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哲学
神的杰作

神的杰作

  “但在走廊上,我母亲听不到的地方,医生转向我很严肃地对我说:‘恐怕你母亲再拖也拖不过两天了,她的胃癌已到了末期。如果我们让她安静,她可能会死得很安详。如果你需要通知什么人的话……’
  “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可是大夫,你刚才告诉她她会好的!’
  “‘不错!那样做好多了,他答道,‘她不知道,就不会担心,也许她就在睡梦中死去。’他说的一点也不错,我母亲当天晚上就去世了。”
  这位妇人自己现在也是个中年的病患,当她第一次因为胃痛去找以前那位家庭医生时,他也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温柔地对她说:“不要担心,只不过是胃炎,只要吃下这些药,很快就会好的。”然后他同样对她露出像当时对她母亲般慈祥的微笑。结果她眼泪汪汪地逃出了他的办公室,再也没有去找过他。
  当人们向我抱怨上帝不妥协的严格律法时,我就会想起这个妇人。她的家庭医生已经丧失了所有帮助她的可能性,因为他对真理表现出妥协的态度。只有一件事可以减轻她的焦虑和绝望:她必须信任一个肯相信不能扭转、不能歪曲真理的医生。
  有些时候不诚实会比较方便行事,比较不冒犯别人。但我们对真理不能等闲视之,也不能像穿夹克一样,爱穿则穿,爱脱则脱;它不能像肌肉一样地伸缩。真理要就是严肃的、可靠的,像健康的骨头一样,否则它就是完全没有用处的。
  
10 自由
  顺服是获得喜乐的特殊方法,也是获得特殊喜乐唯一的方法。
  ——查理·威廉斯
  
  他是我在英国的病人:一个粗壮、魁梧的威尔士工人,带有抒情的腔调,与工人特有的简单的词汇。一天他来到我的诊所:“大夫早!”当他脱掉方格的毛夹克时,我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了。他右手臂的上半部并不是粉红色的皮肤,而是一层污秽的钢条和皮革——一个笨重的钢套架在他的手臂上,上面布满着黑煤灰。我把铜套拿掉,这并不是人造手臂,他的前臂还很完整,但是手肘与肩膀间的肌肉却松弛无力,有一片骨头不见了。如果说是矿坑出事打断了他的上臂,他的前臂怎么还能留得住呢?
  我查了一下这位矿工的病历,给他的手臂照过X光后,谜团终于解开了。几年前,他上臂生了骨瘤,导致严重的骨折,该处的骨头大部分都破碎了。在明亮的手术室灯光下,他的医生巧夺天工地取出一段八英寸长的骨头,然后再把肌肉、皮肤缝回去。当这位矿工躺在床上养病时,他那没有骨头的手臂看起来还是完整的,但有谁知道内部的情景已经完全改观了呢?
  当这位矿工在开刀后第一次使用这副看来健壮的上臂时,人们马上就发现了他手臂有毛病。人手臂上的骨头与肌肉是按照三角原则来操作的:关节提供杠杆支点,两根骨头与一块肌肉一起合作;当手向上举时,依附在上臂的二头肌就拉起前臂,手臂由手肘处弯曲,完成三角作用。但单靠一块肌肉和一根前臂骨头并不能形成一个三角形;这个矿工缺少的正是第三项——上臂的骨头。
《神的杰作》由保罗班德(澳大利亚)编写,语言为中文。
  我曾试着把地球想成是某种有机体,但这种揣摩总是行不通 一天晚上,开车经过美国新英格兰区南边多树的丘陵地带时,我又在想:假如不能把它比作一个有机体,它像什么呢?它会最像什么呢?就在那一刻,我想出来了:它最像一个单细胞。  路易汤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