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哲学
论工人阶级

论工人阶级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倒退倾向》(1899年),《列宁全集》第4卷第225页。
我们应当用巩固革命者和人民之间的联系来回答,而要建立这样的联系在今天只有发展和巩固社会民主工人运动才能做到。因为只有工人运动才能发动起真正革命的和进步的阶级。这个阶级在现代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遭到崩溃的情况下,它将一无所失,它是这些制度最后的和必然的产物,只有它才是这些制度绝对的和不可调和的敌人。只有依靠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和国际的社会民主党的经验,我们才能把我国的革命运动同工人运动结合起来,才能建立不可战胜的社会民主运动。我们只有用真正工人政党的名义才能在不动摇自己的信念的情况下,号召全国一切进步分子都来进行革命工作,号召全体劳动者即一切受苦受难的人都来支持社会主义。
列宁:《论社会民主运动的任务》(1902年11月),《列宁全集》第6卷第240页。
考茨基说得十分正确:社会民主党是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的结合。要使资本主义的进步作用在我国也“表现出来”,我国社会主义者就应该用全部精力进行自己的工作;他们应该更详细地探求对俄国的历史和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了解,应该更具体地考察在俄国特别模糊而隐蔽的阶级斗争和剥削的一切形式。其次,他们应该把这个理论通俗化,把它灌输到工人中去,应该帮助工人领会它并创造一个最合乎我国条件的组织形式,以便传播社会民主主义并把工人团结为一个政治力量。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不仅从未说过他们已经结束了和完成了工人阶级思想家的这项工作(这项工作是多得没有止境的),相反地,他们始终强调他们刚开始进行这项工作,还需要许许多多人的大量努力才能创造出一点牢靠的东西。
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1894年)。《列宁仝集》第1卷第298页。
工人中的落后部分在九十年代运动的过程中没有意识到运动的政治性质。虽然如此,但是大家都知道(尔.姆.自己也谈到这一点),九十年代的工人运动具有广泛的政治意义。这是因为先进工人随时随地使运动具有这种性质,跟着他们走的有工人群众,因为他们向工人群众证明了自己的决心和为工人事业服务的本领,取得了工人群众的充分信任。而这些先进工人就是社会民主党人,其中许多人甚至还亲身参加过民意党人和社会民主党人之间的争论,这种争论表明俄国革命运动从农民和阴谋家的社会主义转向工人的社会主义。由此不难了解,为什么这些先进工人现在没有脱离社会主义者和革命者而建立特殊的组织。在社会主义同工人运动分离的时候,这种脱离是有意义的,是必要的。一旦先进工人看到了工人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组织,这种脱离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不可能的。先进工人同社会民主主义组织的结合是极其自然的和不可避免的。这是巨大的历史事件的结果,因为在九十年代,俄国两个深刻的社会运动汇合了:一个是工人阶级的自发的群众运动;另一个是接受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接受社会民主党的学说的社会思想运动。
《论工人阶级》由马恩列斯(前苏联)编写,语言为中文。
第一节 工人阶级的概念
无产者在经济学上的定义

“无产者”在经济学上只能理解为生产和增殖“资本”的雇佣工人,只要他对“资本先生”(贝魁尔对这种人的称呼)的价值增殖的需要成为多余时,就被抛向街头。

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发表于1867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674页。注(70)。

无产阶级是专靠出卖自己的劳动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的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这一阶级的祸福、存亡和整个生存,都要看对劳动的需求而定,也就是要看生意的好坏,要看无法制止的竞争的波动而定。一句话,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