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人生我做主

    幸福人生我做主

    子晨

    正文 序言 [本章字数:1279 最新更新时间:2012-12-26 13:39:35.0]   很多人想把握机会、但要做一件事情时,往往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让自己一直处于矛盾之中!不断浪费时间,虚度时光。如:   我没有口才,我没有钱,我没有能力,我没有时间,我没有心情,我没有兴趣,我考虑考虑。   口才——错错错...没有人天生就很会说话,台上的演讲大师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出口成章,那是他们背后演练了无数次的结果!你骂人的时候很擅长、抱怨的时候也很擅长、但这种口才是没有价值的口才,

  • 深喉

    深喉

    张欣

    (1)   “男花瓶”   呼延鹏有他自己的线人,这些人分布在他认为重要至少也是不容忽视的位置上,不知会是什么时候,子夜或者清晨,他们向他提供线索,以满足他的需要。当然这样一来,呼延鹏就必须拿出大量的时间分批分期地陪这些人泡吧、吃饭、闲聊;把演唱会、音乐会或者月饼票之类的东西颇显随意地送到他们手上,有时一个信封就值800 块,呼延鹏喜欢这种形式,而不是提着礼品盒到处乱串,那就太像仅为半斗米就折腰的小人物了。   作为《芒果日报》法制版的记者,呼延鹏觉得有人给他爆料至关重要,如果没有料,那

  • 浮华背后

    浮华背后

    张欣

    那是一间维多利亚式的极其宽敞的房子,三面墙均是顶天立地的穿衣镜,配套的软缎沙发也是维多利亚式的,黯淡的酒红色中深藏秋香色的细密花纹,似乎也藏着许多香艳无比且年代久远的嫔妃故事。梳妆台却是红木的,简约的明代遗风,一尘不染的与穿衣镜相映生辉。   最讲究的是挂衣钩,檀木打制的仙鹤,细长的脖子向高处伸展,造型的确有点夸张,但这是一个试衣间,挂衣钩应该比梳妆台重要,你没有办法忽视它,除了外形美观,还淡淡飘动着似有似无的暗香。   莫亿亿捧着一件“阿曼尼”晚礼服倒在沙发上,她闭上眼睛,幸福得几乎窒息。她很怕自己

  • 城市从此开始

    城市从此开始

    老猫

    第一部分第一章 我们村是有来历的(1)   我们村儿在城市的正北方二十公里。原来是五十公里,后来城市发展了,就变成了二十公里。我们村儿的村民把村儿西头的宅基地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开发商把这块地盖成了公寓小区,又把其中的一间房卖给了我。所以我就住到我们村儿来了。   我们村儿叫鸟尾巴村,我们小区叫蒲公英花园,我叫紫菜卷。   我买了蒲公英花园的房子后,一开始觉得终于居得其所。这里环境优美,视野开阔,空气质量优。本来我在城里还有一间小房,十几平米,我是打算平时在城里,周末到村里住

  • 车神

    车神

    林千羽

    第一章:遇见-喜欢 第1节:遇见-喜欢(1)   1   珠海的夜晚灯火辉煌,空气中都带着潮湿的清爽。生活在这座城市里面的人,都在享受着这座城市的繁华,脚步缓慢,表情贪婪。可是临海城市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一片晴朗,转眼已经下起了很大的雨。她们也略显一丝匆忙和焦虑。   这时一阵刺耳的引擎声由远及近,随后一辆法拉利飞驰而来,把地面堆积的雨水掀起几丈高,惹来旁边无数行人的惊叫和咒骂。

  • 走出扒子街

    走出扒子街

    谢林鹤

    *第一部分   博川把扒手叫做“扒子”。有趣的是,博川老城有一条小街就叫扒子街。街宽不到三米,两边全是店铺门脸,据说博川自汉代建制以来便有了这条街。博川城虽小,却是座古城,扒子街虽狭窄、破旧,却是一条地地道道的古街。 --------------- 第一章鱼引(1) ---------------   博川把扒手叫做“扒子”。有趣的是,博川老城有一条小街就叫扒子街。街宽不到三米,两边全是店铺门脸,据说博川自汉代建制以来便有了这条街。博川城虽小,却是座古城,扒子街虽

  • 自我感觉良好

    自我感觉良好

    戴鹏飞

    *《自我感觉良好》第一部分 苏小咪忍者神龟回到从前郝大男与贾美女  郝大男身高173公分,可他驼背。有朋友说:“小样,就你这身高也敢驼背?直起腰来!”郝大男立刻反驳:“什么?直起腰来?我驼的是背,不是腰,你啥眼神儿?”可是,当遇到迷人的美眉好心劝他直起背时,郝大男就深沉又无奈并温柔地回答:“唉!人在屋檐下,哪有不驼背啊!”让美眉的眼睛一亮,脸蛋儿一红,内心一喜,觉得郝大男说得蛮有哲理。郝大男明显的优势就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外表坦荡豪爽,内心却小肚鸡肠。说话抑扬顿挫,亦真亦假…

  • 中年英雄

    中年英雄

    千夫长

    ------------ 序:小说是个累人的活物 ------------   文/千夫长   这本小说我写得很累。   2003年1月《红马》出版时就已预告,计划当年8月出版,但是我却写到现在,今年的8月才出版。   想写这本书时我挺狂妄,想用春秋笔法为我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广州写一部发展简史。每天坐在电脑前,我虔诚地净手焚香,但是,西汉那个写《史记》的司马迁苍老的灵魂就是不附我体,我揣度那苦灵魂早已转世投胎。任凭写作背景海阔天空,在我电脑屏幕上晃动表演的,始终是和我一起打拼伴随广州共同成长

  • 真爱无价

    真爱无价

    莉莎.克莱佩

    文案: 简尼克被公认是全英格兰最厉害的情人。此外,他也以善于解决最棘手的情况著名,于是有人雇用他寻找何若笛小姐。尼克相信这个任务易如反掌——但那是在他见到若笛之前的想法。   他没想到她非但不是任性的大小姐,还正在躲避一个会摧毁她灵魂的男人,而且处境极为危险。所以尼克塞人震惊地提出一个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提出的提议—— 他要她成为他的新娘。 而且他知道,这将不只是名义上的结合。因为他早已察觉了若笛还不知道的事实——性感迷人的她将在各方面与他相互匹敌。但尼克学到的事更让他大为惊讶,尽

  • 诉讼笔录

    诉讼笔录

    勒·克莱齐奥

    当我下决心住到这儿来时,我带上了所有的必需品,像是去垂钓,到了夜里又摸回家,把我的摩托车推进海里。就这样,我让大家都以为我死了,我再也用不着让人相信我是个活人,而且为了让自己活着,还得做许许多多事情。   滑稽的是,一开始大家就没有注意什么;我幸亏没有多少朋友,也不认识姑娘,因为往往是这些人先来跟您啰唆,让您别再犯傻,还是回到城里去,像以前一样另起炉灶,当作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也就是说,仍旧是老样子,咖啡、电影、铁道,等等。   我时不时到城里买些吃的,因为我吃得多,也吃得勤。谁也不询问我什么,

  • 猎梦人

    猎梦人

    塞尔日·布鲁梭罗

    那辆狭长的、光可鉴人的黑色轿车停靠在人行道旁,仿佛一只湿漉漉的巨型橡胶水蛭,紧贴在大楼脚下,吮吸着外墙的血,慢悠悠地将灌注在楼房那粉色大理石中的营养流质喝个精光……这栋房子会因此而枯萎衰败吗?大卫稍稍动弹了一下,想检查金属车门有没有变软。但在最后一刻,他停住了。切不可根据瞬间的印象便陡生幻觉,这是基本规则。如果不顾规则,幻象很快就会根深蒂固,并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繁殖,好比热带地区的植物,刚被砍断又会重新长出,惨遭砍伐的茎梗断口处汁液仍在流淌,然而一眨眼间便可再获新生…… 这是一辆狭长的、光可鉴人的

  • 进步饥渴症

    进步饥渴症

    肖仁福

      第一章   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最近被提拔到下面县里做了县委常委兼组织部长,这样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便空了出来,这样在组织部干了两年科员三年副主任科员四年副主任的钟开泰就有了一线希望。   也就在钟开泰满怀希望的时候,严部长的秘书把他喊进了部长室。那一会儿钟开泰正在编写《组织工作简报》,准备早点编印出来,早点呈送给市委领导以及寄发给上面的省委组织部和下面的县区组织部。这份简报过去一直由主任亲自编写,钟开泰只帮着搞搞校对什么的,主任走后,严部长见好几个星期没出简报了,就嘱咐钟开泰把这份工作接过去。当时钟

  • 花忆前身

    花忆前身

    朱天文

    麦田的编辑送来校稿,附纸条说,「整本书还缺一篇你的自述,你可以写自己写作生涯一路来的历程,或回应王德威、詹宏志的说法,一切随你。」关於自述(或自剖),近年来倒有过两次冲动。一次是人间副刊做专题「七○年代忏情录」 发出邀约的时候,不过这个所谓忏情,是来真的吗?由於勇气不足,我放弃了。 另一次,是去年九月张爱玲去世,我与妹妹朱天心躲开了任何发言和邀稿,不近人情到父亲都异议,我只好托辞:「缺席也是一种悼念呢。」理由仍然是,悼念是来真的吗?那麽,我仍然缺乏勇气。 从九月以来,至今未歇

  • 恶有恶报

    恶有恶报

    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主要人物表   阿娜斯塔霞·帕夫洛芙娜·卡缅斯卡娅(昵称娜斯佳)——内务部侦查员,少校   维克多·阿列克谢耶维奇·戈尔杰耶夫(绰号小圆面包)——内务部反严重暴力犯罪处处长,上校   亚历山大·因诺肯季耶维奇·博罗丹科夫——医生   奥莉加·列申娜(小名奥柳什卡)——博罗丹科夫的妻子   米哈伊尔·弗拉基米罗维奇·绍林诺夫(别名杜西克,小名米沙)——承包商   卡佳——绍林诺夫包养的情妇   尼古拉·萨普林(别名佩尔武申,小名科利亚)——雇佣杀手   塔玛拉·科切诺娃·卡捷琳娜——

  • 第七个受害者

    第七个受害者

    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著名侦探小说作家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是俄罗斯畅销书界多年来的一颗最耀眼的明星,被誉为“俄罗斯的阿加莎·克里斯蒂”。   玛丽尼娜是法学副博士,多年在苏联内务部机关工作,现为退休中校。俄罗斯最大的出版社之一埃克斯莫出版社专权出版她的侦探小说,目前共计23部。她的侦探小说吸收了欧美侦探大师的成功技巧,其作品突出特色之一就是,开篇充满了悬念,直到最后才使人恍然大悟;第二,不铺染凶杀场面,凶案仅是故事的引子。她还继承苏联侦探小说的优良传统:作品“触及社会生活重大问题,涉及人的道德精神面貌”。其作品通过破案

  • 灰姑娘厚黑学

    灰姑娘厚黑学

    白冰

    ●第1章 走进灰姑娘传说 没人可以帮你 女孩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 沙发上的狐狸并不显得年轻,也没有刻意掩饰自己年龄的意思。因为她知道那些岁月的风尘丝毫无损于她的美丽,只会让她的眼睛更加灵动、睿智,眉梢、嘴角更添风韵,洗去青涩的身体重增华瞻。 “我是一只狐狸,在你出生那天还见过你,”她缓缓地说,不理会女孩惊讶的眼神“你出生那天你父亲把我放生,我发誓要报答他,可惜……” 想到失足掉下山崖而去世的父亲,女孩眼中顿时涌出了泪水。 “你是她女儿,我一定会帮你满足你的人生

  • 梆子老太

    梆子老太

    陈忠实

      梆子井村的梆子老太死了。   头天祭灵,二天入殓盖棺,三天下土埋葬,这是目下乡村里贫富皆宜的丧葬仪程。这样照例一来,梆子老太刚一倒头,活人们趁着尸骨未冷,臂腿未僵,紧张地给死者洗脸洗手剃额剪指甲,穿戴起早已置备停当的老衣。在儿女们一阵高过一阵的悲恸的哭声中,安置起灵堂。用半生的小米做成的“倒头饭”献上了,意在死者吃饱之后,有劲走向阴世漫长的道路;彩纸扎成的童男童女已经侍立在灵堂两侧,准备给刚刚踏入冥国地界的梆子老太引路; 招之即至的阴阳先生掐毕时辰, 写过 “亡期”纸牌(相当于讣告),又把一幅

  • 小波早期手稿

    小波早期手稿

    王小波

       “我与那个杨素瑶的相识还要上溯到十二年以前”,老陈从嘴上取下烟斗,在一团朦胧的烟雾里看着我。这时候我们正一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可以把这段经历完全

  • 旋风暴

    旋风暴

    张成功

      第一部分 序   深秋的风掠过雾蒙蒙的海面,裹挟着丝丝寒意和潮湿,拍打着港城——这座位于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新兴城市。   港城海关调查处情报科科长王步文从破旧的桑塔纳轿车里躬着身子钻出,慵懒地伸伸腰,打个哈欠,慢腾腾地走向不远处的海关大楼。   矗立在海边的海关大楼是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长矛形的尖顶刺向青灰色的天穹,深咖啡色的铝合金幕墙显示着庄重和一种特有的威严。它与隔着一条海湾、在雾岚里时隐时现的观音岛遥遥相望,像一对热恋着却又无法走到一起的情人。   浅水湾是天然良港,是港城的聚宝盆

  • 无忧树

    无忧树

    叶文玲

     毫无疑问,他是从“凌霄阁”的窗口坠下的。   七楼一面大敞的长窗证明了这一切。   当时的情景谁也没有看见,是后来看到的人猜测:这一切当然发生在顷刻间,不管是他自己跳下还是别人猛推,一定是以鹰隼扑兔的姿势从窗口飞出,俯冲般地猛跃下来,颀长壮实的身躯才会像中箭的鹞鹰,倒仰在地面的。   当时一定会有一记巨大的闷响。   当然,谁也没有听见这声响。发现时,他已经头颅微侧,在地上仰躺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字。   闻讯而惊惶奔集而来的人们,一仰头就齐齐望见了七楼那面惟一大敞的长窗。   这座窗子狭

1234567... 289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