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心理
卡耐基口才学

卡耐基口才学

善于辞令者说话,不仅常用视觉和听觉性语言,同时,他们也善于不失时机、恰到 好处地运用其他感觉形式的语言,即味觉、嗅觉和触觉性语言。
如三国时的曹操,在一次行军途中,对那些口渴难忍的士兵说“前面有梅林,可以 摘梅子吃”,运用的就是能引起士兵“酸”的味觉的语言;毛泽东把空话连篇、长而无 味的“党八股”文章讥为“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就既有视觉传感,又有嗅觉传 感,使听众对“党八股”文章增加了厌恶感。
卡耐基认为,说话时巧用谐音法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化平淡为神奇,取得出人意料 的戏剧性效果。在谈判桌上和演讲当中,也有很大的效用。谐音法的运用大致有几种形 式:
婉言批评。在特殊情况下,不愿明言指责,运用谐音法可达到委婉批评的效果。
有一次,一位小伙子向老人问路:“喂!去索家庄该走哪条路?还有多远?”老人 抬头看了他一眼,对小伙子的傲气和无礼很不满意,随口应道:“走大路一万丈,走小 路七八千丈。”
小伙子听了摸不着头脑:“怎么这儿论丈不论里?”老人笑着对他说:“小伙子, 原来你也会讲‘里’(礼)?”小伙子知道自己失礼了,连忙给老人陪礼道歉。
谐音讽刺。运用谐音法,可对不便明说的丑恶现象和人物进行讽刺鞭笞。
辛亥革命后,清帝逊位,国民改呼“皇帝万岁”为“民国万岁”,人们以为从此天 下太平,而事实却是军阀混战,贪官盛行,民不聊生。撰联大师刘师亮编出“民国万税, 天下太贫”的对联,其讽刺的效果可谓入木三分。确实,民国不能“万岁”,却有“万 税”,天下不大太平,只有“太贫”。
谐音表态。利用交谈语言中某个字的谐音关系,可委婉地表明自己对某件事的态度。
清人郑板桥在潍县做县令时,逮捕了一个绰号“地头蛇”的恶棍。恶棍的伯父和舅 舅(与郑板桥是同科进士)带着酒菜连夜登门求情。在酒席上,进士提出要行个酒令, 并拿起一个刻有“清”官的骨牌,一字一板地吟道:“有水念作清,无水也念青,无水 添心便念精。”郑板桥更正道:“年兄差矣,无水添心当念情。”进士听了大喜。郑板 桥猛然感到中了计,紧接着大声说道:“酒精换心方讲情,此处自古当讲清,老郑身为 七品令,不认酒精但认清。”那两人见状,只好告辞。
这里,这位进士巧用谐音求情,而郑板桥却妙用谐音变化,表明了为官一身清、决 不徇私情的态度。
谐音还击。运用谐音法,可对某些不恭的言行给以巧妙还击。
唐朝宰相杨国忠,嫉恨李白之才,总想设法奚落他一番。
《卡耐基口才学》由高铁军(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激发高潮是很普遍的结束方法。这通常很难控制,但是如果处理得当,这种方法是相当好的。它逐步向上发展,在结尾时达到高峰,句子的力量也愈来愈强烈。林肯在一次有关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演说中,运用了这种方法,请注意,他的每一个比喻都比前一个更为强烈,...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