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去死

    一路去死

    那多

    这是最后的小说,所以我想要她不同。 有一些亡者留下的图片,这使我不必写那么多。我已疲倦,无力,垂死。 这些图片和世上大多数的同类一样中庸,只因它们揉杂了美与丑。你要领悟,最残忍的,总是与最光明的纠缠在一起。若你的眼睛只循着光明去,便是伪善。

  • 血之罪

    血之罪

    何家弘

      故事从主人公洪钧律师受委托调查一起10年前已经审结的发生在一处穷乡僻壤的旧案开始。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死者是当时农场出了名的美女李红梅,被告人郑建国因为血型与现场发现的一柄水果刀上验出的血型相同,刚好右手食指上又有一处伤口,被认定为强奸杀人的罪犯。洪钧一踏上东北的土地,就遇到了一系列难以捉摸的人物:一名蓬头垢面,口中说痴的疯女;一名性情豪爽,行侠仗义的猎人;一位八面玲珑,胸有城府的县委副书记;还有几位一直对洪律师的侦查提供了不少卓有成效的帮助的人物,有法

  • 心理神探

    心理神探

    约翰·道格拉斯

    美国联邦调查局里有一个创立时间不长却建树颇多的行为科学调查支援科,将心理分析的方法运用到重大的系列犯罪案件的侦破、调查和审讯过程中,从而使扑朔迷离的案情水落石出,处心积虑的凶手原形毕露。本书的主要作者约翰·道格拉斯曾在该科工作了二十多年,这是他以切身经历为蓝本而创作的纪实兼议论性的作品。约翰·道格拉斯所运用的“行为科学”方法与虚构故事中的神探福尔摩斯的破案技巧一脉相承而又有所完善。他所处理的案件都有犯罪行径令人发指和犯罪动机难于捕捉的特点。他屡建奇功

  • 死亡直播

    死亡直播

    麦洁

    王化强的双腿已经完全麻木了,他觉得再也走不动了,可是,求生的欲望让他坚持又往前挪动了一步,然后,又是一步……   太阳正值头顶,晒得他觉得皮肤都皱了起来。   脸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滴,嘴唇已经干裂开来,他用舌头舔了舔滴下来的汗水,舌头立即被咸咸的汗水蛰的火辣辣的疼。  

  • 说部之乱

    说部之乱

    朱岳

    是这样,你身处这么一个世界:这里只有一种植物—仙人掌,各式各样的仙人掌;只有两种动物—灰熊和兔子。兔子都是棕色的,身形庞大,和灰熊差不多大。灰熊吃兔子,兔子吃仙人掌。兔子不怕扎嘴,它们的嘴部没有神经。 这个世界只有一条路,一条回旋向下的柏油公路,路修得还算平整,路的两侧是无尽的旷野,一侧永远比另一侧低些。旷野上星星点点地生长着仙人掌,隐藏着熊和兔子。行进在公路上,你会有一种幻觉,仿佛这条路是大地的一条轴心线,但是从公路两边的旷野中看,它总是标志着边缘、边界。

  • 十三星座

    十三星座

    陌白

     “在占星学上,黄道十二星座是宇宙方位的代名词,代表着十二个基本性格原型。通俗点说就是一个出生的时候,便落入了黄道十二星座之中,也同时说明了这个人的先天性格和天赋。”   放在我面前的是一面宽大的镜子,里面反射出我的样子,而镜子背后正有一个人侃侃而谈,周围除了昏暗的光线,根本没有第三个人。   看着镜子里的我,听着对面占卜师的讲话,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占卜师的能力,来之前的一些事情他都说对了一些。   

  • 变态疗法

    变态疗法

    道格拉斯·E.理查兹

      艾琳·帕尔默将一大块披萨塞进了嘴里,三下五除二的就嚼掉了,嘴里还不断发出“嗯呡嗯呡”的声音。她饿坏了。   艾琳的爸妈和妹妹安娜刚伸出手去拿桌子中间那一大块披萨的其中一小块时,她已经开始吃第二块了。   “艾琳,太神奇了,”她爸爸用夸张的语气说着。“你这双手天生就是魔术师的手呀。”他转头看向艾琳的妈妈。“谢丽尔,你看到没?她动作好快,就好像服务生端上来的时候就少了一块一样。”

  • 边陲鬼屋

    边陲鬼屋

    威廉•霍奇森

      爱尔兰的西部有一座叫克莱顿1的小村落,孤零零地坐落于小山脚下。方圆数里开外是一个闭塞的荒凉乡镇,时不时能看到几户破败的农舍,只是长年无人居住,光秃秃的屋顶上连覆盖的茅草都没有。这里土地贫瘠,人迹罕至,起伏的山脊上乱石丛生,薄薄的一层泥土勉强把底下的岩石遮住。   尽管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和我的朋友托尼森还是决定在这里度假。去年,他参加了一个徒步旅行,碰巧发现这个地方,他还发现小村外有一条无名小河,可以尝试到那里钓鱼。

  • 兴奋直到死

    兴奋直到死

    许伟才

      兴奋,不一定会死?但是一直兴奋的话,就一定会死?这就是兴奋和死亡之间的距离。在一场精心策划的“兴奋”之后,他们都会死吗?……   神秘勒索者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陷害乒乓冠军普伊莎、举重冠军张威,和花样滑冰冠军陈娟?他的矛头最终指向哪里?从一连串兴奋剂栽赃到一系列杀人灭口,操纵者的阴谋是否走向了失控?而在拌嘴调侃和打瞌睡之间,私人侦探马凯将如何嗅着蛛丝马迹,让真相大白呢?

  • 欲魔

    欲魔

    西村寿行

    木之内冬子开始感到月经前后有些异常,是在三个月前的6月初。过去,冬子大致是28天一次,很有规律,月经期间也是4天,顶多5天就完。从开始的两、三天前,感到腰部软弱无力和臼牙疼痛,但还不至于影响工作。这种情形从20岁到28岁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近两、三个月来,月经从一周延长到十天,腰的附近还伴有隐疼的出现,最初以为也许是由于过度疲劳,而没有太留意,但是到了下个月仍是一点没有好转,不仅这样,而且时间进一步延长,疼痛也似乎更加历害了。

  • 一个都不放过

    一个都不放过

    查尔斯·格雷伯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是经过10年的潜心调查,采访了包括查尔斯·库伦在内的很多涉案人员而写出的作品。查理是个骄傲而复杂的人,除了我们之间的对话以外,他从来没有公开发表过任何声明,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我们沟通的时间跨度长达几年之久,而最初的沟通是因为处于服刑状态下的他想要给外界捐赠一个肾。除此以外,他好像没有什么别的理由跟我进一步沟通其他的事。他的观点在本书中贯穿始终,但他并不是本书所陈述事实的最终决断者。本书包含很多来自其他各方面不同的匿名材料,所有

  • 魔雾

    魔雾

    高普

      与高普的相识,始于数年前一个征文奖。   那时我俩都是参赛者,作品并没有获选,不过主办单位倒是办了个茶会,邀请各方写手前来,交换关于创作的心得与意见。出席的人不多,发言的更是没几个,其中有一位甚为健谈的面善老兄,便是高普。   虽然当时交换了信箱,之后也历经数次电子邮件往来,讨论关于创作的意见,但当时我写推理小说,而他似乎长于写奇幻小说和武侠小说,类型的隔阂使我们的话题不算频繁,两人之间也仅是君子之交。

  • 笔冢随录II:万事皆波澜

    笔冢随录II:万事皆波澜

    马伯庸

      一辆满是尘土的中巴车在公路上徐徐开动,引擎有气无力地哼哼着,让人昏昏欲睡。   此时天色刚近正午,阳光炽热,靠车窗的乘客纷纷把身体朝中间靠去,尽量避开晒人的光线;中间的人老大不情愿,又不好公开呵斥,只得也装作睡着,用肩膀或者大腿顶回去,默不作声地捍卫着自己的领土。再加上过道和行李架上堆积如山的编织袋构成的崎岖地形,十几排座位呈现出犬牙交错的复杂态势。

  • 暗黑神探

    暗黑神探

    何马

    他曾是“学校”里最出色的破坏者,是传说中来自地狱的复仇者,现在他却变身暗黑神探!他号称只查惊天大案,却总是被刑侦处请去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直到有一天,一件普通的骗保案牵扯出一批极端犯罪团伙,随后接二连三发生的杀人绑架案和杀人工厂,“七宗罪”谋杀等,让世界陷入绝望的深渊。能看破真相的,只有神探韩峰!

  • 14号门

    14号门

    彼得·克莱斯

    他在奔跑。 竭尽全力奔跑。仿佛整个地狱在追杀他。仿佛他的性命全依赖于他能跑多快。 他很确定事实如此。 但事实是他必死无疑。他在手术观摩室见过太多人流血至死,明白自己肋骨间有规律喷出的液体是什么。那把匕首以近乎于外科手术的精准度完成了它的任务。 他不能只考虑自己。现在不行。有太多事情危在旦夕。他必须继续奔跑。

  • 龙图公案

    龙图公案

    安遇时

        话说德安府孝感县有一秀才,姓许名献忠,年方十八,生得眉清目秀,丰润俊雅。对门有一屠户萧辅汉,有一女儿名淑玉,年十七岁,甚有姿色,姑娘大门不出,每日在楼上绣花。   其楼靠近街路,常见许生行过,两下相看,各有相爱的心意。   时日积久,遂私下言笑,许生以言挑之,女即微笑首肯。这夜,许生以楼梯暗引上去,与女携手兰房,情交意美。及至鸡鸣,许生欲归,暗约夜间又来。淑玉道:“倚梯

  • 时空平移

    时空平移

    王晋康

    于平宁一杯接一杯地往肚里倒酒,目光冷漠地环视这家小酒馆。他正休假,工作期间他是不喝酒的,因为“工作就是有效的麻醉剂”。但休假期间,只有睡觉时他才与酒杯暂别,他需要酒精来冲淡丧妻失女的痛苦。 已经八年了。 他今年三十八岁,身材颀长,五官端正,面部棱角分明,额角刻着一道深深的伤痕,鬓边有一绺醒目的白发,穿一件半旧的灰色夹克衫,敞着领口。八年前他参加世界刑警组织

  • 在死亡之中

    在死亡之中

    劳伦斯·布洛克

      杰里·布罗菲尔德是纽约警局的警察,   他和检察官合作,以调查警方贪污的真相,   他的同僚对此不以为然,但杰里·布罗菲尔德认为自己没做错。   一名来自英国与他过从甚密的妓女,   被人发现死在他曼哈顿的公寓里——他是凶手吗?   斯卡德接受委托查出真相,虽然这个委托者他并不乐意接受……

  • 一长串的死者

    一长串的死者

    劳伦斯·布洛克

      想必是在九点左右,老人站起来,用汤匙敲敲玻璃杯。周围的谈话声渐渐变小,等到完全安静下来后,他又花了好一会儿环视整个房间。然后端起刚刚敲过的玻璃杯喝了一小口水,放回面前的桌上,两手掌心向下,覆盖住杯口。   他站着,瘦削的身子向前倾,尖瘦的鹰钩鼻突出,白头发朝后梳得服服帖帖,淡蓝色的眼珠透过厚厚的镜片显得更大。他在路易斯·希尔德布兰德心中那艘海盗船的船首刻下了鲜明的形象。几只典型的灰色大鸟在远远的地平线翱翔,天长地久,直到永远。  

  • 小城

    小城

    劳伦斯·布洛克

    约翰·布莱尔·克雷顿,一个正在突破边缘的作家;法兰西斯·巴克伦,前警察局长,下届市长候选人的热门人选,一个正在崩溃边缘的中年人;苏珊·波玛伦斯,一个美丽不可方物、品味脱俗的民俗艺术画廊老板,探索她深不可测的情欲世界;莫瑞·温特斯,一个老谋深算的刑案律师,偏好谋杀案,因为证人比较少;杰利·潘科,好不容易才从醉乡挣脱的清洁工,总是黎明即起,打扫这个城市的宿醉……   在9·11悲剧的阴影里,芸芸众生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紧紧束缚。一个平凡的人,摇身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用最简单的武器,横眉冷对整个城市。  

1234567... 322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