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心理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长沙的歌厅文化很特别,那是湖南综艺节目的发源地。台下是买票进来的观众,台上是一台设计丰富的晚会,有歌有舞,相声小品,二胡古筝,格调高过二人转,场面又比成都的酒吧宏大,相较正规的电视台晚会又多了民俗与逗趣。因此涌现出大量歌厅演艺人才,只是时过境迁,这支庞大的演艺队伍中,有人赚够钱收山,有的还沉浮于歌厅界,但改做幕后,不再抛头露面,还有一些借助这桥梁进了电视台,接地气的表演获得了欣赏,成名成角儿。现在湖南台光鲜亮丽的大腕们,其中不少便是当年和粟智一起跑场的战友,比如奇志大兵,舞台上的逗乐本领便来自歌厅数年的磨砺,比如舒高,也曾是称霸歌厅的本土红歌手。
   认识的第一个圣诞节,满心欢喜陪他去演出。因为赶场的缘故,通程酒店的那一场迟到了,我和他扒开人群,找到嘈杂的后台,酒店负责演出的总监是个光头,叼着烟,边跟人打牌边看着他。他小声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那光头轻蔑一笑,说,没听见。他紧了一下拳头,大声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光头不看他,说,不必了,没下次,唱完结账滚蛋吧。他应了一声,上场去唱。
   三首歌,圣诞价500块。台下总有不尊重表演者的顾客,多喝了酒,扔小番茄上台,砸到他的头。他擦了擦,不理会。偶尔接到一枚,往嘴里塞,笑着吃掉。唱完,收工离开。他送我回河西,路上我们都没说话。在一条小路上,车轮被卡在未修好的裂缝里。我下车,一起推,用尽力气,死活推不出来。突然他一脚踹过去,车出来了,倒在一旁。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抱着安全帽蹲下来陪着他哭。他难过又绝望地说,我他妈在做些什么?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生命有一种绝对(3)
   也有开心的时候。
   有一次陪他去当年的欢城,规格不错的歌厅,但地址偏远,生意差强人意。我去的那天竟然没有顾客光临。经理没辙,按行规,没人消费就不开演,所有演职人员都拿不到报酬。大家泄气地收拾,准备撤。我灵机一动,问粟智,你今晚可以拿多少钱?他说,三百,怎么?我把安全帽往他手里一塞,冲到台下,坐好,对服务员叫嚷,你好,给我一杯最便宜的酒。
   60块。我点了瓶啤酒,成为了当晚唯一的客人,整场都只为我而演,像个阔气的老板。他拿到了300。收工后我们去吃麻辣烫,他掏出一张100给我说,你的酒钱。
   我说,拿回去,不要。
   他说,你嫌少就给你200。
   我只得收下,高兴地说,净赚40。圣诞之后,他仍往返于各个歌厅,风雨无阻。唱他不喜爱的歌,装出开心的样子互动,还被台下微醺的客人相邀喝酒,他有礼有节,小酌一口,说谢谢,对方不放过,扯开衣领,往他身上倒。他居然可以忍下来,擦干,转身离开,微笑着拍拍醉客,说,够了,呵呵。因为也没有其他赚钱的途径。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由易术(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热血   不知所措的时候,所有的改变都是对的。   2004年2月12日,早上7点,北京西客站,K158次列车。   我和粟智在喧闹中醒来,他有一个CD机,整个旅途都在听西村由纪江。他有轻微的神经衰弱,听钢琴曲容易睡着。我没有,摇摇晃晃,却也睡得安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