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必看网 > 哲学
新世训

新世训

《吕氏春秋》说,有二侠士,相偕出游。至一处饮酒,有酒无肴。此二人说,吾二人身皆有肉,何必再求肴。遂各割其身之肉,烤熟请别一人吃,吃毕,两人皆死。此二人各割其身之肉,以奉其友。专就待朋友这一方面看,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专就此方面说,他们的行为是"至",但此二人各有其在别方面应做底事,应负底责任,他们均不顾及。兼就别方面说,他们的行为是"偏"。所以他们的行为,不是"周全之道",而是"偏至之端",不可成为社会上底公律,不可为法,不可为训。此所引固然是一极端底例。然在此极端底例中,我们可以看出侠义的行为,与圣贤的行为的性质的不同。一行为是不是超过中道,在大部分情形中,是不很容易决定底。所以我们必须在这些极端底例中,方可以看出侠义的行为,与圣贤的行为的性质的不同。
"言必信,行必果",是侠义的信条。"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是圣贤的信条。此所谓义,SP"义者,宜也"之义。所谓宜者即合适于某事及某情形之谓。做事必须做到恰好处。但所谓恰好者,可唓事随情形而不同。就道德方面说,言固须信,但在有些情形中,对于某事,守信不是恰好底办法。此亦即说,在有些情形中,对于某事,守信是不合乎中道底。例如所谓"尾生之信"是。尾生与一女子约,期相遇于桥下。及期,尾生至,而女子不至。桥下水涨,尾生仍守桥下不去,遂至溺死。我们可以说,在此情形下,尾生未免太守信了,,守信而可以说是"太",即其守信不是在此情形下做此事的恰好底办法也。其不恰好是由于太过,而不是由于不及,所以说是"太"。一个人在社会里有许多责任,有许多应做底事。尾生因与一女子相期,专顾及守信,而不顾及他在别方面底责任。其行为,专就守信方面说,真算是彻底了。专就此方面说,他的行为是"至"。但就别底方面说,则他所顾不到底很多。就别底方面说,他的行为是"偏"。所以其行为不是"周全之道",而是"偏至
之端",不可成为社会上底公律,不足为法,不可为训。
我们说,对于某事,在某情形下的恰好办法。因为所谓恰好办法是不能离开事及情形而空洞说底。例如尾生在桥下候其相期之人,若无桥下水至之情形,则在道德方面说,其守信是恰好底办法,是中道,其不守信则是不及。此是就情形说。若就事说,对于有些事虽死亦守信是恰好底办法,是中道,其不守信则是不及,,例如一军人奉命于某时炸毁一桥,其开放炸药之机关,正在桥下,所以他非在桥下守候不可。桥下虽水至,但他总希望在他未溺死以前,能执行他的职务。如是为这种事,则他守信而死,是合乎中道底,如他不守信,则是不及。孟子说:"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正是说,言之是否必信,要看事看情形而定。
《新世训》由冯友兰(中国)编写,语言为中文。
承百代之流,而会乎当今之变。好学深思之士,心知其故,乌能已于言哉?事变以来,已写三书。曰《新理学》,讲纯粹哲学。曰《新事论》,谈文化社会问题。曰《新世训》,论生活方法,即此是也。书虽三分,义则一贯。所谓"天人之际","内圣外王之道"也。合名曰《贞元三书》。贞元者,纪时也。当我国家民族复兴之际,所谓贞下起元之时也。我国家民族方建震古铄今之大业,譬之筑室,此三书者,或能为其壁间
之一砖一石欤?是所望也。民国二十九年2月,旧历元旦,冯友兰序于昆明。
绪论
我们的这部书一名为:生活方法新论,人都生活,其生活

书籍下载

网友喜欢