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心理
午夜性心情

午夜性心情

  主:48岁,的确是一个男人生理上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了,你觉得认同这一点很难为情吗?
  杨:如果我没有出现不能顺利勃起的问题,也许会很坦然,可现在,我不能,我没法接受可能今后一直会这么糟的现实。不知怎么回事儿,妻子这段时间的性要求好像又重新启动了,经常会主动提出,可我在她面前,根本没法提起性致。有时自己也觉得很愧疚,觉得这样不好,因为作为丈夫,有责任满足妻子的要求,但又确实没法把自己给调动起来。
6. 我为何失去了冲动?(2)
舒馨
  主:既然出现了问题,有没有考虑去请医生帮助诊断或是治疗呢?
  杨:没有。以我自己的常识来看,算是"准阳萎"吧,还不至于根本没用;另外,医生在这个问题上究竟能帮多少忙?我挺怀疑的。最主要的是,在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单位里的一个女孩子聊天,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炎热,她穿着一件领口较低的背心,当然不是很暴露的那种。我讲了个笑话,她听完爆笑的时候,身体向前倾而且还不住地颤动,这时,我无意中看到了她裸露出的大半胸部,突然,我发现自己居然在那一刻勃起了,而且是完全的,就像当年我刚刚十八岁时,在马路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会勃起一样的反应,我又是羞愧又是惊喜。
  主:因为你知道从生理上来讲,你没病,你很正常,是吗?
  杨:是的。这让我突然意识到我还是个在生理上很正常的男人。那个女孩一定没发现当时我的脸"唰"地一下红了,我坐在座位上掩饰自己的失态,其实当时真想有人能和我一起分享内心的狂喜。
  主:这种微妙的事情是不能和妻子分享的,是吗?
  杨:当然,女人总是喜欢多想。其实我和那个女孩只是要好的
  同事关系而已,根本谈不上其他,而且这以后我也没对她有过任何"邪念"。可事后,我真地很困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竟然不能了解和把握自己身体内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了?
  主:听你讲了这些,我想给你讲一个美国埃墨里大学的科学家做过的实验。猕猴的发情期仅在一年中的9~10周内。实验人员找来8只猴子,4只公的4只母的,它们被注射了药物,终年处于发情状态,于是实验室顿时成了猴子们纵欲的欢乐场。可是几个月后,科学家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当母猴们一往情深地接近公猴时,公猴就会仓皇而逃,远远地躲到角落里去。这时,调查人员立刻测试公猴,发现它们的性能力明显减退,即使它们有时还想求欢,却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后,科学家把原先的母猴带走,又送来另外的4只母猴,这些新的女伴也被注射了药物。此时,原先萎靡的公猴立刻来了精神,个个精神抖擞,跃跃欲试,又开始了一段纵情狂欢的好时光。
《午夜性心情》由舒馨(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性是人类生命的源泉,是整个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我们是否主动参与,性欲都是构成我们日常思想和情感的一部分。它根植于我们的梦想,渴望,恐惧和挫折之中。
  可是在一个对于性仍持有许多禁忌和规范的环境里,如何去创造一个相对自在的空间来谈性说性呢?浙江广播电台经济频道《午夜接触》的节目主持人舒馨将节目中的问答一一向您揭露 ......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