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心理
用力呼吸

用力呼吸

  "是专家、是名医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我为什么没权利选择治疗方案?!病在我身上,我最知道自己,我不想化疗就不化疗!"我抓住那位医生的一句话不放,耿耿于怀,像个孩子似地跟人怄气。我知道,我情绪的反复无常,是因为心虚、因为无助,"不化疗"的决定毕竟像踩着地雷走路,太冒险了,谁肯在这样的时候支持我"踩地雷"呢?总是保险一点为好么。可一旦打定主意,我已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了。
  盛曙丽沉默了。
  我赶紧收敛情绪,让自己住口。我不愿使朋友为难,怎么说,大家都是为我好。
  回到家,我把那位医生开的药方寄给姐姐请她帮我抓药。可刚把信扔进信筒,我立刻反悔。不知为什么,我不想吃这味药了。在医院感受到的那种不舒服,还储存在心里不肯散去。我觉得,吃中药讲究"信则灵"。草药是有灵性的,要心悦诚服才有作用。那位中医既然不相信中药对肿瘤有治疗作用,我为怎么还要吃他的药?他不是认为病人没有选择的权利么,我倒要偏偏选择不吃他的药!
  我的情绪还在"兴风作浪",难以平静。出师不利啊,"不化疗"的想法,不仅没得到一点认可和支持,而且,一脚踢出去就给挡了回来,我当然心烦。
  一早,小鹰陪我去华山医院复查,做CT,做B超,做胸透,还要验血,查各种指标。
  原定,复查后立即进行第三次化疗,我不仅拖延了复查的时间,而且,还蓄谋着抵制化疗,所以,一踏进华山医院,我心里就发虚,像个没完成作业的学生害怕进课堂、见老师。昨天,在龙华医院虽然碰壁,我却不死心,晚上给华山医院中医研究所张新民医生打电话,约定今天复查后再去找他咨询。认识张医生是皮肤科的方医生引见的,手术后,方医生把张
医生带来病房看我,一方面,我们都是"黑兄、黑妹",只要有这层关系,一见如故,五湖四海皆兄弟。另一方面,当时方医生就认为要用中药配合化疗,请来张医生给我号脉、开方。现在,我是得寸进尺,又想在张医生这里得到对"拒绝化疗"的认同,当然,最好他能给我开药,接受我的托付。
  做完体检,找到张医生,他请我们在干部病房底层的茶室小坐。张医生长得清清爽爽,为人柔心弱骨,为医行云流水,说话慢条斯理且有几分保留,特别对我这样的病人,他说话更加小心了,譬如,谈到我的病情,我自己再三强调,我的病变细胞属于早期:"书上说,早期胃癌,可以不用化疗。"
  张医生不予否定,却换个角度说:"其实,癌这个东西只要查出来,就很难区别是早期还是中期。无论如何,化疗是把握生命的一次机会。陆星儿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的最好时机?!"
《用力呼吸》由陆星儿(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