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阳逸史

    龙阳逸史

    醉竹居士

     叙   余友人宇内一奇豪也,生平磊落不羁,每结客于少年场中,慨自龆龄,遂相盟订,年来轶宕多狂,不能与之沉酣文章经史,聊共消磨雪月风花.   窃见现前大半为腌臜世界,大可悲复大可骇.怪夫馋涎饿虎,偌大藉以资生,乔作妖妍艳冶,乘时竞出,使彼抹粉涂脂,倚门献笑者,久绝云雨之欢,复受鞭笞之苦.时而玉筋落,翠蛾愁,冤冤莫控,岂非千古来一大不平事?   余是深有感焉,遂延吾友相商,构室于南屏之左,日夕闻啼鸟,玩落花,优游山水之间.既而墨酣笔舞,不逾日,神工告竣,展卷则满纸烟波浩渺,水光山色,精奇百

  • 夷坚丁志

    夷坚丁志

    洪迈

    夷坚丁志卷第一九事 王浪仙 温州隐者某、居于瑞安之陶山.所处深寂.以耕稼种植自供.易筮如神.每岁一下山卖卦.卦直千钱.率十卦即止.尽买岁中所用之物以归.好事者或赍金帛.经月邀伺.然出未十里.卦已满数.不复肯更占.郡人王浪仙.本书生.读书不成.决意往从学.值其出.再拜于涂.便追随入山.为执奴仆之役.稍稍白所求.隐者亦为说大概.又举是岁所占十卦.使演其义.王疲精竭虑.似若有得.彼殊不以为能.曰、汝天分止此.不可强进也.遣出山.然王之学固已绝人矣.有以墓域讼者求决焉.其卦遇贲.曰、为坟欠土.此不

  • 幻中游

    幻中游

    步月斋主人

    第一回 老宿儒七贴方登第   诗曰:   修士读书认理真,几忘气化有屈伸。   游魂为变原不昧,漫道人间无鬼神。   却说万历年间,湖广黄州府罗田县,有一个秀才,姓石名峨,字峻峰,别号岚庵。乃洛阳石洪之后。为无未避乱,流落此处。家有房宅一所,田地数顷。为人素性刚方,不随时好,不信鬼神。夫人竺氏惠而且贤,中馈针织外,黄卷青灯,恒以相夫读书为务。因此峻峰学业成就。每逢考试,独冠一军。四方闻风,无不争相景仰,乐为结纳。可惜时运坑坷,于功名。凡进六场,不是命题差题,就是文中空白。不是策

  • 王阳明出身靖乱录

    王阳明出身靖乱录

    冯梦龙

      诗曰:    绵绵圣学已千年,两字良知是口传。   欲识浑沦无斧凿,须知规矩出方圆。   不离日用常行内,直造先天未画前。   握手临岐更何语,殷勤莫愧别离筵。   这首诗,乃是国朝一位有名的道学先生别门生之作。那位道学先生,姓王,双名守仁,字伯安,学者称为阳明先生。乃浙江省绍兴府余姚县人也。    如今且说道学二字。道乃道理,学乃学问。有道理,便有学问。不能者待学而能,不知者待问而知。问总是学,学总是道。故谓之道学。 且如鸿蒙之世,茹毛饮血,不识不知。此时尚无道理可言。安有学问之名。自伏

  • 仙侠五花剑

    仙侠五花剑

    海上剑痴

    说部题词   歙县周忠鋆病鸳   游戏人间小谪仙,几回沧海变桑田,仓皇南渡浑如昨,何必春秋定记年?   飞仙剑侠事茫茫,我辈从来有热肠,敢说丰城饶宝气,霎时银海眩奇光。   笔花飞处剑花飞,豪气如虹信手挥,蓄得满腔忧国泪,为伤时局屡沾衣。   无剑原难斩佞臣,此情何日慰骚人,挥毫雪涕从容写,横扫阴霾大地春。   伤心南宋旧衣冠,留到如今哭也难,忍泪含悲说何处,偏安安忍问长安?   稗史奇观太认真,尽堪持赠有心人,文章报国知何许,搦管还惭草莽臣。   时事原难判五花,梁鸿应窜海之涯,孙登忽地

  • 搜神记

    搜神记

    干宝

    搜神记卷一 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 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冰玉散,以教神农,能入火不烧。至昆仑山,常入西王母石室中,随风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时,复为雨师,游人间。今之雨师本是焉。 赤将子轝者,黄帝时人也。不食五谷,而啖百草华。至尧时,为木工。能随风雨上下。时于市门中卖缴,故亦谓之缴父。 宁封子,黄帝时人也。世传为黄帝陶正,有异人过之,为其掌火。能出五色烟。久则以教封子,封子积火自烧,而

  • 青楼梦

    青楼梦

    俞达

    词曰: 窝是销金,人来似玉,笙歌竞奏山塘。璧月琼楼,尽教遣此风光。却怜丝竹当年盛,忽兵戈、变起仓皇。恨难禁,怨煞王孙,恼煞吴娘。而今再睹升平宇,聚鸳鸯小队,脂粉成行。依旧繁华,青楼都贮群芳。个侬本是多情种,凭谁人一著意评章。愿今生,锦帐千重,护遍红妆。 慕真山人曰:这首词是专说吴中风土,自古繁华,粉薮脂林,不能枚举,虽经乱离之后,而章台种柳,深巷栽花,仍不改风流景象。吾少也贱,恨未能遍历歌簇,追随舞席,帷是夙负痴情,于情字中时加兢惕。但近来有种豪华子弟,好色滥淫,恃骄夸富,非艳

  • 雪月梅

    雪月梅

    陈郎

    自序 昔太史公游历名山大川,而胸次眼界豁开异境。《史记》一篇,疏荡洒落,足以凌轹百代。乃知古人文章,皆从阅历中出。予也,自渐孤陋,见闻不广。及长,北历燕、齐,南涉闽、粤,游历所经,悉入编记,觉与未出井闬时,少有差别。今已年过杖乡,精力渐减,犹幸麓中敝裘可以御寒,囤中脱粟可以疗饥。日常无事,曳杖山乡,与村童圃臾,或垂钓溪边,或清谈树下,午间归来,麦饭菜羹,与山妻稚子欣然一饱,便觉愈于食禄千种者矣!惟念立言居不朽之一,生平才识短浅,未得窥古人堂奥,然秋虫春鸟亦各应时而鸣,予虽不克如名贤著述,亦乌

  • 济公全传

    济公全传

    王梦吉

    第一回 李节度拜佛求子 真罗汉降世投胎   话说南宋自南渡以来,迁都临安,高宗皇帝建炎天于四年,改为绍兴元年。在朝有一位京营节度使,姓李名茂春,原籍浙江台州府天台县人,娶妻王氏,夫妻好善。李大人为人最慈,带兵军令不严,因此罢官回籍,在家中乐善好施,修桥补路,扶危济困,冬施棉衣,夏施汤药。这李大人在街市闲游,人都呼之为李善人。内中就有人说:"李善人不是真善人,要是真善人,怎么会没儿子?"   这话李大人正听见,自己回至家中,闷闷不乐。夫人王氏见大人回来,闷闷不乐。可就问大人因何不乐?大人说:"我在街市

  • 锦绣衣

    锦绣衣

    迷津渡者

    第一戏 换嫁衣   第一回 美夫妻割爱就功名 淫妇女轻身偷汉子 第二回 杏村店张拳殴秀才 花柳房败奸遭刑法 第三回 拒美色得美又多金 造假书弄假成真节 第四回 偷卖嫂错卖亲妻去 死守寡反守活夫归 第五回 阳路狭更遭阴路狭 喜冤家即是恶冤家 第六回 白魍魉赚杀黑魍魉 假州官显出真州官 第二戏 移绣谱   第一回 误油七子图母又重描 狠溺双生女父先落水 第二回 拿周取纱帽座客皆惊 乘夜抱血孩渔翁得利 第三回 逼杀红娘子妒妇潜逃 逐去好先生顽儿肆志 第四回 马扁

  • 广阳杂记

    广阳杂记

    刘献廷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卷一彭秋水闻人言,南西面为缅国,至此,地皆平坦,无复高山大泽矣。   傅弘烈,字竹君,江西进贤人。永历时,为迁江县知县,于王国光麾下投诚,诡云中书,授韶州府同知,升庆阳府知府。上书论平西,上知其忠,密敕广西梧州安置。   吴应期岳州失守,退至交水,郭壮图绞杀之,以其失陷封疆也。壮图与应期,有宿憾焉。应期,字维周。   舜投四凶于四裔,以御魑魅。四裔者,四夷也。余谓四凶在朝,虽为凶族,然有君子所不能及者,是以彼之下驷,亦足以走我之上驷也。

  • 耳食录

    耳食录

    乐钧

    自序   搜神志怪,噫吁诞哉!虽然,天地大矣,万物赜矣,恶乎有恶乎不有恶乎知恶乎不知仆鄙人也,羁栖之暇,辄敢操觚迫记所闻,亦妄言妄听耳.已则弗信,谓人信乎   脱稿于辛亥,灾梨于壬子。史公所谓“与耳食何异”者此也,遂取以名编。   乾隆壬于夏日,临川乐钧元淑甫撰. 吴兰雪序   天下至文,本无定质,譬诸夕霞布空,倏忽异态,飞英绣水,纵横成章,要须自出机杼,为一家言。虽墨卿游戏,三味可参,不必高文典册始克与金石并寿也.   吾友莲裳.早负儁才,高韵离俗。以粲花

  • 林兰香

    林兰香

    随缘下士

    序   近世小说脍炙人口者,曰《三国志》,曰《水浒传》,曰《西游记》,曰《金瓶梅》。皆各擅其奇,以自成为一家。惟其自成一家也,故见者从而奇之,使有能合四家而为之一家者,不更可奇乎?偶于坊友处赌《林兰香》一部,始阅之索然,再阅之憬然,终阅之抚然,其立局命意俱见于开卷自叙之中,既不及贬,亦不及褒。所爱者有《三国》之计谋而未邻于谲诡,有《水游》之放浪而未流于猖狂,有《西游》之鬼神而未出于荒诞,有《金瓶》之粉腻而未及于妖淫,是盖集四家之奇以自成为一家之奇者也。或曰:“子非奇士,性不好奇,兹乃以奇为言,不惮见哂于

  • 骗经

    骗经

    张应俞

      一类 脱剥骗   假马脱缎   江西有陈姓庆名者,常贩马往南京承恩寺前三山街卖。时有一匹银合好马,价约值四十金。忽有一棍,擎好伞,穿色衣,翩然而来,伫立瞻顾,不忍舍去。遂问曰:“此马价卖几许?”庆曰:“四十两。”棍曰:“我买,但要归家作契对银。”庆问:“何住?”棍曰:“居洪武门。”棍遂骑银合马往,庆亦骑马随后。   行至半途,棍见一缎铺,即下马,放伞于酒坊边,嘱庆曰:“代看住,待我买缎几匹,少顷与你同归。”庆忖:“此人想是富翁,马谅买得成矣。”棍入缎铺,故意与之争价。待缎客以不识价

  • 野叟曝言

    野叟曝言

    夏敬渠

    奋字卷之一 第一回三首诗写书门大意十觥酒贺圣教功臣 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春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首律诗,乃唐诗人崔颢所作。李太白是唐朝数一数二的才人,亦为之搁笔。后人遂把这诗来冠冕全唐。论起崔颢的诗才,原未能优于太白;只因这一首诗做得好,便觉司勋身分,比青莲尚高一层。固是太白服善,亦缘这诗实有无穷妙处,故能压倒青莲。无奈历来解诗之人,都不得作诗之意,自唐及今,无人不竭力表扬,却愈表愈蒙;崔颢的

  • 平妖传

    平妖传

    罗贯中

    第一回 授剑术处女下山 盗法书袁公归洞   生生化化本无涯,但是含情总一家。   不信精灵能变幻,旋风吹落活灯花。   话说大唐开元年间,镇泽地方,有个刘直卿官人,曾做谏议大夫,因上文字劾宰相李林甫不中,弃职家居。夫人曾劝丈夫莫要多口,到此未免抢白几句。那官人是个正直男子,如何肯伏气。为此言语往来上,夫人心中不乐,害成一病,请医调治,三好两歉,不能痊可。   忽一日夜间,夫人坐在床上,吃了几口粥汤,唤养娘收过粥碗。只见银灯昏暗,养娘道:“夫人,且喜好个大灯花!”夫人道:“我有甚喜

  • 容斋五笔

    容斋五笔

    洪迈

      容斋五笔卷第一(十九则)   天庆诸节大中祥符之世,谀佞之臣,造为司命天尊下降及天书等事,于是降圣、天庆、天棋、天贶诸节并兴。始时京师宫观每节斋醮七日,旋减为三日、一日,后不复讲。百官朝谒之礼亦罢。今中都未尝举行,亦无休假,独外郡必诣天庆观朝拜,遂休务,至有前后各一日。此为敬事司命过于上帝矣,其当寝明甚,惜无人能建白者。   虢州两刺史唐韩休为虢州刺史,虢于东、西京为近州,乘舆所至,常税厩刍。休请均赋它郡,中书令张说曰:“免虢而与它州,此守臣为私惠耳!”休复执论,吏白恐忤宰相意,休曰:“刺史幸知民

  • 容斋四笔

    容斋四笔

    洪迈

      容斋四笔序 始予作《容斋随笔》,首尾十八年,《二笔》十三年,《三笔》五年,而《四笔》之成,不费一岁。身益老而著书益速,盖有其说。嚷自越府归,谢绝外事,独弄笔纪述之习,不可扫除。故搜采异闻,但绪《夷坚志》,于议论雌黄,不复关抱。而稚子櫰,每见《夷坚》满纸,辄曰:“《随笔》、《夷坚》,皆大人素所游戏。今《随笔》不加益,不应厚于彼而薄于此也。”日日立案旁;必俟草一则乃退。重逆其意,则衷所忆而书之。櫰嗜读书,虽就寝犹置一编枕畔,旦则与之俱兴。而天啬其付,年且弱冠,聪明殊未开,以彼其勤,殆必有日。丈夫

  • 容斋三笔

    容斋三笔

    洪迈

      容斋三笔序 王右将军逸少,晋、宋间第一流人也。遗情轩冕,摆落世故,盖其生平雅怀。自去会稽内史,遂不肯复出。自誓于父母墓下,词致确苦。予味其言而深悲之。又读所与谢万石书云:“坐而获逸,遂其宿心。比尝与安石东游山海,颐养闲暇之余,欲与亲知时共欢宴,衔杯引满,语田里所行,故以为抚掌之资,其为得意,可胜言邪!常依依陆贾、班嗣之处世,老夫志愿尽于此也。”按是时逸少春秋才五十余耳,史氏不能赏取其高,乃屑屑以为坐王怀祖之故,待之浅矣。予亦从会稽解组还里,于今六年,仰瞻昔贤,犹驽蹇之视天骥,本非伦儗(nǐ)

  • 墉城集仙录

    墉城集仙录

    杜光庭

      关于《墉城集仙录》  《墉城集仙录》,唐杜光庭集。道教神仙传记。原为十卷,共录女仙109人,现已佚。《道藏》本为六卷。记载圣母元君、金母元君、上元夫人、昭灵李夫人等三十七位女仙事迹。相传西王母所居为金墉城,女仙归王母所统,所收皆为古今女

1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