种并非很确切的自豪感。但是,事实上是我自己选择了一九四六年一月那个

  • 波琳家的遗产

    波琳家的遗产

    菲利帕·格里高利

      今天天气很热,风里夹杂着一阵瘟疫的恶臭,刮过平坦的牧场和沼泽。在这样的天气里,如果丈夫仍陪在我身边的话,我们就不会被迫困在一个地方,老盯着死气沉沉的黎明和暗红色的落日不放了。我们会同朝臣一道出游,走过汉普郡和苏赛克斯的旷野和丘陵地,饱览全英格兰最富饶和最美丽的乡村风光,我们会把马骑上高高的山路,从上俯瞰大海。每天早晨我们都会外出狩猎,中午就在大树的浓密荫蔽下吃饭,到了晚上,则在乡间别墅大厅摇曳的火光下翩翩起舞。我们曾与这片土地上最伟大的家族结谊,我们最

  • 致命魔术

    致命魔术

    普瑞斯特

    这个故事源自一列穿越英格兰北行的火车上,不过我很快发现它其实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开始。 当时我无暇顾及其他:我正忙于追踪一则宗教教派事件。当天早上,父亲寄来的那一封厚厚的信还原封不动地被我放在膝上——父亲打电话来告知时,我正心不在焉——莎娜大声关上卧室门,怒气冲冲地抱着满箱的唱片经过,正准备离开我。所以,我只好应付着说:“好的,爸,您寄过来,我再看看。”

  • 人性的因素

    人性的因素

    毛姆

    这世上比《航行指南》更耐读的书怕是没有几本了。这套丛书是水文地理局受海军部委员会的委托编写出版的,样子就做得很好看,布面精装(用的布都极为轻薄),有不同的颜色,最贵的也花不了多少钱。只要掏四先令,你就能拿到一本《扬子江航行手册》,“从吴淞河到最上游船只无法通行之处,扬子江一路胜景(包括汉江、嘉陵江、岷江等支流),和各处航行指引,尽在书中”;花三先令,能买到《东方群岛航行手册》第三卷,“囊括西里伯斯岛东北部、摩鹿加群岛、济罗罗岛[2]航线,班达海和阿拉弗拉海[3],

  • 我们在哈瓦那的人

    我们在哈瓦那的人

    格林

     “美国推理作家协会”一百部最佳推理小说上榜作品,在本书中,格林式的幽默尽显无遗,是一本让人从头笑到尾的间谍小说。这本书的矛头直指007式不食人间烟火的间谍,以嘲讽的笔调讲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一个身不由己的小人物无意间被卷入国家政权之间的争斗风波,结果竟然靠弥天大谎在两国之间无往不利,玩弄阴险狡诈的政客于股掌之上。入木三分的讥讽彻底解构了以往具有传奇色彩的间谍小说,是间谍小说中翻新出奇的作品。   

  • 查太莱夫人的情人

    查太莱夫人的情人

    劳伦斯

    在一九二八——二九年两年间,欧美文坛上最令人震惊、最引起争执的书,大概莫过于劳伦斯(D.H.Lawrence)的这本《查太莱夫人的情人》了。跟着,一九三零年劳伦斯逝世。盖冠论定,世界文坛又为这本书热闹了一番。在现世纪的小说家中,决没有一个象劳伦斯一样,受过世人这样残酷地辱骂的;而同时,在英国现代作家中,要找到一个象劳伦斯一样的,受着精英的青年知识阶级所极端崇拜的人,却是罕见的,劳伦斯的这本书,把虚伪的卫道者们弄癫了,他把腐败的近代文明的狰狞面孔,太不容情地暴露了

  • 长日将尽

    长日将尽

    石黑一雄

      看来,这些天来一直在我心头盘桓的那次远行计划越来越像是真的要成行了。我应该说明的是,这是一次叨光法拉戴先生的福特轿车的舒适旅行;一次依我看来将带我穿越英格兰众多最优美的乡村盛景,去往西南诸郡的远行,而且会让我离开达林顿府的时间长达五六天之久。之所以有此旅行的念头,我应该特意指出,是源自差不多两个礼拜前的一个下午,由法拉戴先生本人主动向我提出的一个最为慷慨的建议。当时我正在藏书室里为那些肖像掸尘,准确地说,我记得是站在梯凳上为韦瑟比子爵的肖像掸尘,我的雇

  • 遥远地球之歌

    遥远地球之歌

    阿瑟·克拉克

    公元1967年,人类经过反复计算,发现要不了两千年,太阳就会变成超新星爆发,地球即将毁灭。在这*后的时刻,有人绝望,有人痛哭,有人放浪形骸,但更多的人将全世界的力量凝聚到一起,试图移民银河系,或者,至少将人类的基因和文明传播到宇宙中,这样,人类才不至于白白在宇宙中存在过。

  • 刺客信条:兄弟会

    刺客信条:兄弟会

    奥利弗·波登

      当埃齐奥从西斯廷教堂的密室中跌落时,无数往事涌上了他的脑海。这段心灵体验是如此漫长,或许有十五分钟,或许是十五个小时,或许……足足十五天。   尽管如梦境般缥缈,但他还是抓住了一些貌似真实的残片:那是密室中一座巨大的石棺,似乎是花岗岩的质地。当他试着接近那石棺时,它忽然迸发出了夺目的光芒——柔和,让人感到温暖的光芒。  

  • 刺客信条:启示录

    刺客信条:启示录

    奥利弗·波登

    岁月蹉跎,伟大的刺客大师埃齐奥奥迪托雷已将步入暮年, 但他的智慧却有增无减,这把刺客之刃也愈加锋利。 如今,他又踏上了新的征程,前往叙利亚去找寻传说中属于刺客宗师阿泰尔的一处失落多年的大图书馆。 那里沉睡的智慧可能会永远地消灭圣殿骑士团。 然而,谁都无法想到的是,这次旅程竟然就此开启了新一段惊心动魄的冒险……

  •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P.D. 詹姆斯

      第一宗谋杀案发生的那天早上,6点刚过,综合护士协会派到护士培训学校的视察员穆丽尔·比勒小姐便醒来了。虽说一大早醒来有点儿懒懒的,她还是意识到今天是1月12日,星期一,是去约翰·卡朋达医院视察的日子。新一天里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回荡,等她明白过来那是伯罗斯的闹钟声时,它却已经安静了下来。伯罗斯此时正皱着鼻子在公寓里到处磕磕碰碰地走着,像一只笨拙可爱的小动物。接着传来准备早茶时愉悦的叮当声。比勒挣扎着睁开眼睛,努力抗拒着热被窝的诱惑,不让自己再缩进去,思

  • 毒舌钩

    毒舌钩

    米涅·渥特丝

      冰冷而僵硬的尸体躺在带点咸味的水中,惨白的脸陷在一个可怕的怪东西里,这东西周围的荨麻和紫菀已经发芽;张开的口中可以看见夹在生锈锥头中的舌头。   毒舌钩是两三个世纪前用来让女人闭嘴的刑具,不只用在讲话恶毒的女人身上,也包括任何挑战男性权威——不管是家里或外面——的女人。

  • 与罗摩相会

    与罗摩相会

    阿瑟·克拉克

      这种事迟早都会发生。1908年6月30日,莫斯科以三个小时、四千公里的距离,与一场大毁灭擦肩而过——以宇宙的尺度来看,这点儿距离微乎其微。1947年2月12日,又是俄罗斯,只不过是另一座城市,以更加微乎其微的距离躲过一劫——二十世纪第二大陨石在距离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不足四百公里的地方爆炸了,爆炸威力与问世不久的原子弹不相上下。

  • 边陲鬼屋

    边陲鬼屋

    威廉•霍奇森

      爱尔兰的西部有一座叫克莱顿1的小村落,孤零零地坐落于小山脚下。方圆数里开外是一个闭塞的荒凉乡镇,时不时能看到几户破败的农舍,只是长年无人居住,光秃秃的屋顶上连覆盖的茅草都没有。这里土地贫瘠,人迹罕至,起伏的山脊上乱石丛生,薄薄的一层泥土勉强把底下的岩石遮住。   尽管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和我的朋友托尼森还是决定在这里度假。去年,他参加了一个徒步旅行,碰巧发现这个地方,他还发现小村外有一条无名小河,可以尝试到那里钓鱼。

  • 间谍课:暗杀名单

    间谍课:暗杀名单

    弗·福赛斯

     在华盛顿漆黑隐蔽的中心,有一份简短的绝密名单,上面列有一串恐怖分子的名字。这些恐怖分子被认为对美国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华盛顿判处了他们死刑,并且从未试图对他们实施逮捕、审判或任何正常的程序。这份名单被称作“暗杀名单”。   每周二早上的椭圆形办公室里,总统和另外六个人都要审议这份“暗杀名单”是否存在“修订”的可能,永远是这七个人,不会多、不会少。这些人中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还有指挥着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威力的秘密部队的四星上将。那就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组织。  

  • 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阿加莎·克里斯蒂

    本书记载的是大约四年前发生的事。本人以为目前的情况已经发展到必须将实情公诸于世的阶段,曾经有一些最狂妄、最可笑的谣传,都说重要的证据已经让人扣留了。另外还有诸如此类很无聊的话。那些曲解的报道尤其在美国报纸上出现得更多。 实际情况的记述最好不是出自考察团团员的手笔。其理由是显而易见的:大家有充足的理由可以假定他的记述是有偏见的。

  • 死亡与薄情

    死亡与薄情

    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繁忙的一天即将结束,可是阿纳斯塔西娅-卡缅斯卡娅面前的文件、记录和统计表格仍堆积如山,一时理不出头绪来。不过,一定得清理好,因为今天是她婚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也是她处女生涯的最后一天。明天,5月13日,星期六,她就要嫁人了。 三个月前,她和阿列克谢-奇斯佳科夫去婚姻登记处递交了申请书,从那时起同事们就没完没了地跟她开玩笑。大家都知道,娜斯佳很快就满35周岁了,她和奇斯佳科夫从中学九年级起就相识了,这些年来一直形影不离。大家还知道,娜斯佳本不想出嫁,她

  • 罗尼

    罗尼

    安德鲁·麦克尔·赫尔利

      秋天就这样走到了终点,只是有些疯狂。希斯强风四起,不过几个小时的工夫,从肯伍德区到国会山,原本绚烂的色彩便消失殆尽,空留几棵老橡树和山毛榉树等待死亡的降临。薄雾接踵而至,周围一片死寂,几天后,空气中只弥漫着腐烂和篝火的气味。   一天下午,我捧着笔记本在那里待了很久,记录下萧瑟的景象,结果错过了与巴克斯特医生的约会。他告诉我用不着担心。不管是约会,还是树木,都没什么可烦恼的。与他的会面可以再约,而大自然终将再次焕发生机。看起来山穷水尽,实则柳暗花明又一村。

  • 孩子的眼睛

    孩子的眼睛

    里查德·诺斯·帕特森

      在旧金山,发现一名男性死者,证据既可确证为自杀,但又暗示很可能是一起谋杀。调查显示,他与他失和的妻子就他对小女儿的不道德的监护进行过斗争,他进行敲诈和威胁,并被指控对孩子施行性虐待。大陪审团判决他失和的妻子的新情人为凶手,他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辩护律师。审判一开始就具有轰动性。律师变被告,在法庭和四处寻找血腥暴力的新闻媒体来看,谋杀动机十分清楚,他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很快被推翻,连他的儿子也开始怀疑他。最后,一些因素迫使他保守秘密。由于牵涉到对小女孩的忠诚,

1234567... 18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