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式离婚

    中国式离婚

    王海鸰

    《中国式离婚》是一次对中国人婚姻状态的深度探访,讲述的是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的婚姻问题。本书深刻剖析了三对夫妻的情感和他们各自在婚姻生活中所面临的问题,揭示了在婚姻契约下的夫妻之间的三种背叛:心的背叛、身的背叛、身心的背叛。通过一个普通家庭走向离婚的发展轨迹,放大了婚姻生活的不和谐、不宽容、不理性所带来的伤害与疼痛,从而引发人们对婚姻的容忍、信任与责任的思考

  • 余生

    余生

    阿耐

    “整个办公室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刚刚把人都打发走了,这些原来跟着我屁股叫老板的人,原来看见我在办公室他们也不敢回家只好加班的人,拿了我三年工资相处了三年的人,今天走的时候一点留恋都没有。是,凭什么叫他们对一个结业的公司留恋,这儿只是我的公司,法人代表是我,我留恋就可以了,他们拿我钱财,为我工作。如今我没工作给他们了,他们当然得快走,他们要急着找下一个工作呢。可是我还是寒心,我真希望他们回转来叫我一起吃饭,算是大家结识一场。哪怕用我一分不差地发完遣散费

  • 牵手

    牵手

    王海鸰

    下午,两个疲惫的、胡子拉碴的年轻男人走出没有冬夏没有阴晴的地下机房,拐过一段细长的通道,爬上——层陡峭的水泥台阶,来到地上。地上是一家赫赫有名的大公司的领地,水磨石地面,猩红的地毯直通深茶色玻璃大门。推开大门,太阳立刻在眼前爆炸开来,他们不由眯细了眼睛。阳光热辣辣地刺激着肌肤,全身滚过一阵又一阵的颤栗:久违了,太阳!其中的矮个男人干脆舒展双臂,迎着太阳满怀深情地昂首高歌:“噢嗖来米由、给背来狗扎那由拉那它嗖拉……”——意大利语《我的太阳》。他叫谭马,另一个

  • 大校的女儿

    大校的女儿

    王海鸰

     本书描写了一位女军人的成长经历和情感历程。上世纪70年代某部队通信连里,出身贫苦的农村兵姜士安爱上了大校的女儿韩琳。父亲在老家给姜找了一个没有文化的未婚妻。这使姜陷入矛盾之中,他喜欢的韩琳对他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面对现实,姜士安只好选择与家乡的翠花结婚……岁月流逝,人到中年,姜士安与韩琳又不期而遇,韩琳这才发现了内心的真实情愫……

  • 白朗

    白朗

    贾平凹

      这一日天上的太阳毒得如一只滚动着的刺猬,光芒炙烧尖锐,满空的云朵就流出了血似的赤红,地上虚土浮腾,惨白得又像是大火后的灰烬,行走在赛虎岭官道上的一队散乱的人马,差不多只要在一个兵卒的后腿弯撞一下,这个兵卒就要倒下去,整个的队伍也便要倒下去,永远也不想爬起来了。原本是前排的乐队在高一声低一声热闹吹打,马也有精神.队形也整齐。现在,吹鼓手的眼睛已经白多黑少,呼吸着的空气火一样辣,蜇着鼻孔,那吹奏唢呐的凸腮和暴了青筋的粗脖就在一声软一声里陷了.下去,最后,乐

  • 来吧,孩子

    来吧,孩子

    池莉

    《来吧,孩子》是池莉最新创作的育女成长纪实作品。从女儿很小开始,池莉就教孩子从嬉戏玩耍中循序渐进地学习生存本领。她要她的孩子每一天都踏踏实实地获得幸福。她要孩子懂得专业知识的学习其实就包括在敬重生命之中,它们与享受生命并行不悖。就这样,从女儿出生、上幼儿园、小学、中学,到考取了英国的重点高中和名牌大学,其间池莉还经历了痛苦的家庭剧变夫妻离异,但她一天都没离开过自己的女儿,从不放弃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和爱心。该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 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

    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

    池莉

     那一天我穿上了一套国防绿的衣服,崭新的,改良的,让老裁缝李结巴收了腰翘的。做这套衣服的时候,我的小心眼里就盘算好了一切,这套衣服绝对要为最重要的一天而穿。所以,当时我就鼓足勇气威胁了李结巴,我说:“如果你不给我收腰翘,今后我对冬瓜绝对不客气!”

  • 暗访十年:第5季

    暗访十年:第5季

    李幺傻

      那段时间里,我焦急而无奈地等待着应聘的消息。我成了无业游民。   看着银行卡上的存款像严冬腊月的温度计一样呈直线坠落,我的心中充满了惶恐。   我整日无所事事地在大街上游荡,像一只丧家之犬。没有工作的日子里,我郁闷而忧伤,对前途充满了悲观和绝望。我十分怀念当初有工作的那些忙忙碌碌的日子,那时候尽管总是在抱怨工资低,工作繁忙,然而,现在想来,就连当初的抱怨也是一种幸福了。

  • 暗访十年:第四季

    暗访十年:第四季

    李幺傻

      说一个在我们老家流传很广的离奇故事,这个故事与地震有关。   老家人说,这个故事发生的那一年,我们那里大地震,死了很多人。人们正在路上走着,突然地面就裂缝了,人呀马呀房子呀全都掉下去,然后,裂缝又合拢了,把这些都埋在了深深的地下。老家人说,那年的地震,十个人有九个人都被“震”死了。   我曾经查阅过老家的县志,得知这一年是1556年,确实发生过一场大地震,县志认为这场地震是空前绝后的。

  •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寐语者

      好久不见。   四个字,说出来,是温暖里又带了点惆怅的吧。   某一天,某一个地方,擦身而过,谁会是那个对你说“好久不见”的人?   你又最想对谁说这句,好久不见?

  • 龙与少年游

    龙与少年游

    江南

      写下这篇序言的时候我在赤道以南的巴厘岛,这是我今年第二次来印度尼西亚。   这边的酒店都会给客人准备一个很宽敞的露台,露台上放一盏烛和一盒火柴,外面是星垂平野,或者雷电打落再海面上,黑暗那么深邃。在寂静的夜里点燃蜡烛放在栏杆上,心就安静下来,仿佛一种仪式开始,神秘的气息氤氲的降下,可以开始缓缓的讲诉平生。所有的痛苦与欣喜都可以自然的流淌出来,温暖的烛照让一切都带上了淡淡的缅怀之色。

  • 重访边城

    重访边城

    张爱玲

    我以前没到过台湾,但是珍珠港事变后从香港回上海,乘的日本船因为躲避轰炸,航线弯弯扭扭的路过南台湾,不靠岸,远远的只看见个山。 倚在船舷上还有两三个乘客,都轻声呼朋唤友来看,不知道为什么不敢大声。 我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没敢走开一步,怕错过了,知道这辈子不会再看见更美的风景了……

  • 在城市里

    在城市里

    张天翼

    这艘拖船给小火轮龙翔号拖着靠了码头,丁寿松就给吵醒了。 右手一直趴住他旁边那个包袱,连那黑油油的长指甲都陷了进去。包裹布看来很有点年纪——灰里带黄,谁也看不出它出世的时候原来是什么颜色。上面捆着一道红带子,深深地嵌成一道槽,好像一个胖子给紧紧地勒着腰。 它主人可很瘦,那件长衫仿佛挂在衣架上一样。他腮巴凹进得很深,叫人疑心他是在使劲吸着什么东西。

  • 姥娘

    姥娘

    刘剑波

      1917年,高密城已经有了女子学校,受新风尚的影响,有些村庄,比如与张家屯毗邻的大庄也办起了女子学堂。那年冬天的一个下午,人们看到,在张家屯通往大庄的官道上,趔趄着老张家的小女孩。她已经十岁了,但她还没有自己的名字,一直到五年后嫁给了大庄的老孙家,她才有了属于她的名字:孙张氏……

  • 婚姻危机

    婚姻危机

    周习

      曲阜相遇,庆国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他才知道水月在他心中是一个抹不去的情结,当年她毁了约定,他还是那么喜欢她。他除了怨恨自己外,对水月竟没有半点愤怒他恨恨地说:初恋啊,你这恼人的魔鬼。”   "庆国!别走!别走!”淑秀一骨碌坐了起来。   淑秀梦见丈夫庆国要离开她。   北海县城的早晨,阳光已映得窗帘透亮,那碎叶形的鹅黄色的窗帘在这晨曦中黄灿灿的格外好看。淑秀做了一夜恶梦,当她看到明媚的阳光后,心情好多了。

  • 秋

    巴金

     一个月以前省城附近有过几天混战。城门关了三天。我家也落过炮弹,大家惊扰了好一阵,又算平安无事了。我们现在又过着太平日子。不过近来我实在疲乏得很,遇到的全是不如意的事情。姑母因五叔在居丧期中将喜儿收房,三叔又不加阻止,心中有些不快,去年重阳在我家遇到四婶与陈姨太吵架,听了些闲言冷语,回家后很不高兴,以后便托病不再来我家。二妹走后,三叔虽不愿将此事对外发表,亦未深加追究,但是他在陈克家面前丢了脸,心中非常不痛快,他常发脾气,身体也不及从前了。我自海儿死后,

  • 春

    巴金

     我居然在“孤岛”上强为欢笑地度过了这些苦闷的日子。我想不到我还有勇气压下一切阴郁的思想续写我这部小说。我好几次烦躁地丢开笔,想马上到别处去。我好几次坐在书桌前面,脑子里却是空无一物,我坐了一点钟还写不出一个字。但是我还不曾完全失去控制自己的力量。我说我要写完我的小说。我终于把它写完了。

  • 贾平凹短篇小说选

    贾平凹短篇小说选

    贾平凹

      戚子绍在礼拜五的下午去秦岭打猎时要带上一个叫夏清的女子,王老板问是不是情人,戚子绍说才认识的,应该是熟人,女熟人。王老板就认为打猎带女人不好,又累又不安全,而且三天里住宿也不方便。戚子绍噎了一句:“你舍不得花钱了?!”王老板便不再嘟囔,将车开到A路B楼外的花坛边按喇叭,一长一短地按得生响。楼道里跑出来的却是两个女人,打头儿的是个胖子,四肢短短的,跑起来像是鸭子。戚子绍迎着阳光,把眉头皱成一疙瘩,等胖子跑过来了,一边替夏清拿了大包小包,一边却对着胖子笑。

  • 一年

    一年

    张天翼

    星期日,天气好得古怪。明天又是个了不起的节日,一共有两天玩儿。官儿们都打算好好寻一回乐,于是秘书刘培本先生书室里坐了几个他的同事。 他们谁都爱上刘培本先生家里来:刘先生待人殷勤,跟什么人都谈得上,款客的东西又都是怪精致的,饭菜也合上他们的口胃。此外还有是,刘太太很大方,谈锋最健,又什么都懂得,不论你抓住了个什么题目她会尽跟你说下去的。现在可抱歉得很:她不在家。

  • 小小说30年

    小小说30年

    杨晓敏

    “你说说,为什么一提起蒋介石你就立正?是不是……” 我的话还未说完,那个国民党军队的被俘连长,早就又“叭”下子来了个立正,因为他听到我提“蒋介石”了。 这可把我气坏了,若不是解放军的纪律管着,早就给他一巴掌了。 “你算反动到底啦!” “长官,我也想改,可不知为啥,一说到那个人就禁不住这样做了……”

1234567... 331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